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武林绝色盟主 > 第7章 :
    第7章:(本章免费)

    绿雪抿嘴一笑,说道:“我们也是逗小姐开心呢!小姐笑起来真好看,长大了一定是个绝世大美人,到时候来求亲的一定会踏坏咱慕王府的门槛。”

    慕妃弦笑着横了她一眼,打趣道:“绿雪,我看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明明是你这小蹄子思春想男人了,却不敢跟小姐我直说,偏偏拐着弯儿来套我的话。快老实交待,小蹄子看上谁了?只要入得了本小姐的眼,本小姐亲自给你作媒。”

    绿雪立刻羞得满脸通红,娇嗔道:“小姐你可真是,真是不正经,拿这种事来取笑奴婢。奴婢只想好好服侍小姐,根本没想过要嫁人。”

    绿冰没有说话,只是在一旁看着绿雪笑。慕妃弦又笑嘻嘻的凑过去看绿冰绣的花样,问道:“绿冰,你绣的可是鸳鸯?”

    绿冰笑道:“小姐眼力真好,这回没有问奴婢绣的可是两只鸭子。”

    慕妃弦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笑道:“你还为这事取笑我呢!我以前只见过鸭子又没见过鸳鸯,这鸳鸯跟鸭子又长得像,我哪里分得出来?再说了,鸳鸯鸭子属于同类,是鸭子是鸳鸯又有什么区别?”

    绿冰撇撇嘴说道:“小姐您就会狡辩,奴婢可说不过您。您说是鸭子它就是鸭子,您说是鸳鸯它就是鸳鸯。”

    慕妃弦没有答话,又看了一会儿,忽又笑道:“你绣这鸳鸯可是送给薜玉翎的?”她在龙绣依和薜玉翎面前就叫玉翎叔叔,在其他人面前就直呼薜玉翎的大名。

    绿冰立刻也羞红了脸,说道:“妃儿小姐,你小小年纪怎么尽想些乱七八糟的事?奴婢这是没事绣着玩的,你可别在薜公子面前乱说。”

    绿雪笑道:“绿冰姐姐,你可就别否认了,我可看到你给薜公子送过几条绣帕了,还经常望着薜公子的背影发呆呢。”

    绿冰又羞又气,飞红了脸啐道:“你这不要脸的小蹄子,再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说边说边放下手里的花样过去捂绿雪的嘴。绿雪咯咯笑着边叫着小姐救我边躲闪绿冰的魔爪,顺便把慕妃弦也拉入了战斗。三人嘻闹了好一会儿才住了手。

    绿冰出去给慕妃弦端了杯热茶进来,慕妃弦喝了几口,放下,含笑说道:“我现在要问你们俩一件事,你们可要老实回答我。”她顿了一下,说道,“你们觉得我平时待你们可好?”

    绿冰绿雪愣了一下,立刻齐齐跪在地下,说道:“小姐可是要赶奴婢们走?”

    慕妃弦连忙起身去拉她们,说道:“我不是说过吗?在我面前可不要动不动就下跪,我可不喜欢这样。”可两人却跪地不起,绿雪含泪说道:“如果绿雪做错什么事请小姐说出来,绿雪一定改。就算小姐要责罚绿雪也毫无怨言,只求小姐不要赶绿雪走。”

    绿冰也含泪说道:“绿冰自小出身官宦人家,可六岁时家里突遭变故,父母双亡,又与哥哥失散,流落街头,七岁又被人所拐,辗转卖到这慕王府。在府里呆了这些年,一直兢兢战战提心掉胆,唯有跟在小姐身边这两年才算过得轻松快乐自由自在,小姐从来不把我们当下人看待,待我们如亲姐妹般,夫人对我们也好,奴婢跟绿雪心中早已把夫人跟小姐当作亲人了。如果小姐要赶奴婢走,那就请小姐干脆赏奴婢二十板子吧。”

    慕妃弦心中感动万分,说道:“你们真是两个傻丫头,其实跟你们相处这么久,我心里早已将你们当作我的亲姐姐了,你们又没犯错,我为什么要赶你们走?你们要再不起来,我可就真赶你们走了。”绿冰绿雪这才站起来。

    慕妃弦又说道:“其实我只是想知道当年你们亲眼看到我把红茵和红莲杖责而死,会不会觉得我心狠手辣,会不会因而从心底害怕怨恨我。我把你们当作我最好的姐妹,所以不希望你们害怕或怨恨我,希望你们能理解我的苦衷。”她叹了一口气,又说道,“其实我并不想打死她们两个的,我也并不想害死这里的任何人。可你们也知道,在这慕王府内人心叵测,背地里又有多少阴谋诡计。明枪易躲暗箭难防。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我娘在这里无权无势无依无靠,有的只是我爹的宠爱,可男人的宠爱又能持续多久?失去了慕王侯的宠爱她在这里就什么都不是了,连两个小小的丫鬟都敢欺负到她的头上,我那样做也只是杀鸡给猴看罢了。只要你们不要变成那样,我就永远不会那样对你们,永远把你们当亲姐姐,我们永远是一家人。所以请你们不要害怕我或是怨恨我。”

    她这一席话将绿冰绿雪两人感动得热泪盈眶。绿雪说道:“小姐放心,奴婢以后一定把夫人当亲娘一样看待,决不辜负小姐的一片心意。”

    慕妃弦笑道:“既然你们都说把我当亲姐妹,以后在我面前就不要自称奴婢了。我比你们俩个都要小,你们以后就是我的亲姐姐,从今以后我娘就是你们的娘,我要是不在了你们就要帮妹妹我好好照顾她。”

    绿冰绿雪两人对看了一眼,回过头欣喜说道:“妃儿小姐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照顾夫人的。”

    慕妃弦却又皱着眉头说道:“可是女人都要嫁人的呀,我会嫁人,你们也会嫁人的呀,嫁了人就不能呆在娘的身边照顾她了。”她想了想,忽然脑子里灵光一现,望着绿冰二人笑道,“不如这样,我就叫薜玉翎收了你们俩个丫头,反正你们都喜欢他,这样你们就可以跟在他身边照顾我娘了,我也不用害怕他娶了个厉害老婆就不管我娘了。你们说好不好?”

    绿冰绿雪马上又红了脸,嗔道:“说着说着又转到这个话题上来了,我们出去了,不跟你这个小没正经的说话了。”说完拉着绿雪出了慕妃弦的房间。

    慕妃弦在后面哈哈大笑,笑过之后便躺在床上睡觉。可躺了半天却没有丝毫睡意,可能是因为明天可以跟着慕无双出去春游太高兴了吧!既然睡不着,那就出去走走吧。于是她披起一件衣裳蹑手蹑脚出了门。

    今天虽然不是八月十五,可月亮却又大又圆又亮,如一位美丽的姑娘,将柔和多情的眸光洒到大地上。夜慕上遥远的星光点点闪闪,如灿烂的珠宝,将夜色衬得如此深情而动人。多么迷人的夜晚啊!

    慕妃弦沿着那条通往后园的小路慢慢向前走。后园有一小片湖泊,绿水潋滟,清澈见底,慕妃弦给它起名叫幽幽湖。这里幽静清雅,但很偏僻,离锦绣阁大约有一刻钟的路程,很少有人来,因此成了慕妃弦练武的地方。她十岁那年就不在人前练武了,总是偷偷跑这里来练。可是又怕人偷窥,所以叫楚君少在这里建了一个小木屋,桌椅床铺样样不少,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她不想让慕王府里的人知道她会武,她要在人前留一手,如果自己一张底牌都没有,那就只能永远生活在他人的掌控中,她可不想这样整天活得没有安全感,只有自己的力量才能真正保护自己。她觉得自己真是个练武奇才,薜玉翎教给她的那些武功她早已全学会了,只是内力不行,如果能找到一种内功速成法就好了,她可不想为练内功花几十年时间。

    慕妃弦在前面慢慢走着,她的后面这时却忽然冒出个身影紧紧跟在一丈之外。慕妃弦没有回头,她知道那人是谁。在这锦绣园里,除了楚君那个闷葫芦,还有谁会不声不响的跟着她?

    终于走到了幽幽湖边。她找了处干燥的地方坐下,说道:“过来坐会儿吧,小少。”小少是她给楚君少起的代称,因为楚君少这名字一听就像个大侠的名字,可他却只是个小小的护院,不是她看不起他,她也只是觉得小少叫起来比较顺口而已。楚君少也没有反对,所以锦绣园里的人就都跟着喊他小少了。

    楚君少慢慢走了过来,在她身边坐下。月光下,他俊美的脸庞散发出柔和的光芒,比白天冷冰冰的他多了几分亲近。有点像天使。

    慕妃弦侧头望着他,笑道:“这么晚了,你也睡不着么?”

    “”沉默。

    “你为什么总是板着脸笑都不笑一个?给点面子吧,对本小姐笑个吧!”

    “”沉默是金。

    “你为什么不说话?你是哑巴吗?”

    “”依旧沉默是金。

    我汗一个先!闷葫芦是打算将沉默进行到底了。

    慕妃弦望着眼前这张酷毙了的俊脸,俯身过去就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俊脸立刻不可抑制的泛红,闷葫芦终于开口了。他瞪着慕妃弦说道:“你干什么?”

    慕妃弦得意一笑,说道:“没干什么,就亲你一下而已,你要是生气也可以亲回去呀。”

    楚君少皱了皱眉头,说道:“我要是亲回来,你不是吃亏了吗?”

    慕妃弦笑望着他,说道:“能博美男一笑,吃点亏算什么?嘿嘿。你来这里这么久却从来没有笑过,为什么?你能告诉我你以前经历过什么吗?”

    楚君少淡淡说道:“我从一生下来就不会笑,长到现在从来都没有笑过,也不知为何要笑。”他深沉的眼睛望着面前在月光下银晃晃的湖水,仿佛陷入了不堪回首的往事中,脸上流露出一丝莫名的伤痛。

    慕妃弦凝视着眼前这个显得如此孤单寂寞的俊美少年,仿佛看着一个从小便受过深深伤害的孩子。她感觉心里的某处柔软的地方被他的孤独哀伤触动了,忍不住伸手轻柔的抚上他的脸庞,柔声说道:“不会笑没有关系,以后我教你。我会让你知道,这世上还是有很多事是值得开心值得笑的。”

    楚君少浑身一震。那只柔弱无骨的小手轻柔的抚摸在他的脸上,带着体温跟女子身上特有的淡淡的馨香,让他心里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奇妙的感觉。那样熟悉而又陌生的温暖,仿佛很遥远却又近在咫尺,让他想伸手紧紧抓住却又不敢轻易靠近。这,到底是什么感觉?他不懂。自从出生开始,他的心里就充满了怨恨,仇恨。他从来就没有开心过快乐过,从来都没有笑过。他的童年是如此的破碎,如此的不堪。过去的回忆永远像一根刺深深插入他的心口,痛彻心扉,却永远也拔不出来。

    慕妃弦却不知何时已靠了过来,轻轻偎在他的怀里,柔声说道:“一个人活着总是要受些折磨的,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总是活在痛苦的回忆中你永远都不会快乐的。这世上没有谁的人生是完美无缺的,只有勇敢面对现实,自信的活着,学会遗忘不快乐的事,永远向前看,这样你就会发现你的周围还是有人关心你爱护你的。感觉到了爱你就不会再觉得孤独了。”她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几不可闻,“小少,忘记你心里的怨恨吧!不管你以前发生过什么事,都已经成为过去式了,人生不过短短数十年,让自己活得快乐才是最重要的”

    楚君少低头望着怀中的人儿,她,已经睡着了。

    月光照在她洁白无瑕略显稚气的脸上,娇翘的眼睫毛在湿凉的夜风中轻微抖动,秀挺的鼻子微微皱着,嘴角却凝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楚君少伸手轻轻抚上她的脸颊,后者微微皱了皱眉,更紧的偎向他的怀里。

    楚君少的脸在月光下浮起一丝温柔,他轻轻抱起慕妃弦向回去的路走去。绿冰绿雪发现慕妃弦不见了,急忙点上灯笼在园里找,忽见楚君少抱了慕妃弦回来,都愣住了。绿冰最先回过神来,赶紧过去把慕妃弦接了过来抱回房里。楚君少什么话都没说,只是默默看了慕妃弦一眼,转身便走了。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