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康余光扫了一眼走过来的徐旭,脸上露出恶毒的笑意,故意提高了嗓音,“方小姐很聪明啊,明忠平的确是我们明家的人。”

    一手搭在身旁纨绔的肩膀上,明康好似在和朋友分享好消息,“不知道徐荣昌知道了会有什么感想?他被人像狗一样打断了四肢,他老婆被我们明家的男人给用了,身为男人窝囊到这种程度,啧啧……”

    一旁的纨绔们虽然不知道徐荣昌是谁,也不知道方棠和和明康有什么仇怨,但他们都是明二少的跟班,彼此的默契还是有的。

    不需要明康开口,众纨绔纷纷附和起来。

    “还有这么窝囊的男人?真丢我们男人的脸!”

    “小于啊,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一个纨绔嘿嘿的笑了起来,满脸正色的好像在座学术报告,“我国男女比率严重失衡,既然成了残废,那肯定没办法过夫妻生活了,自然要将老婆贡献出来,满足一下其他男性同胞的生理需要。”

    这话一说出来,几个纨绔纷纷拍着桌子大笑着,“这情操真他妈的太高尚了,不知道这位头戴绿帽的男人是哪位,我们好组团去膜拜一下。”

    “还得送面锦旗过去,不是残废了吗?顺便再送个轮椅吧,也表达一下我们的爱心。”

    明康心情极好的勾着嘴角,挑衅的看着方棠,有种她动手啊!只要方棠今天敢先动手,袁老也护不住她!

    方棠面无表情的看着一群纨绔,眼神一冷,先天武者的威压陡然释放出来。

    为了巴结明康而哈哈大笑的众人顿时感觉一股说出来的可怕气息笼罩下来,莫名的寒意从脚底蔓延到了全身,连心脏似乎都被冻的麻痹了。

    在餐厅大堂其他客人的眼中,这群又是拍桌子,又是鼓掌的纨绔大少爷像是集体被人按了暂停键一般,哄堂大笑声戛然而止,气氛诡异的让人摸不着头脑。

    明康脸色倏地难看到了极点,凶狠的目光愤怒的盯着方棠。

    看着无法动弹的明康,方棠眼中的轻蔑之色毫不掩饰,“明二少怎么哑巴了?继续说啊!”

    “你!”被先天气势压制着,明康五官难受的扭曲在一起,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言语的挑衅显得无比的幼稚可笑。

    “方小姐还是不要太张狂,这里是上京不是长源!”一道低沉的声音警告的响了起来,随着五伯的到来,方棠的威压也被破除了。

    五伯之前在弋州和林四爷动手了,虽然败了,可五伯先天初期巅峰的修为不容小觑,至少比起方棠要是强上一些。

    一众纨绔莫名的有种死里逃生的惊恐感,此时一个个面色苍白,身体控制不住的打颤着,即使餐厅的暖气足,可是众人却感觉后背是一片冰凉的冷汗。

    “那又如何?”方棠平静的看着五伯,视线落在气息不稳的明康身上,“明二少既然想玩就别怕死。”

    妈呀,这是要对明二少下杀手吗?纨绔们惊恐万分的看着方棠,眼中透着惶恐和害怕,难怪敢和明二少正面开撕,这姑娘是真猛士!

    五伯眯着眼,锐利如芒的目光向着四周看了一眼,身为先天武者,五伯敏锐的感觉到一股更强大的气息隐匿在暗中。

    想到逃亡过程里最后意外被车撞死的古莒,先天中期的高手都被迫逃走,看来方棠身边的确有高手保护,想到此,五伯也有些的迁怒明康,得罪什么人不好,偏偏和方棠过不去!

    浑然没有察觉到五伯的不满,明康呼吸终于顺畅了,他也清楚方棠不是自己能动的。

    视线一扫,明康阴森森的笑了起来,“呦,绿帽王的儿子来了,我建议你去做了亲子鉴定,就你妈那水性杨花的性子,说不定你都不是徐荣昌的种呢。”

    徐旭担心自己会拖累方棠,所以站的有点远,此刻愤怒的冲了过来,“明康!”

    看着暴怒的徐旭,明康放声大笑起来,心里的怨气总算散了,“听说徐荣昌总指挥的职位已经被撤了,也对,一个残废而已。”

    拿出手机晃了一下,明康笑的张狂,“今天我就发发善心,你去做亲子鉴定,所有费用都我的,我给你打个电话过去做加急处理,二十四小时就出结果。”

    “小旭!”方棠一手拦住眼角发红的徐旭,清冷的声音里充满了杀气,“希望以后明二少不要有落单的时候。”

    面容狰狞一变,明康愤怒的看着有恃无恐的方棠,眼中的怒火喷薄而出,“方棠,你敢威胁我!”

    五伯是先天高手,有他保护明康,方棠即使动手也讨不到便宜,可五伯这样的高手不可能整天跟在明康这个纨绔身后保护他。

    方棠余光一扫,拿起桌上干净的勺子,素白而纤瘦的指尖元气流动。

    在几个纨绔震惊又惊恐的目光里,不锈钢的勺子就跟橡皮泥一般被方棠给捏弯了,最后团一团,哐当一下丢到了桌子上。

    方棠嘴角勾起薄凉的笑,危险的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明康,“明二少可以试试看,看我敢不敢动手。”

    “小旭,我们走吧。”方棠对着徐旭说了一声,两人在明康愤怒的眼神里转身离开了。

    好狂!可瞄了一眼变形的勺子,几个纨绔后怕的吞了吞口水,不过的确有狂的资本!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看到明二少吃瘪。

    明康扭曲的面容里是无法遏制的怒火和杀机,一字一字阴冷的开口:“五伯,杀了她!杀了这个贱人!出了事我担着!”

    “二少爷,不要胡闹!”五伯一手摁在明康的肩膀上,微微用力之下,明康吃痛的嘶了一声,也终于冷静下来,可眼中依旧是狰狞的不甘和恨意。

    如同方棠不会对明康动手的理由一样,牵一发而动全身!明康如果真的命令五伯动手了,那就是明家理亏,袁老完全有理由对明家报复。

    一旦袁家动手,那蒋家势必会帮着袁家,而明家同样会反击,上京的局面也就乱了,而明家如今的实力还不够强。

    所以明康和方棠只能言语交锋,谁先动手谁就落了下风,当然,除非你有本事暗中动手而不留下任何证据,这样对方只能吃下这个闷亏。

    “五伯,袁老难道真的会为了方棠和明家撕破脸吗?”明康眼睛赤红的染上了血丝,自己是明家二少爷,可方棠算个什么东西!袁老即使看重她也应该有个限度。

    五伯看了一眼窗户外低声道:“二少爷,暗中保护方棠的人至少是先天中期的高手。”

    “什么?这不可能!”明康震惊的看着五伯,即使自己有危险,可家族最多派五伯来保护自己,这还是因为自己在明家受宠,地位非同一般。

    而先天中期的高手那就是一个家族最强大的依仗,别说保护小辈了,除非是家主有危险,否则轻易都不会出面。

    明康的大哥明禹身为明家继承人,他都没有资格调动先天中期的高手,更别说让对方暗中保护自己,方棠算什么牌面上的人物!

    五伯虽然也不愿意相信,可事实就是如此,不管这个高手是袁家派来的,还是总卫队派出来的,都说明了方棠的身份非同一般,至少比起二少更贵重,这也是方棠敢和二少叫板的底气。

    !分隔线!

    研究所毕竟不是医院,所以徐荣昌又被送到医院这边来做全身检查,而方棠前天已经用金色元气悄悄的替徐荣昌滋养了一遍。

    “我听说付小五去找你了?”检查室外的走廊里,贺景元抱歉的开口,这是贺家的事,最后却连累到方棠身上。

    “她想和你合作,让我当说客。”方棠也没隐瞒,之前两次去研究所看徐荣昌,贺景元忙着研究白色药液,方棠没找到机会和他说这事。

    贺景元脸上的嘲讽之色半点不掩饰,“付小五那边我会亲自和她说明白。”

    不管付小五是真的想和贺景元合作,从而摆脱付夫人、贺夫人的控制;还是打着合作的名头别有居心,贺景元都不会理睬。

    她喊贺夫人一声小姨,对贺景元而言就是敌人。

    方棠明白的点了点头,她也是一样的看法,否则之前就不会直接拒绝付小五。

    靠在墙壁上的邋遢大叔懒洋洋的开口:“我说你们两个就不能有一点同情心?非得用最大的恶意来揣测别人?说不定付小五是走投无路了,所以才想和贺教授合作呢?”

    方棠和贺景元同时抬起头,两人面无表情的看着邋遢大叔,同情心是什么?能吃吗?

    “得,你们俩这默契,要是BOSS在这里铁定得吃醋。”邋遢大叔嘿嘿一笑的直摇头,付小五看着挺聪明,可惜眼光不行,薄凉冷血说的就是眼前这两人。

    贺景元推了推鼻梁上的金边眼镜,轻嗤的反问,“你认为大少会多管闲事?”

    呃……邋遢大叔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好吧,BOSS也绝对不会多管闲事,付小五是不是有苦衷对BOSS而言无关重要,在BOSS这里唯一的例外就是小棠了。

    想到这里,邋遢大叔忽然睁大眼瞅着方棠,将人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遍后,肩膀撞了一下贺景元,“你说当初小棠哪一点吸引了BOSS?总感觉一见钟情的事发生在BOSS身上有点玄幻。”

    贺景元锐利的目光紧盯着错愕的邋遢大叔,“我倒是更好奇你为什么对付小五这么关注?”

    方棠一怔,诧异的看向邋遢大叔。

    “哈哈,瞎说什么,我这是防患未然而已。”邋遢大叔笑的直摇头,只感觉贺景元的想象力真的很丰富啊,对所有出现在小棠身边的人他都会调查一遍。

    贺景元平静的看着乐不可支的邋遢大叔,半晌后收回目光,“这样最好,付小五可不单纯。”

    这个世界上有多少女人会是爱情至上?贺景元脑海里浮现出一张模糊的脸庞,也只有那个傻女人因为贺启东的婚内出轨最后自杀了,在上京这些大家族里,爱情永远都是权利地位财富的牺牲品。

    高傲而冷漠的脸上有着寒光一闪而过,贺景元看了一眼方棠,或许小棠也是爱情至上,只不过小棠性格坚韧,大少也不会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

    电梯门叮一声打开了,伴随的是袁母那尖锐的嗓音,“小豪,你不用怕!我们是袁家人,袁家是一品家族,贺家不过才二品,他们贺家的人凭什么打我儿子!不讨回这个公道,以后我们袁家人在上京还怎么立足!”

    方棠回头一看,却见袁豪坐在轮椅上被佣人推着,右腿打着石膏,脸上更是青紫红肿起来。

    “哈哈,这猪头脸。”邋遢大叔忍不住的笑出声来,袁豪的确被打的很惨,整张脸看起来大了一倍都不止。

    袁母本来就一肚子的怨气,听到邋遢大叔这魔性的嘲笑声顿时炸了起来,猛地抬头骂了起来,“哪个不要命的敢笑话我儿子!活腻味了……”

    袁母不认识邋遢大叔却记得方棠,新仇旧恨顿时涌上心头,母老虎一般冲了过来,口水唾沫横飞的叫骂着,“都是你这个贱人害的!要不是你,我儿子怎么会被贺行给打了!”

    之前在流岁画廊,袁豪抢了方棠预定的五幅画来讨好付小五,谁知道付小五竟然不领情,袁豪是里外不是人,还因此得罪了徐大师被赶出画廊。

    丢了脸的江大海回去之后就对母子俩发了火,冻结了两人的银行卡。

    袁母气的火冒三丈,偏偏不敢和江大海吵,这口气憋的她夜里都睡不着。

    听说只要在暗网上发了悬赏,就有人接单子完成任务,安全性极高,当然费用也是不低的。

    江家是暴发户自然不差钱,袁母立刻就找了中间人然后发了任务来教训付小五,她多少还有点脑子,也不敢真的对付小五怎么样,但将人打一顿给儿子出出气总是可以的。

    当然,袁母还偷偷加了钱,希望能拍下付小五的果照,这样一来有了这个要挟,就不怕付小五不嫁给袁豪!为此袁母多出了一百万。

    谁知道付小五走运,被邋遢大叔给救了,而付家和贺家动手一查,虽然暗网上不好调查,但中间人却很好查,最后查到了袁母头上。

    贺行一直认为付小五是他嫂子,日后要嫁给他大哥贺慎的,袁豪这样的暴发户竟然敢觊觎付小五不说,还敢找人下黑手。

    贺行一怒之下带着几个纨绔直接将袁豪给堵了,然后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最后还打断了袁豪的腿以示教训。

    “妈,够了,你不要闹了,你害得我还不够吗?”轮椅上的袁豪愤怒的吼了起来,牵动了脸上的伤口,痛的他直抽气。

    袁豪仗着袁家人的身份,出手大发,玩的又开,再加上没什么心思,所以贺行、陈超这群人倒也带着他一起玩。

    但说实话袁豪在他们眼里也就个玩物而已,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否则也不会有袁(冤)大头这个称号,只是袁豪之前没察觉,毕竟他真的没什么脑子。

    而这一次被贺行这群人往死里打了一顿,看着昔日称兄道弟、把酒言欢的好友那么高高在上的嘲讽自己,甚至对他拳打脚踢。

    那一刻,躺在地上痛的哀嚎的袁豪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和贺行他们在身份上的差距,到此刻袁豪自己都还没想明白,袁母又撒泼闹事了。

    一想到之前在回廊被方棠一脚踢出去多远,袁豪是真的吓破胆了,不管是家世背景还是武力值,他都是垫底的渣滓,他真不敢和这些人再起冲突。

    “这里是医院,请保持安静。”邋遢大叔向前走了两步,高大魁梧的身躯成功的将叫嚣的袁母给吓住了。

    “我是袁家的人……”袁母哆哆嗦嗦的说了一句,话没有说完,被佣人推过来的袁豪粗暴的抓住袁母的胳膊把人往后面一拽。

    “什么袁家不袁家,你不要自欺欺人了!袁家和我们没关系!”袁豪歇斯底里的吼了起来,眼眶发红,他以前也将袁家挂在嘴上,以为这就是无上的光荣。

    直到被贺行他们给打了,袁豪才意识到上京袁家是强大,可和他没有一点关系!

    他虽然从母姓,可他这个袁在贺行他们这些真正的世家子弟面前不过是个笑话而已,血缘关系都不知道远到什么地方去了,还整天袁家袁家,丢人现眼!

    方棠看着肿着一张猪头脸,灰败而颓废的袁豪,很难想象他之前会那么嚣张不可一世。

    “贺行打的?”贺景元刚说完,看着听到贺行名字就吓得一哆嗦的袁豪,贺景元不由玩味的笑了起来,“这样吧,我给你一个报仇的机会,我将贺行给抓起来,他怎么打你的你就怎么打回去?”

    邋遢大叔笑着摇摇头,难怪之前付小五不敢直接找贺教授,而是曲线救国的想要让小棠帮忙说和,就贺教授这性格,啧啧,这就是典型的吃人不吐骨头啊!

    方棠也没想到贺景元会这样说,只感觉戴着眼镜笑的诡谲的贺景元看起来很是危险。

    “我不报仇,不报仇!”袁豪头摇的跟拨浪鼓一般,被活生生的打断了一条腿,骨头断裂的痛让袁豪想起来都浑身直发抖。

    “你干什么?你和贺行有仇别想利用我儿子!”袁母难得聪明了一回,戒备的盯着贺景元,唯恐袁豪真被他利用了。

    贺景元看着站在轮椅前护着袁豪的袁母,不管她多么的泼辣、多么的无知,可保护孩子却是她身为母亲的天性。

    贺景元脑海里再次浮现出景蔚那已经模糊的脸庞,可同样是母亲,她为什么就能丢下自己的孩子自杀呢?

    方棠敏锐的察觉到贺景元神色不对,不过瞬间他就恢复过来了,依旧是一贯的高冷姿态,刚刚的恍惚似乎只是方棠的错觉而已。

    “贺景元,我就在这里,找袁大头这孬种有什么意思,你有种就自己动手啊!”贺行站在电梯口叫嚣着,眼中是熊熊的火焰,贺景元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贺夫人拿着一束花站在一旁,而她身后的两个保镖手里则提着礼品盒,应该是来医院探视被打的袁豪.

    论起长袖善舞的手腕,贺夫人梅知秋在上京贵妇圈子里绝对是数一数二的高情商。

    贺景元勾着嘴角笑了起来,扬了扬手腕,“看来贺二少你忘记脸上的痛了,我只是怕脏了自己的手而已。”

    之前起冲突时,贺景元可是打了贺行几巴掌,所以贺景元还真不怕什么。

    “你!”贺行气的涨红了脸,贺景元嚣张他不怕,可他愤怒的是父亲贺启东的护短,自己都被打了,可父亲却还是维护贺景元这杂种!</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