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盛少撩妻100式 > 第1795章 她又想搞什么?
    “不是。”时颖十分坚定地说,然后收回目光抬眸看向他,“我只是在祝福她,我替她高兴呢。”

    夫妻俩视线汇聚在一起,其实盛誉知道的,他巧夺天工般的容颜上绽放出一丝好看的笑容,“我知道,别解释。”

    然后他额头抵了抵她额头,伸手搂住了她,“小傻瓜,你最近操心的事情可真多。”

    “可不是么?她是我姐啊,她能嫁得风光体面,我爸也能少操心,父母的愿望算是完成了,他们也能安心睡个好觉。”

    盛誉点点头,对于她的话非常理解,他爱小颖,她实在是个孝顺的好孩子。

    不远处盛装出席的叶艳和时令辉站在那里,两人在交流着什么,盛誉搂着时颖肩膀带她朝那边走去,当他们在父母面前站定步伐的时候,秦承禹带着叶菲菲也过来了,大家手里都有酒杯,杯中都盛满了美酒。

    “爸,妈。”秦承禹兴致很好,他第一次喊他们一声爸妈,他心里由衷地感谢,“谢谢你们放心把女儿交给我,请你们放心,我会照顾好她的。”然后朝他们举了举杯。

    “嗯。”时令辉点了点头,“你们幸福就好。”而叶艳什么也没有说。

    然后大家举杯相碰,现场响起轻柔的音乐,夜幕降临有一会儿了,空气里飘荡着闪闪发光的萤火虫,特别应景也很美丽。

    宾客们也没有散去,都在这里玩了一整天,整个流程很完善,侍应生将所有人照顾得很周全,大家也玩得很开心。

    今天的婚礼晚宴还是比较圆满的,叶菲菲的心情也没有因为秦果果那个插曲而受影响。

    盛誉和时颖也在这里玩到晚宴散去,南宫莫和梁诺琪也在,大家都特别嗨。

    美国、纽约。

    由于时差的关系,此时已经是早上,天刚蒙蒙亮。

    沈氏集团的总裁办公室里亮了一整夜的灯,沈奕霞没有回家,她依然坐在办公桌前,与昨晚不同的是桌上多了三个空的威士忌瓶子,按理说她已经醉得不行了,也许是心里头太过伤痛,所以她还有一丝意识。

    承禹娶了别的女人,她很难过。

    远在嘉城的那场婚礼她是全程盯着的,连眼睛都盯酸了,虽然她没有去现场,但犹如就杵在婚礼现场,从早上到晚上每一秒都令她如坐针毡。

    她拿起手机,眼前花的已经看不清上面的号码,但潜意识里想拨出一个电话,她尝试了几遍还是失败了

    此时的嘉城,由于时差的关系已经是晚上十一点。

    婚礼晚宴刚结束,秦承禹和叶菲菲带着宾客们满满的祝福回到了别墅,一点也不觉得疲惫,这是十分美好的一天。

    车子在晚风徐徐的院子里停稳了,秦承禹和叶菲菲下车后手牵手走向灯火通明的客厅。

    还没有抵达客厅呢,透过那巨大的落地窗叶菲菲就看到了今晚的与众不同。

    她转眸去看身边的男人,秦承禹也正好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仿佛即将带给她一个惊喜。

    叶菲菲是惊奇的,她走进了客厅。

    整个客厅已经用气球装饰了一遍,特别粉嫩,也特别好看。

    楼梯旁的栏杆上也一路缠绕着心型气球而上,特别温馨。

    叶菲菲在客厅门口站定步伐,她缓缓环视四周一圈,然后转身伸手握住他的腰,抬眸深情凝视着他,“谢谢你。”特别慎重地对他说。

    “我们是夫妻,夫妻本是一体的,所以不言谢。”秦承禹握住了放在自己腰间的一双手,然后低头吻了吻她额头,他轻声说,“菲菲,以后不管我为你做什么,你都不要说谢谢,这样显得比较生疏。”

    女人唇角轻扬,脸上露出一抹发自内心的幸福笑意,她点了点头,“好啊!”

    “时候不早了,你也累了一天,我们先上去吧?”

    “好。”她的心里就像被灌了蜜一样甜。

    在叶菲菲点头后,秦承禹搂过她肩膀带她朝楼上走去,走着走着他像是突然想起,于是又关心地问道,“对了,你肚子饿吗?要不要吃点东西?”

    “我不饿,你呢?”叶菲菲转眸迎上他视线,她停下了脚步,很体贴地说,“如果你饿了,我就陪你先去吃点东西吧?呆会儿就懒得下来了。”

    “我也不饿。”他搂着她带她重新迈开了步伐,“我只是担心你会饿。”

    “我还好,在晚宴现场我吃了点心啊。”

    “你觉得味道怎么样?”

    “蛮不错的,小颖也很喜欢,她一个很少吃甜食的人都给出了一等一的好评。”

    秦承禹说,“这批制作点心的人是我特意从嘉城各大餐饮业挑选的。”

    小俩口边走边聊着,朝楼上主卧室走去。

    可以看出秦承禹对这场婚礼的重视,每一个细节都是精心安排的。

    主卧室里有两个浴室,两人进房间后直接去浴室洗澡,叶菲菲卸了妆再回来的,她是淋浴,所以时间上可能稍微快一点。

    当她穿着浴袍走出浴室的时候,秦承禹还在另一个浴室里没有出来。

    热气氤氲的浴室里,秦承禹放轻松地躺在放满热水的浴缸中,他在洗去一身的劳累。

    用粉色气球装饰好的卧室里,沐浴后的叶菲菲缓缓环视着四周,心里是满满的幸福感。

    他满足了所有女孩子对婚礼的愿望,其奢华程度跟与众不同。

    手机忽然响起,是她的手机,叶菲菲微怔,然后朝床头走去,伸手拿过手机一看,归属地显示着美国,会是谁?

    这是一个陌生号码,而且是个座机号,她想了想,自己与美国那边没有业务往来,关于这一点她心里很清楚。

    真有一瞬间怀疑是沈奕霞。

    她就这么盯着这个飘洋过海打来的号码,铃声还在继续,秦承禹也还没有出来,叶菲菲鬼使神差地摁下了接听键。

    不等叶菲菲开口,对方的声音传了过来。

    “叶菲菲,这个婚你结得开心吗?”明显的嘲讽味道,仿佛发生了多大的事情似的。

    沈奕霞醉醉酸酸的声音传来,叶菲菲脸上没啥表情,冷嘲热讽的话也没有带给她心灵冲击。

    她没有回答,只是走到窗前沙发椅里坐下来。

    沈奕霞继续嘲讽地问道,“心里也是有一点隔阂的对吧?毕竟新郎是二婚。”最后一句话还说得有点阴阳怪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