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历史小说 > 重生农女喜种田 > 第一百九十章 容珂后院
    “你看上或者看不上,你姐夫终究会是你姐夫,这些是没办法改变的。”

    “我觉得我姐也看不上那些男人。”

    “……”宋淮安差点儿呛到。

    这些话能跟他这个外人说吗?

    就算小子是他的弟子,也不能这么的……口无遮拦。

    也不对,苏棠年纪是小,但是对于什么时候对什么人,应该说什么话,还是很明白的。

    “在先生身前说这些做什么?你先生可是有妻子的,难不成你想让你姐当妾。”

    “……”苏棠往后退了一步。

    落在宋淮安身上的目光,多了几分嫌弃。

    “先生你想多了,而且,你年纪也有些大,我姐才14岁,你们不合适,您在鹿城这边,也就能呆上个半年多了,到时候是去哪儿,京城吗?”

    “嗯,去京城国子监。”

    “那到时候我跟着您去。”苏棠说道,在京城肯定会有优秀的才子,或许能够配的上自家姐姐。

    “……”对于这个徒弟的想法,宋淮安有些理解不来了。

    这才七岁就开始为长姐的婚事操心了。

    能不能幼稚一点儿?单纯一点儿?

    做一些在这个年纪应该做的事儿。

    比如玩一下泥巴,或者逃课之类的。

    “先生,那边有野兔。”

    苏棠伸手指向草丛里。

    ,

    。

    傍晚时候苏棠跟宋淮安从山上走下来。

    苏棠手里提着两只野兔。

    送淮安则是裂了一只野山羊。

    经过苏家小院,把兔子留了下来,野山羊则是被宋先生带回了县城。

    苏沫儿瞧着家里多出来的兔子。

    眉毛一挑,晚上可以烤兔子吃了。

    造房子用了半个月的时间,终于造了出来。

    三层的小楼房,在柳家屯格外明显。

    苏渠山原本心里还有些酸酸的,现在,看见造出来的房子,欢喜的不得了。

    对于苏渠山来讲,一个人一辈子所求的,大概也不过是个房子。

    现在,他终于有了新房子,还是三层小楼房。

    即使在县城也没有这么好的房子。

    兴奋的一晚上都没有睡着。

    推了推因为怀孕睡着的周氏。

    周氏迷迷糊糊睁开眼睛。

    “又怎么了?”

    “孩子他娘,咱们有了新房子,是个开心的事儿,但是,我怎么觉得大女儿现在越来越……怎么说呢,就跟雾里看花一样,隔着一层,又好像要远走他乡一样。”

    苏渠山说着,心里的兴奋劲儿少了很多。

    原本迷迷糊糊的周氏也清醒过来。

    可不是呢。孩子现在有想法了。

    她每次都想跟大丫头说说这事儿,说将继续做一家人。

    但是……对上看透一切的眼神。

    她就说不出来,一天天的都在得过且过的。

    “他娘,你说是不是我前些时候,让大丫头失望了,我,我以后多听她的,多思考一下……”

    “睡吧,明天再说。”

    周氏闭上眼睛。

    不想跟苏渠山谈论这个事儿了。

    毕竟,造成现在这情况的最主要的原因不是苏渠山,而是她这个孩子娘。

    只是……暂时已经没有办法解决这个事儿了。

    还不如多睡一会儿。

    苏渠山听了周氏的话,躺在床上。

    不一会儿就呼噜呼噜的睡着了。

    周氏呢……

    这次失眠了。

    还好周氏知道自己是个孕妇,休息不够对于孩子也不好,即使睡不着心里藏着事儿,也闭着眼睛。

    这样的话还能让身体舒缓一下。

    次日一早。

    苏沫儿从房间里走出来。

    院子里安安静静的。

    没有砍书树伐木的声音

    也没有吆喝着垒墙的声音。

    一排三层小楼已经在原来堂屋的位置竖立起来。

    小楼的外表没有贴瓷砖,看起来有些不美观。

    但是……在这个年头,能够有这样的建筑,已经是很不错的壮举了。

    “沫儿怎么起来的这么早?”周氏听见外面的动静,从床上爬起来。

    走出院子,看见苏沫儿。

    眼神恍惚一下。

    “睡不着就起来了,今儿我得去张家看看。”又是半个月过去了

    天气越来越热了。

    也不知道张富贵有没有坚持减肥。

    “那,我给你做点儿吃的,填饱肚子再去,省的在路上饿着了。”

    周氏说着就往灶房走去,苏沫儿伸手拉住周氏,看一眼周氏的脸色:“夜里没有休息好?”

    周氏停下步子,讪讪说道:“这不是有了新房子,心里有些激动,睡不着,就跟做梦一样。”

    “……”苏沫儿笑了一下。

    有了新房子,确实是个好事儿。

    换成她的话,也得激动一下。

    “没休息好,就去休息,我去准备早饭,小柒已经把炭窑的活儿交给钱满溢跟邓大头了,每天坐着那钱,您如果有事儿就使唤她。”苏沫儿说着话,撸起袖子往灶房走去。

    半年多的修养。

    现在个头似乎高了一点儿。

    三厘米左右吧,虽然站在容珂身边,依旧是个小矮子。

    不过,对于苏沫儿来说,已经很满意了,下半年努力努力还能长个子的。

    她还年轻还能继续长个子。

    容珂就不成了。

    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煮了一锅稀饭,凉拌一个野菜,煮上几个鸡蛋,又把昨儿夜里剩下的菜热了一下。

    早饭就算是准备好了。

    把温十郎苏柒叫起来。

    在有些拥挤的灶房把灶房吃了。

    苏沫儿伸了一个懒腰,盛着马车往张富贵家里走去。

    看见张富贵的一瞬间,苏沫儿都以为自己认错人了。

    瘦的不多,但是人精神了很多。长得圆圆的,壮了很多。

    身上松垮垮的皮消失了。

    就变成肥胖又壮的人。

    “这,效果挺好的啊!”

    “可不是,苏姑娘说的真管用,把我儿藏着的几瓶花露用完,我家老爷的身子就好了很多,而且你看我这双手,是不是也好了很多,早知道就省着用,往脸上抹上一点儿。”

    张夫人说着,一脸惋惜。

    “也不知道这花露是谁配出来,如果知道了,我都想把人请到家里了。”

    张夫人如同开玩笑一般,说了一句。

    然而……

    简单的一句话,听在温十郎耳朵里,不次于雷鸣。

    抬头看向苏沫儿。

    苏沫儿摊摊手。

    这种有着不平凡效果的花露,很明显就会吸引一些人的目光。

    不是容珂也会是别人。

    在温九娘把花露拿出来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会有这样的效果。

    都是成年人,不能把这世界想的太干净了。

    “张老爷日后注意饮食,每天多走走,身子就会越来越好,反之,重新变成原来的样子,也不是很难,而且这神奇的花露,现在已经彻底消失,怎么制作,谁也不知道,所以……”

    “苏姑娘放心就好,我会关注着,不让我家老爷随便吃东西。”

    苏沫儿笑笑没说话。

    这种话听听就好。

    张老爷能不能健康。

    得看张老爷自己能不能坚持。

    这胃口,可以因为一段时间节食就变小,自然也会因为几天的暴饮暴食再次变大。

    “对了苏姑娘,我打算在县里开个素菜馆,那什么红烧肉,还有豆腐之类的,可以在素菜馆里卖吗?”

    “可以的。”

    苏沫儿点点头。

    她本身也不知道如何把豆腐做成红烧肉的味道,只是给出了一个方向。

    张家的人把豆腐做的口感跟味道都与真正的肉一样。

    那是张家厨子优秀,跟她没有什么关系。

    “苏姑娘大气。”

    “……”苏沫儿听见张夫人的话,突然的不想大气了。

    如果可以的话,张家分给她一点儿分红。

    她时很乐意的。

    搓搓手,看向张夫人。

    然而,这会儿张夫人已经离开了花厅。

    苏沫儿咬牙……人果然不能太要脸了,如果太要脸,就没有银子。

    建了房子,还买了马车,手里的钱剩余的不多了。

    幸好,现在寻她看病的人不少。

    虽然挣得钱不多,但是总归有个收入,不会让自己饿死。

    对于现下的生活,还是挺满意的。

    “对了,苏姑娘,这是尾款。”张夫人从外面走进来,从身上摸出一个钱袋子,拿出一块银锭子用双手递给苏沫儿。

    苏沫儿乐滋滋的收了。

    帮着张富贵减肥成现在这个样子。

    她很有成就感。

    如果换成旁人,肯定没有这样的本事的。

    “走了,咱们回去。”苏沫儿回头看向是温十郎。

    温十郎依旧一脸恍惚。

    走出张家家门,驾驶马车。

    马车赶到无人烟的地方。

    温十郎问道:“苏姐姐,我姐,她真的就不能过开开心心的日子”

    “为什么觉得在容珂那里不好呢?”

    苏沫儿看向温十郎,温十郎脸红了一下。

    “进了那人的后院,我姐的名声就没了,这样子还怎么能够好?本来她年纪就不小了,还能蹉跎多久呢?”

    “似乎有些道理。”

    苏沫儿点头。

    温十郎依旧一脸的郁闷。

    这可怎么办呢?

    如果把姐姐从容珂的后院弄出来,弄到柳家屯或者其他的地方?

    因为这点不同,还会被其他的人弄走的。

    财帛动人心。

    更何况,姐姐那些本事已经不是财帛了。

    甭管换成谁都会心动的。

    “所以说,你姐现在在那位后院里挺好的,不发愁吃穿,每天还能看看免费的宫心计。”

    “什么宫心计?”

    “就是女人们之间的争斗,放弃吧,如果你想温九娘,我给你出路费,你还可以去京城。”

    苏沫儿说道。

    温十郎没有说话。

    沉默好一会儿,手里的鞭子在马屁.股抽了一下。</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