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言情小说 > 宠个细作做皇后 > 分卷阅读106
    林玥被他揉捏的身上一阵酥软,脸埋在他怀里,轻喘着气。

    玉明澈见她反应,低笑一声,双手滑下拖住她的腿,将她抱起。

    林玥为了不仰倒,只能紧紧抱住他,说道:“陛下方才还累得很,怎的现在又不困了。”

    “玥儿不许朕做昏君,还不准朕将来日的孤枕难眠补回来吗?”

    这种事哪有提前补回来的说法,林玥知他又在混说,低头对着他的肩膀就重重咬上了一口。

    玉明澈吃痛,又觉着好笑,哄道:“宝贝,松口。”

    林玥就是不松,反而咬的更用力了,似赌气般故意要咬出个痕迹来。

    “你不听话,朕就要用自己的办法让你张口了。”

    随着水波漾开的声音,林玥“嗯”的一声松开口。

    “为什么要咬朕?嗯?”玉明澈放缓了动作,将林玥靠在玉雕莲叶上,掌心拖住她的后脑,让她与自己对视。

    “我就想要所有能看到这里的人知道,你是我的。”林玥暧昧地喘息着,最后四个字咬得格外坚定。

    “朕就是你一个人的,永远是。”

    第61章 一杯毒酒

    德妃还是第一次踏足北辰宫,这座圣上为宠妃修葺的宫殿,远远看去很是巍峨壮观,很多人都将这里和空置多年的冷宫寒光殿相比较。

    一样的繁华奢靡,一样的晚景凋零。

    离得近了,看得仔细了,才发觉这宫墙上早已有了岁月的痕迹。

    妖妃楚女一生没什么过错,含冤死在寒光殿,寒光,正如帝王凉薄的情意,短暂又明亮。

    其子玉卿和一生追求至高权力,亲手造就了妖妃林氏,如今亦是困在这北辰宫,北辰之星天中尊,乃是光明万丈之意,又有谁知,这遮蔽星光的乌云,几时才得散。

    想及此,德妃不禁有些伤怀,她今日来此,是依圣上的意思,要将宸妃的一双儿女接到自己的永和宫抚养,她不知圣上接下来还会有何安排,只知由她照顾皇子公主,许是目前最好的安排。

    她步入殿中之时,那室内萦绕着檀香之息,与自己宫殿里熏的并无二致。

    宸妃此时正倚在榻上,风姿绰约,神情专注温情地看着孩子,德妃的步伐停滞了一瞬,似是不忍打搅这般温馨的画面。

    却是林玥先看见了她,坐正了些,柔声说道:“德妃姐姐来了,坐下饮杯茶罢。”

    德妃看着眼前这不过才二十岁的女人,容姿依旧,气度雍容,即将面对生离,却还能冷静处之,她说道:“我还以为你会愁绪满怀,抑郁消沉。”

    林玥见德妃落座,命阿宁上了茶,说道:“我并非全无伤怀,只是经历了太多生离,总还觉着活着就该有点希望。”

    “所以你这满室燃的檀香,不是为了静心?”德妃并不多了解林玥,此时更是看不透她所想了。

    “承乾活泼好动,展眉却是有些娇气爱哭,我总想着,姐姐常年礼佛,永和宫该是檀香气息浓,兴许我也用段时日,孩子随姐姐回去,也能省心些。”林玥语气听起来一如既往的平静,仿佛正说着孩子去别处玩玩,很快就会回来一般。

    林玥拍拍手,两位乳母就将孩子抱了起来,她起身走到德妃面前,不顾对方位份在自己之下,敛衽为礼。

    德妃立马起身欲拦,却听林玥说:“这两个孩子就托付给姐姐了。”

    “你何苦行此大礼,若你还想多看几眼,我也可以晚些再带他们回去。”

    “姐姐已经知道我的结局,早些放手也能早些放下。”

    德妃扶着她手臂的双手收紧了些,她自然是知道的,恐怕这天下已经无人不知了,可多年修佛,她总还是想说些什么宽慰两句。

    她说道:“我父亲右丞相并未参与,妹妹你可以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孩子,你才二十岁,还年轻,你……”

    这接下去的话,她却是哽咽了,她说不下去,真的太年轻了,她比谁都清楚,眼前的女人是无辜的,她知道如今的太平盛世这人付出了多少,又牺牲了多少,她甚至还请求过自己的父亲为林玥申辩几句,可没有用。

    几乎所有人都在渴盼着林玥的死亡,谣言传得多了,已经盖过了真相,可是在她今日听闻圣上已经做了决定的时候,还是悲伤不已,这种悲伤已经无关她二人是否有交情,而是出自于对结局的无奈。

    “我知道,所以我相信姐姐。”林玥却是用微笑劝她不要为自己悲伤。

    一场别离终于落幕,林玥目送她们离开,直到孩子的身影已经消失了许久,依旧没能回过神。

    阿宁上前唤了两声,林玥方才眨了眨眼睛,骤然呼吸急促,浑身脱力一般,跌坐在地上,她左手紧抓着胸前的衣服,似哑了一样,大口呵着气,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阿宁猝不及防,和她一起坐在地上,哭着说道:“娘娘,您这是怎么了,刚刚还好好的,您伤心就说出来,别吓奴婢。”

    林玥佝偻着背,手紧抓着心口,好疼,痛不欲生,悲伤像一条青黑巨蟒,缠着她的四肢百骸,几欲将她碾得粉碎,她的手指冰凉麻木,气血上涌,让她喉间隐约感觉到一股血腥气。

    阿宁绕到身前将她架在怀里,高喊着:“来人啊!快来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