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玄幻小说 > 夏逆 > 第三十五章、名气和工作是双胞胎
    贝尔苟斯特位于“友善之臂”旅馆的东南,是北方商业重镇博德之门和南方工业重镇纳西凯之间的重要枢纽。商人们从纳西凯购买铁矿或者粗铁,运到博德之门去加工成各种武器铠甲和日常用品,再销售到整个“宝剑海湾”地区,甚至于远销到大陆内部乃至海外。

    毫不夸张地说,一旦纳西凯的铁矿供应出了问题,整个剑湾地区都会陷入不安甚至于动荡之中。

    而现在,据说纳西凯的铁矿就出了问题。

    具体是什么问题,潘龙不大清楚——当初游戏里面是有人在铁矿里面捣乱,弄死他们,再把拦路的强盗团伙宰个精光,再去另外一处淹掉某个铁矿,这任务就算搞定了。

    而按照那些同人小说的说法,是那个已经扑了街的沙洛佛克想要夺取博德之门的统治权,然后和南方的安姆开战,通过战争带来的大量杀戮,让自己继承杀戮神职,成为新一代的杀戮之神。

    为了统治博德之门,他需要先打击博德之门的商业核心——武器制造业,所以他搞了个自己的铁矿,再把纳西凯的铁矿搞掉,这样整个博德之门地区就只有他能够提供足够的铁矿石,从而大大提升他的地位。

    嗯……大概是这样吧。

    虽然无论在游戏里面还是那些同人里面,沙洛佛克都是靠着直接用变形怪取代了各路大佬,从而夺取各派势力而上位的,似乎根本用不着折腾之前那些幺蛾子,但……总不能做个游戏,整天就是到处发现变形怪,然后砍死他啊。

    玩家扮演的是冒险者,不是搜查官!

    一群人穿着重甲,提着沉重的超大型粒子枪,每见到一个人就用侦测法术照一下,时不时大吼“你不忠诚!”然后砰的一枪……

    喂!这是剑与魔法的故事,不是“帝皇VS四小贩”啊!

    潘龙结束了回忆,然后思考自己该怎么办。

    光头佬已经死在了烛堡东边的树林里面,除非他信的是春哥,否则绝无可能从地狱回来,继续兴风作浪。既然没了这个作怪的,那么按说那些阴谋也就没人推动了,整个博德之门地区应该恢复和平才对。

    可为什么纳西凯的铁矿还有问题?贝尔苟斯特一带还是常常传出盗贼袭击商队的消息?

    “让我知道究竟是谁在捣乱,绝对要给他来个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又看到了一支商队被袭击之后留下的倾倒的货车,和货车上那些洒落的泛着危险绿色的铁矿石,潘龙连连摇头,十分恼火。

    商人们赚点钱容易吗!贩卖铁矿石也是正正当当的生意,一点都没伤天害理吧!而且铁矿石的利润并不高,相比日用品、奢侈品乃至于一些违法勾当,这种老老实实的生意人算是最人畜无害的了。

    那些强盗们不去抢肥羊,反而来欺负这些老实人,真是太不像话了!

    简直丢份啊!

    (就算是黑戈壁的马贼,一般也不会对那些做利润一两成的小生意的商人下手啊,他们这也太过分了!)

    最可恶的是,这些盗贼们并不是来抢夺铁矿石的,他们只是在赶走或者杀死了商人之后,用特殊的手段污染了铁矿石,让它们没办法再冶炼出优质的铁矿而已。

    潘龙也曾经研究过那种被污染的铁矿石,可他同样无计可施。别说是他,就连身为牧师的加拉娜老板娘都没办法。

    她曾经试着对一块矿石使用“移除毒素”,但没有效果。使用更高级的“移除诅咒”也一样无效。“高等解除魔法”也许能够让矿石恢复正常,可那种高级法术并不是可以轻易施展的,它需要消耗很昂贵的施法材料。

    而且牧师施展法术是要受到教义和神灵本身的意志限制的,即使她身为一座神殿的管理者,可以额外通融少许,知识之神也不可能赐予她用来给矿石解除污染的力量。

    这种情况,大家都是一样。

    商人是要追求利润的,被污染的铁矿石不能用比较廉价的方法来清理干净,那么就不如去买别的没有被污染的铁矿石了。

    毕竟,在商言商。

    归根究底,还是要把在背后操纵那些盗贼的家伙抓住,相信那家伙一定有解除污染的手段!

    潘龙一边思考着,一边不急不慢地驾驶着马车走在路上。天色将晚的时候,他看到了一座规模不小的镇子。

    这就是贝尔苟斯特,博德之门和纳西凯之间最重要的枢纽城镇。

    他的到来对这个城镇没有任何影响——每天都有人路过这里,他们有的匆匆而过,有的会再经过,有的则永远不会再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之中。

    在城镇居民们看来,这些“乡下人”们,没什么值得在意的。

    当潘龙走进一间名叫“红色卷轴”的旅馆,询问住宿价格的时候,酒保就是用很轻蔑的眼神看着他,一副“上等人”的高傲。

    可还没等他维持这高傲的表情超过一秒钟,一个酒客已经认出了潘龙,失声惊呼:“血腥的马车夫?!他怎么来了!”

    酒保脸上的高傲表情顿时就收了起来,换成了谦卑和讨好,过程之快,简直犹如川剧的变脸。

    他想不谦卑也不行,“血腥的马车夫”已经是这一带有名的冒险者,人家光是食人魔就打死了好几只,杀掉的大地精、豺狼人之类加起来,或许能铺满整个旅馆大厅。至于杀掉的地精……人家甚至都已经懒得计算了。

    而那些初出茅庐的冒险者们,就算杀掉了两三只地精,都会得意洋洋地吹嘘一番呢。

    面对这样的人物,酒保再不谦卑,难道真的活腻了找死么?

    潘龙并没在意酒保的态度,但当他吃饭的时候,这个旅馆的老板突然赶来,告诉他“您住在我们这里,可以免费。”的时候,他就有些惊讶了。

    “免费?”他忍不住问。

    “是的……虽然只是普通客房。”

    “普通客房也足够了。”潘龙点了点头,又狐疑地看着老板,“你这么客气,是有什么事情要找我帮忙吗?”

    “您真是好眼力!”老板被他看穿了心思,谄媚地笑了几声,解释说:“不久之前,我这里遇到了一点麻烦……”

    “什么麻烦?”

    “那个……著名的音乐家希尔克?罗莎娜女士,您知道吗?”

    “我不知道,你还是直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算了。”

    “好吧。几天前,罗莎娜女士自称遭到了老费尔德的骚扰——老费尔德也经营旅馆,她想要让罗莎娜女士在他那里表演,遭到了拒绝……”

    潘龙叹了口气:“说重点!”

    “好的好的!罗莎娜女士住在我这里,然后那天,来了三个人,他们和罗莎娜女士发生了冲突……”

    “那个女音乐家被杀了?”潘龙问。

    “不是。”老板有些尴尬地说,“恰恰相反,罗莎娜女士不知道怎么的就勃然大怒,用魔法把他们三个都杀了。”

    潘龙愣了一下,问:“这跟你的麻烦有什么关系?”

    “他们三个之前住在老费尔德那边,跟老费尔德还有一笔不小的生意往来。按照老费尔德的说法,他们说这几天能赚到一笔钱,很高兴,结果……”老板一脸的尴尬,“我也不知道他们究竟要赚什么钱,罗莎娜女士杀死他们之后,就很惊慌地表示‘有人在追杀我’,带着保镖逃往博德之门了。现在老费尔德通过治安官向我施压,他说罗莎娜女士其实是个邪恶的黑巫师……”

    潘龙总算明白了他的困境——博德之门这边对于黑巫师是很不客气的,非但他们自己不受欢迎,连跟他们合作的人,一旦曝光,也同样会不受欢迎。

    这老板是经营旅馆的,要是不能洗清恶名,那他别说是继续开店赚钱,甚至就连能不能在贝尔苟斯特住下去,都要成问题了!

    但他并没有轻易答应老板的请求,而是审慎地看着老板。

    “牵涉到三条人命的事情,我不会相信你的一面之词。”他说,“明天我会去找费尔德问一问,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找找别的人证。确定你说的没问题,我才会去帮你追查希尔克?罗莎娜的下落。”

    老板顿时如释重负,看得出来,他的压力的确是很大。

    就这么说一会儿的工夫,他已经挠了两回头,掉了不少头发。

    当他转身离开的时候,潘龙看了看他略显稀疏的头顶,突然觉得,或许自己可以不用着急。

    比方说……等他头发都掉光了之后,再出发去找那个邪恶巫师罗莎娜,似乎也不错?

    心中想着有些狡猾的小小恶意,似乎连饭菜都变得更香了。

    第二天一早,他并没有直接前往费尔德旅馆,而是按照兰德林老太太的介绍,先去了她的家。

    就像她说的那样,她的家被蜘蛛占领了。

    黑色的,有着锋利长腿的,站在地上差不多有常人小腿那么高的大蜘蛛。

    它们的反应很快,潘龙才刚一开门,它们就恶狠狠地朝着他扑了过来。看它们那灵活的模样,相信绝对不会是什么人畜无害的东西。

    但迎接它们的,是潘龙手上的长矛。

    一下一个,他只用了四下,就把这四只蜘蛛戳死在了地上。

    这些危险的生物对于普通人大概足以致命,但对他来说,甚至连热身都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