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武林绝色盟主 > 第6章 :
    第6章:(本章免费)

    这锦绣园里种了很多桃树,一到春天眼里看到的都是桃花,灿若朝霞,美不胜收。此时正是桃花盛开时,满树满树都是含苞怒放的桃花,白的,粉的,粉白相间的,馥馥郁郁,粲若夜星,在阳光下耀着人的眼。

    慕妃弦慢慢向前走,看着周围盛开的桃花,不由暗自感叹:时间过得真是快啊!这十年,不知道二十一世纪的爸爸妈妈和弟弟怎么样了。现在想起来,以前的一切都好像只是一个遥远的梦,所有的梦都已经迷失在这个王朝了。

    绿雪丫头在她身后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慕妃弦正神思恍惚间,忽听绿雪惊喜叫道:“小姐,无双少爷来了!”

    慕妃弦抬眼望去,只见一棵古意盎然的桃树下,立着一个白衣少年,身材修长,一身白衣胜雪,衣袂无风自舞。他侧着脸在那棵桃树上刻着什么。枝上的桃花翩然落下,飘在他的发上肩上,形成一副绝美的画面。

    白衣少年忽然回头朝慕妃弦看过来,粲然一笑。慕妃弦望着那绝美的笑颜,不由呆了,仿佛神魂都被人抽走了一般:真,真的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她终于明白为什么以前读的历史书上说那些君王为搏美人一笑,不惜大掷钱财冒灭国之危了,美人一笑,果真是倾国倾城啊!十年的时间,当年那个被她欺负到哭的小男孩,现在已经蜕变成一个神采翩然,风姿炫目的绝色美少年了。他的形态神情跟慕王侯有七分相似,他的风采比起慕王侯有过之而不及。慕王侯身上积聚了岁月的沉淀,身上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王者之气,威严,深沉,城府,高不可测;而慕无双正是青春年少时,阳光灿烂,纯真无暇,朝气蓬勃,意气风发。

    也许慕王侯年轻时的风采就跟现在的慕无双一样吧,不然他怎能娶到这么多年轻貌美的妻妾,并且每一个都对他死心塌地呢。他的大夫人纳兰庆慧也就是慕无双他娘,还是已故皇帝纳兰文康的长女,当今圣上的亲姐姐呢!

    听绿雪这个小八卦说,当年纳兰庆慧第一眼看到慕天云就被他的神采所倾倒,本来她爹纳兰文康已颁旨将她赐婚于前朝臣相之子,可她自见过慕天云之后就朝思暮想茶饭不思,整天缠着纳兰文康要他下旨退婚于臣相家,改赐婚于慕天云,还以死相逼,说此生非慕天云不嫁。纳兰文康极疼爱此女,无奈,只好降旨重新指婚。为安抚臣相之子,另将三公主纳兰庆欢赐婚于他,并官升两级。这件婚事在京城一时传为美谈,慕天云便成了上至王侯官宦下至平头百姓家女儿们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的形象代表。京城里还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嫁女当嫁慕王侯,由此可知当年慕王侯的风采是何等的迷人。

    慕妃弦正在浮想联翩,一张带着笑意的俊颜忽然在她眼前放大:“妃儿想什么想得这么入神?是不是被本公子的英俊潇洒迷住了?”

    慕妃弦这才回过神来,见绿冰绿雪俩人在一边掩着小嘴偷偷的笑,不由红了脸,伸手在他的俊脸上狠狠捏了一把,啐道:“臭小子,你少臭美了,本小姐正在看桃花呢,谁看你了?”

    慕无双痛得咧开了嘴,边揉着俊脸边说道:“你这小丫头下手可真狠,一点情面都不给我留,好歹我还是你的哥哥呢!”他看着慕妃弦红扑扑的小脸,忽然又笑道,“你看看你,脸红得跟猴屁股似的,你要是心里没鬼,干嘛要脸红?嘿嘿,你就别装了,我都看到了,你刚才明明是色眯眯的盯着我看,口水都差点掉下来了。哎哟哎,你别掐我,疼啊哎我刚才是跟你开玩笑的,你别生气呀。瞧你,真小气,开个玩笑就生气了。小丫头片子一个,手劲还真大,不知道你是吃什么长大的。”慕无双边揉着胳膊边报怨。

    慕妃弦瞪着他,气呼呼说道:“活该,谁叫你取笑我的!哼,老虎不发威,你还当我是病猫!”

    慕无双闻言哈哈大笑,绿冰跟绿雪也笑得不可抑制。慕妃弦虎着脸拿眼看着她俩,慢慢说道:“笑吧笑吧,你们两个死丫头就拼命笑吧,一会儿我叫小少好好赏你们一人二十板子,看你们到时候还是不是像现在笑得这么开心。”绿冰绿雪立刻噤若寒蝉。以前大夫人本来派了四个丫头来伺候慕妃弦,除绿冰绿雪外,还有两个叫红茵红莲,这两人原本是伺候慕妃弦的二姐慕轻弦的,那慕轻弦本是二夫人之女,二夫人年纪轻轻就因病过世,因此慕轻弦便由大夫人代为照顾。听说这慕轻弦温柔娴淑知书达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大夫人对她极为欣赏,于是细心栽培她,以备将来太子选妃时正式推荐。她本是当今皇帝的亲姐姐,太子的亲姨妈,她要开口,慕轻弦当选太子妃则是轻而易举的事。而慕轻弦也的确是才貌出众,仪品无双,想来太子也不会拒绝吧。如果她当选了太子妃,伺候她的那些个丫头也就能跟着沾沾光,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了。而这锦绣园里的六夫人无权无势,又早已失宠,呆在这锦绣园里只怕就永无出头之日了。因此红茵红莲两人整天怨声载道,懒惰散慢,又对龙绣依出言不逊,大放厥词,慕妃弦一气之下,便叫楚君少赏她俩一人二十板子。这红茵红莲二人都是从小在慕王府里长大的,自小便跟在慕轻弦身边,平时也是端端茶倒倒水而已,连一点重活都没有做过,也才十五岁年纪,都娇滴滴的跟个小姐一样,哪里受过这种重罚?才几板子下去二人便受不了了,哭着喊着求饶,但慕妃弦冷着脸不理不睬。龙绣依也来给她俩求情,慕妃弦就是不吭声。末了还叫楚君少狠狠打。楚君少那酷面神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下手毫不留情,二十板子打完,红茵红莲两人就有出气没进气了。听说抬出去没多久两人就断了气。这件事在府里传了个遍,人人都道这六小姐年纪轻轻却心狠手毒,端的是个狠角色,因此那些个丫鬟仆人在府里见着六小姐或是锦绣园里的丫鬟都恭恭敬敬敛眉顺眼的不敢乱嚼舌头根儿,生怕被逮住了尾巴被那狠毒的六小姐拉去打板子。而慕妃弦打死了两个丫鬟大夫人也没说什么,又立即派了两个丫头过来,都被慕妃弦差到厨房帮忙去了。

    绿冰绿雪两人当时就在场,看得心惊胆颤腿肚儿直打颤,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后怕,因此一听慕妃弦说再笑就一人赏二十板子,立刻就噤声了。

    慕无双也止了笑,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含笑说道:“你别吓唬她们两个,笑一笑又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说那些话只是想逗你开心而已,女孩子总生气可不好,容易长皱纹的。你这么小就长皱纹,长大可就没人敢娶你了。”

    “没人娶我我就赖你,谁叫你总气我的。”这句话差点冲口而出,可慕妃弦想想觉得不妥,硬生生将话压了下去,只是从鼻子里冷哼一声。

    慕无双见她依旧板着红扑扑的小脸不吭声,于是又说道:“今儿来本是想请妃儿大小姐明天一起出府春游的,还可以顺便瞻瞻太子跟二皇子的天颜,没想到倒惹妃儿小姐生气了,唉,罢了罢了,既然妃儿小姐不理小生,那小生就只好回去了。有谁知道那倾月湖的风景有多美啊,可惜妃儿小姐没眼福喽。”说完转身佯装要走。慕妃弦闻言大喜,马上扑过去抱住他的胳膊,仰头看着他的眼睛,喜孜孜说道:“臭小子,你说的可是真的?不要骗我哦。”

    慕无双有些好笑的看着她,故意板着脸说道:“我刚刚跟你说话你不是不理我吗?”

    慕妃弦忙摇晃着他的胳膊撒娇,冲他甜甜笑道:“唉呀,你别这么小气嘛,人家刚才也是逗你玩的,你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别跟我这个小女子计较啦。”

    慕无双看着眼前这张漂亮小脸上的灿烂笑颜,有刹那间的失神,忽然产生了一种想要吻她的冲动。可他马上回过神来,脸不禁红了红,暗自在心中懊恼:她可是自己的亲妹妹呀,我怎么能对她有这种想法?

    慕妃弦却没有留意他的神情,兀自皱着眉头说道:“我倒是很想去,可娘肯定又不会同意的。我以前可不知求了她多少回,她就是不许我出府,我连出这锦绣园都跟她磨了好久呢。”

    慕无双拍了拍她的头,笑道:“你放心吧,明天我来跟六娘说,有我保护你,她不会反对的。你今晚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我过来接你。”

    慕无双走后,用过晚膳,慕妃弦趴在房内的书桌上看她向薜玉翎讨来的一本武功秘笈。绿冰坐在她左手边绣花样,绿雪则趴在她右手边对着她写下的诗练字。房内没有点灯,照明的是三颗大大的夜明珠,成三角形高高挂在屋顶上,光芒四射粲灿夺目,照亮了屋里的每一个角落。这三颗夜明珠名“情人泪”,每一颗都是价值连城。传说很久以前东海龙王敖广与一人间女子相恋,没想到被龙王妃所知,龙王妃大怒,变回龙身,将那女子雷劈而死,龙王伤心恸哭,流下四滴眼泪之后便瞎了,而这四颗眼泪则化成了四颗灿烂夺目的夜明珠。后人为龙王的一片痴情而感动,便给这四颗明珠取名为“情人泪”。

    慕妃弦看了一会儿书便觉得索然无味,于是放下书,伸了个懒腰,说道:“你们两个别忙活了,陪我说说话吧。”

    绿冰绿雪两人立刻抬头看着她。绿冰手上的活儿不停,边绣边对慕妃弦笑道:“小姐有什么话就说吧,奴婢可不是用耳朵嘴巴绣花呢。”绿雪立刻接道:“奴婢也不是用耳朵嘴巴来练字的,小姐想说什么就说吧,奴婢洗耳恭听。”

    慕妃弦被逗得噗哧一声笑起来,说道:“你俩个死丫头,敢跟小姐我贫嘴,都怪我平时把你们惯坏了。”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