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仙侠小说 > 人魔之路 > 第140章 轰动(求订阅)
    因为可以施展御空之术的原因,所以这一次北河回到不公山,只用了一个月不到的时间。

    他依然将储物袋给藏在了路上,并未带回四合小院。但却将那两具养尸棺随身携带。

    养尸棺此物不会有任何的气息泄露,而有陌都在手,就相当于有个凝气期七重修士守护,对他来说是一大战力。

    回到不公山,他趁着夜色悄然踏入了居所。

    跟他当年离开时一样,四合小院似乎没有任何变化。

    这一次外出,可以说是波澜四起。他先是去参加了岳家的天门会,在回归时,却碰到了恶人榜上的鬼蝠散人,对诸多不公山低阶修士下杀手,以修士精血喂养此人的鬼蝠。惊险逃走之后,他去取回了炼尸。再赶到岚山宗将修为突破,立刻前往丰国寻找七皇子报仇雪恨。事后他引来了通古门修士,仗着七七天斗阵加上化灵散此物,将对方给斩了。

    好在一切都有惊无险,最终他还是平安回到了不公山。

    可这一次虽然他经历了颇多的凶险,但是收获却是极为丰厚。

    他将那采阴补阳功给拍卖了,得到了数百颗中阶灵石。而后修为成功突破到了凝气期三重。还杀了七皇子,报了岚山宗灭门之仇。另外一个意外之喜就是,那通古门的老妪被他给斩了,他顺利得到了此人的储物袋。

    虽然此人的储物袋上有一层禁制存在,不过当初冷婉婉曾教过他储物袋上禁制的破解之法,加上他修为突破到了凝气期三重,法力浑厚了不止一点,所以他花费了数日的功夫,在赶路的途中,就将储物袋给打开了。

    只是这通古门修士储物袋中的宝物,却少得可怜,这让他极为无语。

    其中灵石只有千余颗,而且全是低阶灵石。另外,储物袋中没有任何灵药或者术法神通。堂堂凝气期高阶修士,却如此寒酸,完全无法跟当日那个死在他手中的天尸门修士相比。

    储物袋中只有那柄黄色飞剑,跟一只玉圭可以入北河的法眼。

    那柄黄色飞剑乃是一件低阶法器,操控此物需要耗费不少的法力,而北河已经有一柄更加轻盈的飞刃在手,虽说此物的威力,恐怕无法跟黄色飞剑相比,但是那柄飞刃对北河来说,却更加适用。

    至于那只玉圭,就引起他的注意了。在反复的尝试之下,他最终得知了此物的用途。只要催动这只玉圭,就能探测到修士沿途留下的法力波动。

    在研究出此物的用途之后,北河也终于明白为何这老妪当初能够追上他,看来这只玉圭功不可没。

    这只玉圭虽然没有任何的攻击性,也没有任何的防御性,但是此物特殊的神通效用,却让北河极为满意。他猜测这件法器就价格而言,绝对不非,恐怕还在寻常具有攻击性或者防御性的法器之上。

    此物落在他手中,说不定将来就能派上大用。

    另外,这一次北河最大的收获,其实是那二十多块邪皇石。

    杀了七皇子之后,他成功在丰国皇宫的秘库中,将这些邪皇石拿到手。

    遥想当初半个拳头大小的邪皇石,就能拍出六百颗中阶灵石,他无法想象他手中这些邪皇石的价值。

    只是这些邪皇石对眼下的他来说,还有些烫手,以他的修为跟实力,可不敢将这些东西拿出来或者是拿去拍卖。

    另外他也没有打算将这些邪皇石出售,其一是他眼下不缺灵石。其二就是邪皇石有诸多的妙用,将来他修为提升之后,用此物炼制成法器或者阵法,对他实力也可大大增强。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邪皇石之外,北河在丰国皇宫秘库中,还得到了一面黄色令牌。此物是他带上面具后,才发现奇异之处的。

    在回来的路上,他将那面黄色令牌反复研究。就发现这东西跟他脸上的面具一样,对于法力没有任何反应,但是当将真气注入其中,这面令牌却是来者不拒的全部吸收。

    但跟那张面具又不同的是,将真气吸收之后,此物没有任何异常反应,毫无变化。只是在北河看来,这东西绝对不是寻常之物,是以也被他当成了宝贝给好好收了起来。

    踏入房门,北河便躺在床上安安稳稳的睡了过去,这一路赶回来,倒也着实将他累的不轻,尤其是连续施展御空之术,对于法力的消耗极为恐怖。

    ……

    这一觉北河睡到了第二天大亮。

    起来后他揉了揉太阳穴,洗漱了一番后,便离开了四合小院。

    他先去膳房饱餐了一顿,这才赶往了七品堂找周香香。

    这位周师兄依然在七品堂忙上忙下,招呼着诸多低阶弟子,千万要将丹炉清洗干净,不得让内门的师兄师姐们有任何不满。

    当北河出现在周香香面前时候,后者脸上满是惊讶之色。

    “北河,你竟然回来了。”只听周香香道。

    “嗯?”北河眉头一皱,他离开时跟周香香请过假,不过看样子这位周师兄对他的回归很是意外。

    下一息他就想起了什么,心中冒出了一个猜测。但他却不动声色的看向周香香道:“周师兄,莫非我回来有什么不妥吗。”

    “你小子还真是命大,”周香香啧啧称奇,“当日你也去天门山了吧。”

    北河心道一声果然如此。当日登上那艘岳家飞舟的不公山修士,岳家都会有一个简单的登记。那件事情发生后,不公山肯定会彻查飞舟上都有哪些人。

    “据闻当日回归时,我诸多不公山诸多同门遭遇了鬼蝠散人,大多数同门都葬身在此人饲养的那群蝙蝠口中了,只有少数人逃得了性命。”

    北河道:“当日的确是遭遇了凶险,我也是侥幸之下才能成功逃走,后来更是遇到了一些波折,如今才赶回来,让周师兄担忧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周香香点头。

    当日宗门从岳家手中得到名单后,便立刻一层层往下排查,看看有多少不公山修士陨落了。

    在一阵彻查之下,当日死在鬼蝠散人手中的不公山弟子,共有八十九人,其中化元期修士两人,其他的都是凝气期修士。

    不过现在随着北河回来,陨落的不公山弟子,应该只能算作八十八人了。

    事后不公山立刻派出了结丹期长老前往,只是那鬼蝠散人早已逃之夭夭。

    此事惹得不公山跟岳家震怒,各自都派出了修士追查鬼蝠散人的踪迹,是必要将此人给抓住,而后挫骨扬灰。

    但这鬼蝠散人竟然敢招惹诸多宗门修士,所以自然有一定逃命的本事,恐怕不公山跟岳家派人追查此人,最终会无果之下会不了了之。

    而等过一段时间,风波稍微过去后,此人又会出来为祸四方了。

    在跟周香香闲聊了一阵后,周香香问及了他这次突破修为的情况。

    对此北河也没有隐瞒,告诉了周香香他已经是凝气期三重修士了。

    得知他突破后,周香香有些讶然之余,倒也觉得一切都在情理之中。一个三十余岁的凝气期三重修士,这种人在不公山已经是资质极为低下的了。

    而凝气期三重修士,是很少会继续在七品堂做清洗丹炉的任务。

    就如许由安,一突破凝气期三重后,就立刻离开了七品堂,如今已经是看管药园的人了。靠着监守自盗药园的灵药,短时间捞的油水都能买得起储物袋。

    还有当日跟北河同一个四合小院的梁晶,在突破到凝气期三重,亦是离开了,虽然不知道去了哪里,但想来是一些回报更丰厚的机构做任务。

    周香香有意无意的问及了北河,是否会继续留在七品堂。北河便告诉他,等他调养几日后,就会来做任务。

    这一点倒是让周香香极为意外,突破到了凝气期三重,北河竟选择依然留在七品堂。

    对此北河没有解释,他的修为突破只能仰仗那株黑冥幽莲。而在七品堂,他还可以用废弃丹液修炼托天神功,加上七品堂任务轻松,所以他不打算离开。

    他向周香香打听了一下当日鬼蝠散人的事情后,便前往了坊市。

    他在丰国皇宫大肆屠杀,最终引来了通古门的人,现在他要去打探一下关于此事的消息了,看看是什么情况。

    让北河震惊的是,他刚刚踏入坊市,甚至没有刻意花费灵石去打探,就从周遭不少同门的谈论中,得知了丰国皇宫被修士屠杀的消息。

    原来这件事情早在半个月前就传开了,不但是他不公山,恐怕其他宗门势力的人也都知道了,一时间此事引起了一片轰动。

    据说就连不公山,都亲自派出了化元期长老去查探。

    北河心中极为震惊,竟然有化元期长老出面。看来他完全低估了修士对于不得屠杀凡人这一条铁律的重视。这一次,他极有可能捅了马蜂窝。

    但让他松一口气的是,虽然不公山已经派出了化元期长老去查,但直到现在都没有任何结果。唯一的证据,就是此事是由修士操控的炼尸出手,因此矛头指向了天尸门的人。

    如今天尸门门内,正排查在那一段时期内外出的宗门弟子都有谁,一个一个的撇清嫌疑。

    这种事情,可不是一个宗门的事情,而是关乎到整个修行界。倘若真是天尸门的人下的手,天尸门绝对不会包庇,必然会杀一儆百,以儆效尤。

    北河悄然回到了四合小院,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他回到四合小院时,已经是夜晚时分。

    北河心中一声叹息,这一段时间,他一定要低调行事了,同时要时刻注意此事的动静。

    如此想到时,他推开了房门。

    就在他不经意抬起头时,只见一个人影矗立在他的房间中,一副等候他多时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