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武林绝色盟主 > 第30章 :
    第30章:

    圣旨念完,纳兰庆慧率众人齐呼谢圣上隆恩,这才起身。

    慕妃弦听闻自己被封为天宝公主,内心的喜悦得意之情溢于言表。徐公公含笑将圣旨递给慕妃弦,恭身给慕妃弦行了一礼,说道:“咱家恭喜慕小姐被皇上赐封天宝公主,今后若天宝公主有什么事要咱家帮忙的话,咱家一定尽心尽力为公主去办,决不推委。也请公主以后在皇上面前多为咱家美言几句。”

    慕妃弦忙扶起他笑道:“徐公公这是说哪里话!徐公公贵为皇上身边的大红人,许多人想攀还攀不上呢!妃弦在此就先谢谢徐公公的好意了。绿冰,还不把我准备的麒麟玉拿出来送给公公作为谢礼!”

    绿冰双手捧上一块世间罕见的麒麟玉含笑恭身递到徐公公面前。徐公公赶紧推辞说道:“公主这是做什么?咱家来可不是为了收公主的礼!”

    慕妃弦坚持让徐公公收下,徐公公又推辞了一番,这才收下那块麒麟玉告辞离去。

    绿冰绿雪听闻她们小姐被皇上封为天宝公主,都高兴得不得了,觉得她们的腰杆也立马直了起来,从此以后在慕王府就扬眉吐气了。

    一向对慕妃弦不理不睬的纳兰庆慧也吩咐丫鬟捧了一个锦盒过来,亲手递给慕妃弦,含笑对她说道:“妃儿被皇上封为天宝公主,真是可喜可贺,我慕王府的所有人都跟着沾了光了。这是大娘送给妃儿的贺礼,礼物虽薄,却也是大娘的一番心意,望妃儿千万不要推却。”

    慕妃弦面带笑容接过锦盒对纳兰庆慧道谢。

    回到锦绣园,龙绣依听闻慕妃弦被当今皇上策封为天宝公主,也是高兴得合不拢嘴,绿冰绿雪两个丫头也嘻笑着向慕妃弦道喜并讨要红包。楚君少和宋离风两人微笑着立于一旁看三女嘻闹。

    慕妃弦被皇上策封为天宝公主的消息像一阵风一样很快便传遍了整个慕王府。没过多久,锦绣园便门庭若市,各房的夫人小姐纷纷带着丫环捧着贺礼来锦绣园向龙绣依和慕妃弦道喜,冷清了十几年的锦绣园顿时热闹了起来。一直到傍晚,那些送礼道喜的人才全部走完,锦绣园才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绿冰绿雪望着屋里一大堆的金银珠宝绫罗绸缎乐得合不上嘴,纷纷抓起那些东西在自己的身上比划来比划去。慕妃弦见状也不生气,任由她们闹去。

    到夜幕降临的时候,锦绣园灯火通明,有无数身影来来往往,笑语声不时传了出来。原来是慕王府的那些个丫鬟下人们前来给慕妃弦送礼,合着巴结之意。白天因为那些夫人小姐都来送礼,所以他们不敢来,怕冲撞了那些夫人小姐,只能等着晚上来。龙绣依身体不舒服,早早就回自己的房间休息去了。所以只能由慕妃弦自己来应付这些人。

    慕妃弦看着那些丫鬟下人络绎不绝,听着那些阿虞奉承巴结讨好的话语简直不胜其烦,索性将那些人都丢给绿冰绿雪两人去应付,自己偷偷溜了出来,悄悄向老地方幽幽湖走去。还没到湖边,便看到一个背影立在湖边。不用说,这个人肯定楚君少那个闷葫芦了。

    慕妃弦蹑手蹑脚走了过去,想吓楚君少一跳,没想到还未走到他身后,他已经听到动静转过身来,月光下他的双眼熠熠生辉,俊脸上浮现淡淡的笑意,望着慕妃弦毫不吃惊,仿佛早已料到她也会来这里。

    慕妃弦吐了吐舌头,冲他嫣然一笑,拉着他的手在湖边坐下。楚君少也不拒绝,任由她拉着,只感觉手心有一股温暖传了过来,直达他的心里。

    慕妃弦侧着头望着他笑道:“小少,你的伤怎么样了?我这几天太忙,也没有时间来看你,不知你有没有生气?”

    楚君少望着她的如花笑靥,眼里浮起一丝不易察觉的柔情,说道:“我的伤已无大碍,多谢小姐挂心。小姐能把小少记在心上已让小少心满意足,又怎么会生小姐的气呢!”

    慕妃弦的眼里盛满笑意看着他,忽然俯身过去在他的脸上啵了一口,楚君少浑身一震,看着慕妃弦,眼里露出一丝难以捉摸的光。慕妃弦颇有意味地看着他的反映,笑嘻嘻说道:“怎么了?不服气吗?不服气你也亲回去呀!”她料定楚君少不敢。可是没想到楚君少忽然伸手抬起她小巧的下巴,一张俊脸凑了过来,双唇轻轻覆在她的唇上。慕妃弦只觉得一股温润的气息扑在脸上,有那一刹那的窒息,一下子呆在那里。他,竟然真的亲了她?!

    偷香成功,楚君少的心里如同喝了一杯香茶般温馨舒爽。他放开慕妃弦,看着她那娇艳的脸上迅速染上飞霞,目瞪口呆的样子,俊脸上露出一丝恶作剧般的笑容,说道:“妃儿小姐怎麽了?是不是被小少吓到了?”

    慕妃弦这才回过神来,只觉得脸上臊热一片,瞪了他一眼,犟着小嘴说道:“谁被吓到了?哼,我是流氓我怕谁呀!死呆子,我要回去睡觉了,你爱发呆就一个人在这发呆吧,本小姐不陪你了!”说完慕妃弦赶紧起身,一溜烟小跑着走了。

    楚君少望着慕妃弦吓得落荒而逃的身影,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了起来。他觉得自己好久都没有这样开心过了,不,是从来都没有这样开心过。自从他出生后,他就一直生活在自己的亲生母亲对自己的怨恨之中,身边没有一个真正关心自己的人,整日面对的是母亲仇恨的眼神,别人或同情或鄙视的目光,他只觉得自己简直要被那些目光逼疯了,所以偷偷从那个憎恶自己的母亲身边逃离开来。一个人孤独了十几年,他也习惯了以冷漠待人,让别人见了他都拒而远之。可是他内心里却仍然渴望这世上能有个人来对他好,关心他,爱护他。现在,他终于找到了这个人,她,就是慕妃弦。自从他第一天来到这锦绣园,这个妃儿小姐就整天缠着他问东问西,问他从哪里来的,问他为什麽不爱说话,还总是想方设法逗他笑。记得有一次,他正在房间更衣的时候,她突然闯了进来,见了他身上那些纵横交错的伤痕,吃惊地连连问那些伤是哪来的,还不顾男女之防硬要亲自给他抹药。刚开始他觉得不胜其烦,无论他把脸板得多冷,她依旧笑嘻嘻地逗他,走到哪都要他跟着。可是,不知从何时开始,他却开始留恋她的一颦一笑,她的可爱,她的活泼,她的美丽,她的聪慧才智,她的一切的一切。她,就像一道温柔的阳光,轻轻泻进他的心里,让他那被冰封了十几年的心终于开始解冻,融化,终于深深沉浸在对她的一片无限爱恋里。就算她只是把他当作一个小小的随从,当作一个解闷的玩具,就算她心中并无他的一席之地,那又如何?这辈子,他已决定永远守护在她身边了,无论她把他当作什么。一个人能在这世上找到另一个自己想真心守护一辈子的人是多么的不容易,所以,一旦找到了,他就绝不会再松手。

    第二天一早,永宣皇帝就派人来接慕妃弦去看她的公主府。慕王府的人都用艳羡妒嫉的目光看着慕妃弦及绿冰等人得意洋洋地坐上皇宫来的豪华的大马车扬长而去。

    约行了一盏茶的功夫,车夫停下了马车,慕妃弦迫不及待地掀开车帘跳了下去。只见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座气势庞大装修豪华的大府宅,府门前蹲着两只玉白石雕刻而成的大狮子,正弓起后背仰天大吼,威风之极。再看那大门约有两人多高,可同时进去七八个人。绿冰几人跟在后面心里暗暗惊叹这公主府的豪华。

    大门门口立了七八个护卫,见了慕妃弦赶紧过来给她行礼。慕妃弦朝他们摆了摆手兴高采烈地向里面走去。刚跨进门槛,一个着一身洗得发白的灰色长袍的儒雅中年人带着一群丫鬟仆人迎了上来,给她行了一礼,含笑说道:“叶松见过公主!无双公子一早就让在下在此恭候天宝公主的驾临。”他身后那些个丫鬟仆人一听说主人来了,立刻跪倒在地齐声说道:“奴婢参见公主!”

    “奴才参见公主!”

    慕妃弦抬手虚扶让他们都起来,抬眼望着那中年人叶松笑道:“先生好面熟,可是上次出游时为我们驾车的车夫?”

    叶松含笑说道:“正是,难为公主还记得在下。无双公子今日本也想来恭贺公主,但因皇上有事召他进宫抽不出身来,所以让在下在此恭候公主并暂时替公主打点公主府里的一切。”

    慕妃弦点了点头,吩咐他将那些丫鬟仆人打发下去,自己带着绿冰楚君少等人兴致勃勃地在公主府四处游逛。只见这公主府里假山水池亭台楼榭应有仅有,处处绿茵流碧,花团锦簇,美不胜收。特别是后花园里,还有一个大大的白玉砌成的温泉,以后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泡温泉了。

    慕妃弦逛了大半天还没把这公主府逛完,把她的脚都走疼了。绿冰和绿雪两个丫头却依旧兴致高昂地东瞅瞅西摸摸,连连赞叹这公主府真是又大又豪华,和她们慕王府有得一拼。绿雪还跳过来挽着慕妃弦的胳膊兴奋地说道:“小姐,我们要不要搬过来住啊?你看这里多好啊,如果搬过来住我们就自由了,不用像在慕王府一样整天担心被人抓到小辫子告到大夫人那里去受家法了。小姐,我们今天就搬过来好不好?”

    慕妃弦也有此意,笑道:“当然好,在那慕王府窝了十几年把小姐我都快窝出病来了。我们现在就回去搬东西,把我娘也接过来一起住本小姐的公主府。”

    绿冰几人一听个个都高兴得不得了,赶紧拉着慕妃弦往回走。

    可龙绣依一听慕妃弦要搬到公主府去住,想也不想,一口就回绝了。慕妃弦不甘心,搂着她的脖子撒娇,可龙绣依就是不松口。慕妃弦求了半天,她才说等她爹慕王侯回来再说。慕妃弦无法,只好先将此事放下来,可是心里却郁闷得不行,

    第二天,慕无双过来接她去公主府,她这才又高兴起来,一路上紧紧握着慕无双的手又说又笑,绿冰绿雪在一旁看得直咋舌头。

    今天的公主府奇怪得很,门口竟然立了好些人,有十几个都是徐娘半老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老女人,一眼望去就像是以前电视里给人说媒提亲的媒婆。她们每人身后都停着一长列大大小小的箱子,上十个丫鬟仆人怀里抱着锦盒绸缎立在箱子边上,箱子和锦盒上清一色都扎着红绸带。看这阵势,就像是提亲大队一样。有几个老女人还拉着叶松媚笑着说什么,只见叶松皱着眉头沉着脸想甩开那些老女人的手,可怎么都甩不掉。一抬头忽见慕妃弦和慕无双来了,就像遇到救星一样,赶紧叫道:“无双公子,您终于和公主来了,真是太好了!”边说边用力甩开那些魔爪向他们迎了过来。

    慕无双看得皱起了眉头,慕妃弦却看得兴趣盎然。见叶松过来,慢慢走上前去问道:“叶先生,这些人是怎么回事?难道都是来给本公主送礼的吗?”

    叶松苦着脸说道:“可以说是吧。这些人都是京城里的媒婆,一大早就守在这里等着公主过来好给公主说媒呢!”

    嗄?真的是媒婆啊!慕无双沉着脸说道:“简直是胡闹!妃儿今年才十三岁,这些人跑来说什么媒?叶先生,你叫人把这些人全部撵走!”

    叶松答应着转身,哪知那些媒婆都听到叶松叫了声公主,一齐围了过来,望着慕妃弦诌媚笑道:“这位就是被皇上封为公主的慕六小姐吧?果真是美若天仙聪明过人啊!奴家姓江,是张侍郎请来为张二公子说媒的,那张二公子生得可真是英俊潇洒文武双全,与慕六小姐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呀!慕小姐不妨考虑考虑”

    “奴家姓吴,是京阁大学士周大人请来为周大公子提亲的,周大公子一向仰慕慕小姐的才华,对慕小姐那可是倾慕以久呀!周公子人又长得玉树临风文采又好,慕小姐若是嫁了咱周公子一定会幸福到白头的!”

    “奴家是秦大人派来的”

    “奴家是为京城首富王家来提亲的”

    “奴家”

    “奴家”

    十几个媒婆围着慕妃弦边相互之间推推搡搡,边叽叽喳喳如舌绽莲花般向慕妃弦介绍她们家的某某公子是如何如何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如何如何文采风流无人能敌如何如何家财万贯富可敌国,直说得天花乱坠江河倒流。慕妃弦刚开始还觉得有趣,可是渐渐眉头皱了起来,脸色也沉了下来。那些媒婆们浑然不觉,依旧说个不停。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