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武林绝色盟主 > 第11章 :
    第11章:(本章免费)

    顾惜惜早已准备好纸笔,慕妃弦略一思索,便疾笔如飞,写的是白居易那首长恨歌:

    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杨家有女初长成,

    养在深闺人未识。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春寒赐浴华清池,

    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苦短日高起,

    从此君王不早朝。承欢侍宴无闲暇,春从春游夜专夜。

    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金屋妆成娇侍夜,

    玉楼宴罢醉和春。姊妹弟兄皆列土,可怜光彩生门户。

    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骊宫高处入青云,

    仙乐风飘处处闻。缓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渔阳鞞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九重城阙烟尘生,

    千乘万骑西南行。翠华摇摇行复止,西出都门百馀里。

    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花钿委地无人收,

    翠翘金雀玉搔头。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泪相和流。

    黄埃散漫风萧索,云栈萦纡登剑阁。峨嵋山下少人行,

    旌旗无光日色薄。蜀江水碧蜀山青,圣主朝朝暮暮情。

    行宫见月伤心色,夜雨闻铃肠断声。天旋日转回龙驭,

    到此踌躇不能去。马嵬坡下泥土中,不见玉颜空死处。

    君臣相顾尽沾衣,东望都门信马归。归来池苑皆依旧,

    太液芙蓉未央柳。芙蓉如面柳如眉,对此如何不泪垂。

    春风桃李花开夜,秋雨梧桐叶落时。西宫南苑多秋草,

    宫叶满阶红不扫。梨园弟子白发新,椒房阿监青娥老。

    夕殿萤飞思悄然,孤灯挑尽未成眠。迟迟钟鼓初长夜,

    耿耿星河欲曙天。鸳鸯瓦冷霜华重,翡翠衾寒谁与共。

    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来入梦。临邛道士鸿都客,

    能以精诚致魂魄。为感君王展转思,遂教方士殷勤觅。

    排空驭气奔如电,升天入地求之遍。上穷碧落下黄泉,

    两处茫茫皆不见。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

    楼阁玲珑五云起,其中绰约多仙子。中有一人字太真,

    雪肤花貌参差是。金阙西厢叩玉扃,转教小玉报双成。

    闻道汉家天子使,九华帐里梦魂惊。揽衣推枕起裴回,

    珠箔银屏逦迤开。云鬓半偏新睡觉,花冠不整下堂来。

    风吹仙袂飘飖举,犹似霓裳羽衣舞。玉容寂寞泪阑干,

    梨花一枝春带雨。含情凝睇谢君王,一别音容两渺茫。

    昭阳殿里恩爱绝,蓬莱宫中日月长。回头下望人寰处,

    不见长安见尘雾。唯将旧物表深情,钿合金钗寄将去。

    钗留一股合一扇,钗擘黄金合分钿。但教心似金钿坚,

    天上人间会相见。临别殷勤重寄词,词中有誓两心知。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在天愿作比翼鸟,

    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纳兰澈先是立在一旁看,然后轻念出声,越念越在一旁听得两眼朦胧,望着船外,仿佛想起了往日旧事。当念到“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时,烟情神情果然无人能比,烟情今生能与慕小姐相识,此生无憾。烟情技拙,恐不能弹出小姐意境,不足之处,还请见谅。”说完,低首轻捻慢拢,指间音符流泻,樱唇微启,边弹边唱,唱的内容正是慕妃弦的长恨歌。众人皆惊讶万分:这烟情果然是聪明剔透,她没有看慕妃弦写的诗,单是听纳兰澈念了一遍便记住了,并能随即作曲,端的是一个天下无双的聪明女子。

    慕妃弦更是这样的好记忆,在二十一世纪早就成天才成神童了,什么青华什么北大,全都不放在眼里。唉,真是可惜,这么聪明的女子却生在这个以男人为尊的封建社会,还是个烟花女子,浪费人才,浪费人才啊!

    那烟情的琴技比之顾惜惜更胜一筹。贵妃的美艳动人,汉皇的痴情宠爱;贵妃的倾城眸笑,汉皇的深情凝视;贵妃临别前的哀怨与凄苦,汉皇的伤心与无奈,两人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美好愿望,这一切的一切,皆在烟情那纤纤素手下如画卷般徐徐展开,牵动着每一个人的情思。琵琶声时而轻快悦耳,展现着杨家有女初长成的青春喜悦无邪欢笑;时而情意绵绵,将倾倒众生的贵妃与汉皇的恩爱柔情细细道来;时而凄婉哀怨,将贵妃临终前的心酸凄苦和汉皇的心伤与无奈刻画得丝丝传神;时而又扼腕慨叹汉皇与贵妃愿作比翼鸟连理枝的美好愿望和有情人不能长厢厮守的遗憾。她仿佛全身心的溶入了长恨歌中,边弹边唱,如痴如醉,歌喉婉转动听,将这支长恨歌唱得凄婉动人。众人皆沉浸在在汉皇与杨贵妃的凄婉爱情中无可自拔,连慕妃弦也觉神魂颠倒,一颗心随着故事的发展而时上时下,时而开心动颜,时而蹙眉暗自伤感,暗叹君王爱情坎坷,贵妃红颜薄命。

    一曲终了,四周鸦雀无声。良久,纳兰澈感叹:“余音绕耳,三日不绝。今日之长恨歌,他日必成千古绝响。”他望了一眼烟情,又深深凝视着慕妃弦,说道,“两位姑娘的词曲之和真乃绝世佳作,他日必名传千古。”

    慕妃弦闻此言那个汗呐,在心里狠狠鄙视了自己两把先!我真的不是故意做窃诗贼的,老白你一定要原谅我啊!

    慕无双深深凝视着慕妃弦。他的妃儿妹妹,这个从小一起长大总是叫他臭小子的妃儿,越来越像一个谜。她一直是那么天真活泼调皮可爱,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孩,永远没有哀愁,可她,为什么能作出如此荡气回肠摧人心肝的爱情绝句?

    纳兰锐不可置信的看着慕妃弦,说道:“为夫本来以为娘子只是有些小聪明罢了,没想到今日一见,果真如世间传言,京城第一才女当真无愧。”说完又笑道,“为夫今天可算是捡到宝了,以后要是没饭吃了拿娘子的诗去卖,一定能卖个天价。哈哈。”众人皆被他这句话逗乐了,船里沉重的气氛一下子轻松起来。

    烟情抹去颊上泪水,望向慕妃弦笑道:“姑娘的诗太动人了,烟情情不自已一时泪沾衣襟,让各位见笑了。”

    慕妃弦忙说道:“是我不好,好好的气氛却被我给搅乱了,还惹烟情姑娘流泪,妃弦向姑娘陪罪。”说完向她施了一礼。烟情忙一把拉住她,笑道:“烟情怎敢受慕小姐的礼!是烟情多愁善感情不自禁,为这汉皇跟杨妃洒一把同情泪,烟情才应该请慕小姐饶恕烟情失礼之罪。烟情私心想将慕小姐引为知己,却恐慕小姐嫌弃烟情乃风尘女子,不敢妄自高攀”

    慕妃弦截口笑道:“烟情姑娘何必妄自菲薄,能有烟情姑娘这样聪慧无双的知己,妃弦三生有幸。”

    烟情大喜,嫣然笑道:“能得慕小姐一知己,烟情此生已足矣。”

    这时潇湘八绝中那弹琴女子款款走过来,朝慕妃弦敛衽一礼,笑说道:“惜惜妹妹的琵琶在咱潇湘阁众姐妹中是出类拔粹的,受慕小姐的妙评是当之无愧。烟情姑娘的聪慧与绝技更叫人扼腕惊赞。施琴不才,近日作了首新曲,还未赋词,一时技痒,也想拿出来献丑,慕小姐诗词高绝,不知可否为施琴赋上一词?”

    慕妃弦颔首笑道:“能为施琴姑娘效劳是妃弦的荣幸。请施琴姑娘先奏上一段,好让妃弦知道该为姑娘赋什么样的词。”

    施琴微笑道谢,退到琴台边坐下,纤纤玉手轻轻覆上琴弦,玉指轻拨,一串幽怨婉转的音符慢慢在空气中浮动,渐渐变得情意绵绵,仿佛低低倾诉着对情人的无限情意与相思。

    潇湘八绝中那跳舞的丽人含笑为慕妃弦取来文房四宝。慕妃弦听闻那施琴曲中皆是相思之意,蓦然李白的那首长相思跃入脑海中,便挥笔而下:

    长相思,在长安。

    络纬秋啼金井阑,微霜凄凄簟色寒。

    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帷望月空长叹。

    美人如花隔云端,上有青冥之长天,

    下有绿水之波澜。

    天长地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

    长相思,摧心肝。

    日尽花含烟,月明欲素愁不眠。

    赵瑟初停凤凰柱,蜀琴欲奏鸳鸯弦。

    此曲有意无人传,愿随春风寄燕然。

    忆君迢迢隔青天,昔时横波目,

    今作流泪泉。

    不信妾肠断,归来看取明镜前。

    写毕,递给潇湘八绝中那名跳舞的女子。那女子接过看了会儿,便赞道:“果然是句句锦绣!”说完,便合着琴声浅吟轻唱起来,边唱边舞,声音娇脆婉转悦耳之极,歌声幽怨缠绵,相思无限。舞姿曼妙无双,真个是罗袖动香香不已,红蕖袅袅秋烟里。轻云岭上乍摇风,嫩柳池边初拂水。

    众人皆讶异惊叹潇湘八绝果然是名不虚传。待琴声绝舞姿止,众人但觉芳香沁鼻,一缕无限轻愁相思意缠绕心头,久久不去。

    烟情笑道:“今日能得见施琴姑娘的相思曲和梅舞姑娘的飞香舞,还有慕小姐的绝词妙句,烟情真个是大开眼界。今日果然是不虚此行。”

    梅舞笑道:“烟情姑娘过奖了,如果没有施情姐姐的妙风和慕小姐的妙句,梅舞也不可能跳得这样好。”

    纳兰宝怡这下子对慕妃弦刮目相看了,扑过去抱着慕妃弦连连说道:“慕妃弦果然不愧才女之名,你是怎么作出这么好的诗的?能不能教教我啊!我也想这样出出风头呢!要不我拜你为师好不好?”

    慕妃弦看着她狡猾一笑,说道:“收你为徒可以,不过,你要知道,拜师的话你可是要跪地向我敬茶的。”

    纳兰宝怡马上倒了一杯茶端在手上,单膝跪下,双手递茶,恭恭敬敬说道:“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慕无双的心又吊了起来。可看看纳兰澈跟纳兰锐没有开口说话,他只好不吭声,心里暗暗道:这个冒失鬼,总叫人替她捏把汗。

    慕妃弦接过纳兰宝怡递过的拜师茶喝了一口,一本正经说道:“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慕妃弦的徒弟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做徒弟的可要乖乖听师傅话,不可拿身份来压人,记住没有?”

    纳兰宝怡同学乖乖答道:“徒儿记住了。师傅请放心。”

    慕妃弦在心里大笑:哈哈哈!今天收获真不小,竟然让这刁蛮的公主给本小姐下跪了,这世上还有比这最高兴的事吗?哈哈哈!如果连皇帝也能来给我跪跪,那我就发大财了!狂汗!慕妃弦同学是不是嚣张过头了?

    纳兰宝怡又问道:“听说师傅多才多艺,可有其它拿手的绝活给徒儿跟众位哥哥姐姐们瞧瞧?”

    慕妃弦想了想,脸上露出笑意,说道:“我会讲笑话,你们可要听听?”

    纳兰锐一撇嘴,说道:“笑话谁不会讲?娘子能否露露别的绝活给为夫欣赏欣赏?”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