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武林绝色盟主 > 第8章 :
    第8章:(本章免费)

    第二天一早,慕无双便过来接慕妃弦出府春游。龙绣依并没有反对,只是嘱咐慕妃弦在外面要听慕无双的话,不要到处乱跑惹事生非。

    为图方便,慕妃弦叫绿冰找了一身男装给她换上。换好衣衫,绿雪将慕妃弦拉到镜子面前,笑说道:“看看,咱们妃儿小姐穿什么都好看,换了身男装马上就变成个风度翩翩的美少年,出去不知道要迷死多少小女子了。”

    慕妃弦笑道:“唉,迷死几个小女子有什么好的,要是能迷倒一大帮子美男就好喽。”绿雪闻言笑骂她是个色丫头。

    一切准备停当,慕妃弦交待绿冰绿雪在锦绣园好好呆着,等她给她们带好玩的东西回来,便拉着慕无双的手兴冲冲向慕王府外奔去。还没到慕王府大门,老远便看到一辆装饰华贵漆黑发亮的马车已停在大门口,楚君少跟慕无双的两个随从牵马立在马车后面等候着。赶车的是一个三十岁多岁留着短须的中年人,身着一件洗得泛白的灰色长袍,面带微笑,神情儒雅,看上去竟然像个风度不凡的教书先生。慕妃弦不由乍舌:慕无双这死小子附庸风雅,竟然用这样风度翩翩的人当马夫,品味可真是高啊!

    慕无双带着慕妃弦坐进马车,楚君少等人皆骑上高头大马,一行人便开始前行。慕妃弦自穿到倾月王朝还是第一次出府来逛大街,兴致勃勃的撩开窗帘一个劲往外望。大街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卖杂货的小贩在街上吆喝着穿来梭去。卖风车的,卖糖葫芦的,卖泥人像的,卖胭脂水粉锦帕的,等等,多不胜数。街道两旁古韵盎然的酒楼客栈比比皆是。

    慕妃弦看花了眼,一个劲嚷嚷着要下车,慕无双却拉住她不许。慕妃弦只好让楚君少当跑腿的:“小少,快去买十串糖葫芦!”

    “小少,我要那几个泥人,快去买!”

    “小少,我要吃那个店的芙蓉糕!”

    “小少我要那个。。。。。。”

    “小少我要这个。。。。。。对,就那个红色的!”

    楚君少同学板着俊脸打着高头大马在街上穿来穿去买糖葫芦买泥人像买芙蓉糕,顿时引起了一阵骚动,街上路人都对他指指点点,慕妃弦在一旁看了却乐得哈哈大笑。

    慕无双皱着眉头看着她,说道:“你就不能安静点吗?我们可是出来游玩的不是出来买东西的。要买下次出来再买,太子跟二皇子说不定就快到倾月湖了,我们却还在这晃悠。呆会太子怪罪下来我可担当不起。”

    慕妃弦这才把头从窗口移开,转身抱着慕无双的脖子笑道:“好啦好啦,别生气啦,我不买东西了,赶紧走吧。无双大少爷生起气来我也担当不起。”

    慕无双亲昵的捏了捏她的小鼻子,无奈的笑道:“真拿你没办法。”慕妃弦只是冲他嘻嘻的笑。

    马车经过街道又行了约半个时辰才停下。慕妃弦靠在慕无双怀里被晃得昏昏欲睡,最后还是被慕无双摇醒的。

    慕无双拉着慕妃弦的小手出了马车,慕妃弦马上松开慕无双的手高兴的大叫着向前跑去:“好美的倾月湖啊!臭小子快来看啊!”楚君少立刻跟了上去。

    慕无双笑着摇了摇头:真是个爱玩的小丫头!回头吩咐道:“周剑周林,你们也去保护小姐的安全。”他的俩个随从领命而去。

    这时,一个慵懒的声音笑道:“无双公子今日为何姗姗来迟啊,害本公子等了这么久。一会儿可要罚你多饮几杯才行。”随着说话声,四五个人从不远处的一个凉亭走了过来。说话的是一年约十七八岁的少年公子,唇红齿白,面如冠玉,风度炫然,神情慵懒,一身华贵锦袍,手里拿着一面白玉折扇。

    慕无双转身迎了上去,朝前面三人揖了一揖,含笑说道:“是无双失礼,让两位公子久等了,呆会无双自罚几杯给两位公子陪罪。”

    “不用了,我大哥是跟你开玩笑的,我们也是才来没多久呢。就算他要罚你我也不肯,今天你还要陪我游湖呢!他要是真敢罚你,我就让他好看!”一个小小的身影从那两位公子身后跳出来,挽住了慕无双的手臂。

    刚才那说话的少年公子望着他俩,一脸暧昧的笑道:“真是女大不中留啊!小怡还没出嫁呢就胳膊肘往外拐,连大哥都不放在眼里了。无双弟,你以后可要替为兄好好管教管教她。”

    慕无双不着痕迹的抽出自己的手臂,笑道:“锐公子说笑了,令妹只是小孩心性,天真浪漫童言无忌罢了,泓公子千万不要乱想。”

    那叫小怡的小公子又不依不饶的挽上慕无双的手臂,说道:“我就是胳膊肘往外拐,怎么样?你这当大哥的就知道欺负我,还是无双哥哥对我最好了。”

    那泓公子旁边着一身淡蓝衣衫的少年公子皱着眉轻咤道:“小怡,不可放肆。身为公主说话怎么这么不知轻重。”

    那叫小怡的便噘了小嘴儿狠狠剜了蓝衣公子一眼,不吭声了。

    原来这叫小怡的小公子便是当今皇上的小公主纳兰宝怡,为其最宠爱的兰贵妃所生,与那蓝衣公子为一母同胞的亲兄妹。纳兰宝怡年龄与慕妃弦相若,在皇帝的众儿女中排行第六,生得清秀可人美丽绝伦,跟她娘兰贵妃长得八分相似,十足的美人胚子一个。皇帝对这小公主溺爱非常,而兰贵妃更将宝贝女儿视若珍宝,含在口里都怕化了。纳兰宝怡从小便被惯得刁蛮任性,目中无人,连她的皇帝老爹都不怕,除了她的同胞哥哥纳兰澈。纳兰澈今年十六岁,长她四岁,眉目俊雅,气度不凡,机敏聪秀,文彩风流,乃是当今圣上纳兰永宣众皇子中最优秀的皇儿。他平时总是板着脸训斥纳兰宝怡任性无礼嚣张刁蛮,宝怡公主对这个哥哥是又敬又怕。

    而被慕无双称为锐公子的少年便是当今太子纳兰锐。俊美潇洒风流倜倘,他本为皇后所生,却生性懒散,玩世不恭,很不讨纳兰永宣的喜欢。纳兰永宣本想立他欣赏的二皇子纳兰澈为太子,但太子之位一向是长子继承,前面几代皆无先例,除非是长子不幸夭折才轮得到下面的皇子。朝廷当时刚刚安定下来,如果不立长子为太子,朝堂之上那些元老大臣们一定会争相反对,刚刚安定的局面又要被打乱;再者纳兰锐为皇后端木蕊所出,端木家族在朝廷上的势力庞大,盘根错节,其兄端木融更是掌握着朝廷将近一半的兵权,如果不立纳兰泓为太子,势必要引起端木家的强烈不满,到时候宫里宫外又将是一场战争,还没坐热的皇位说不定立刻就没了。思来想去,最终还是立了纳兰锐为太子。

    这时只见太子纳兰锐轻摇手中白玉折扇一派风流潇洒之态,含笑说道:“无双公子今日可有为我们准备画舫游湖?可有准备好酒好菜?最好再准备两名绝色歌妓为我们抚琴轻唱,那可就是神仙般的享受了。”

    慕无双微微笑道:“公子们难得出来一趟,今天无双定叫你们乘兴而来,满意而归。公子们先到湖边去吧,船马上就来。”

    宝怡公主在一旁小声嘀咕道:“到哪里都不忘叫几个美作陪,真是个色胚。”纳兰锐听到了,佯作不知,依旧面带笑容摇着折扇。纳兰澈则阴沉着脸横了纳兰宝怡一眼。

    几人边聊边慢慢向倾月湖走去。这倾月湖被称为倾月王朝第一名湖,湖面广阔,风景秀丽。湖这边沿岸种了一排垂柳,阳春三月的时候,湖边的垂柳细枝倒垂,随风轻舞,如含笑垂头梳发的花年少女,婀娜生姿,风韵迷人。湖对面半环山,山上满是碧树,从这边望去,一片清清翠翠葱葱郁郁幽幽静静,偶尔看见几只小鸟飞过。在阳光的照射下,湖面上碧波粼粼,潋滟动人。数艘画舫船只在湖面轻轻漂过,有清雅飘渺的琴声隐约传来,宛如仙音。整个望去,倾月湖就像一副如梦如诗的水墨风景画,犹如仙人梦中的幻境。

    纳兰澈立于湖边观望着这片如画美景,情不自禁叹道:“倾月湖果真是人间仙境,名不虚传,不枉今日来此一游。”

    纳兰锐笑道:“二弟说的是。如果此时有美人相伴,那更是天上人间了。”纳兰宝怡闻言在一旁轻笑。纳兰泓不以为意,继续摇着扇子问道:“无双弟准备的美人美酒在哪里?”

    慕无双将头侧向左边望了望,笑道:“已经来了。”

    众人齐转头望去,只见一艘巨大的画舫缓缓驶来,装饰豪华,清雅大方,五名身着绯色轻纱的绝色佳人或坐或立于画舫的甲板上,或弹琵琶或抚琴或弄箫或吹笛或翩然起舞,衣袂翻飞,秀丝轻扬,袅娜轻盈,似仙女下凡。

    纳兰锐折扇一合,抚掌大笑道:“无双弟果真是心思巧妙,这样的出场一下子就把本公子的兴趣给勾起来了。”慕无双但笑不答。这时慕妃弦兴高采烈的跑过来,边跑边叫道:“臭小子,这里真是太美了!你有没有准备船啊?我要去湖上玩!”

    话刚说完已跑到慕无双跟前,她这才发现慕无双身边多了几个人,不禁抬眼打量。只见慕无双左手边立着两个十六七岁的翩翩美少年,一个手拿白玉折扇,神情慵懒,脸上笑意盈盈。另一个负手于背,气度不凡,脸上若有所思。两人皆是华衣锦服,一身贵气。她的心里不由暗自偷乐:哇噻,今天真是艳福不浅,一出来就碰上俩美男,哈哈哈!

    慕妃弦同学正想入非非间,慕无双对她说道:“妃儿,这位是当今太子,这位是二皇子,还不赶紧过来给太子行礼!”

    纳兰宝怡望着慕妃弦问道:“无双哥哥,他是谁?他怎么喊你臭小子?”

    慕妃弦听她说话,这才把目光转向她,见她挽着慕无双的手臂,不禁皱了皱眉头,问道:“臭小子,这人是谁?”

    慕无双还未答话,纳兰宝怡得意嚣张地抢着说道:“我是宝怡公主!你好大的胆子,不仅不给本公主下跪,还敢叫我的无双哥哥臭小子,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你是公主?”慕妃弦喃喃念了一句,忽然冲过去一把将纳兰宝怡从慕无双身边推开,冷笑道:“你是公主又有什么了不起?本小姐还不放在眼里。我就喊他臭小子,难不成你能把我头给砍了?哼,我就叫他臭小子,你能怎么样?”

    纳兰宝怡先是怔了一下,继而大怒:“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推本公主!来人,给我将他拿下!”

    慕无双忙说道:“公主恕罪!小妹年幼无知,自小缺乏管教顽劣不堪,公主金枝玉叶熟识大体,还望不要计较小妹的一时口舌之快。”

    慕无双开了口,纳兰宝怡的怒气才消了点,便顺着台阶下,说道:“原来是无双哥哥的妹妹,早说不就没事了,我还以为是哪里来的野小子呢!算了算了,我还没小气到为这样的小事计较。”

    纳兰锐望着慕妃弦笑道:“无双公子的妹妹跟咱们宝怡公主可是有得一拼呢!”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