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言情小说 > 宠个细作做皇后 > 分卷阅读78
    林玥双臂环着他的脖颈,轻声说道:“臣妾想的糊涂了,臣妾从前还想让母亲回到父亲身边,做回正妻。”

    “那如今呢?”玉明澈说着话,将林玥放在榻上坐好。

    “那样的父亲配不上母亲,臣妾自幼想着的团圆,倒不是个好主意的。”

    玉明澈坐到她身边,说道:“从前摄政王推举过你父亲做大理寺少卿,朕如今准备擢升他为刑部侍郎。”

    林玥现在头脑还有些混乱,她父亲自然不是一个好男人,对妻女也是绝情的很,但是为官一道上却是真没有什么旁人可置喙的,做江州太守之时,也是政绩显著,过去因为摄政王的关系,做了鸿胪寺少卿,却也有些屈才,只是情感上,林玥对这样的父亲真的是太难以接受了。

    “玥儿,朕看出他是个有野心的人,也对朕表现了足够的诚意,”他握住林玥的手,安抚地捏了捏,说道:“待孩子出生,你就是宸妃,你的父亲作为孩子的外祖父,必得有足够的身份,才能在朝中说的上话。”

    “臣妾省得。”林玥面上带了些微笑,又道:“陛下的安排自是最好的,前朝之事臣妾也不懂,臣妾只是在想着母亲的事。”

    玉明澈轻轻将她揽入怀中,说道:“玥儿,虽知道你许很急切地想要见她,但是朕却不得不担心这会影响到你和孩子,朕会安排人去将你母亲接出来安置好,带孩子出生,你封了妃,朕一定会让你们见面的,为了孩子,你可以原谅朕的私心吗?”

    玉明澈的话,林玥可以理解,这也并不算是什么私心,林玥如今月份越来越大了,如果有人利用此事设计林玥,发生危险可能不仅仅是孩子,眼见玉明澈还特地赶回来,就知道他对林玥接触外人有多担心。

    总也不过是再等上几个月。

    林玥回抱玉明澈,柔声说道:“陛下对臣妾的情意,臣妾都明白,这不是私心,臣妾既是您的妻子,就不会只顾及自己的想法,今日见了林琬,已是让您担忧了,臣妾在生下孩子前,不会再为任何事分心了。”

    玉明澈留下陪林玥用了午膳,又嘱咐了几遍让她好好休息,不要胡思乱想,记得午睡,若孩子动了,定要记录下来。

    送他离开之后,林玥想了想,这几日玉明澈一直试图劝她不要见林琬,她却没有听,仗着玉明澈顾及孩子不与自己争辩,就任性了些,方才既应承了他的话,就该说到做到。

    她让琥珀备了纸笔,放在床边,还提醒琥珀记得提醒她。

    林玥更了衣,躺在床上,忽然想起了件事,唤了声:“琥珀。”

    琥珀连忙拿起毛笔,说道:“娘娘,可是小皇子动了?”

    “不,不是这个事,”林玥让琥珀靠近些,说道:“本宫让你备的那金镶玉的镯子,你可赠给林琬了?”

    琥珀轻笑一声,说道:“回娘娘话,娘娘叮嘱了奴婢,若您能听完她的话,平心静气地让她离开,就将那镯子增给她,奴婢都记得的。”

    自己当时话是听完了,还算是平心静气罢?怎的专门备下的礼物,自己转头就忘了。

    琥珀又说道:“娘娘在她退下之后,又给奴婢打了手势,让奴婢去送了,您忘了吗?”

    听琥珀一提,自己倒是想起来了,这自从有了孩子,怎的记性也变差了。

    “林琬可有说些什么?”

    琥珀笑着说道:“回娘娘话,她见了镯子很是感动,还说原来这姐妹之情还能续上,只是娘娘,奴婢曾听闻,这孕妇的记性是会差些,有些人得要个三年才能恢复从前呢,没曾想古人诚不欺奴婢。”

    “当真要三年?”

    第45章 无心插柳

    人人皆知,北辰宫宸昭仪好不风光,自己怀着身孕已逾八月,父亲如今已是正三品刑部侍郎,就连林府庶女林琬都得了陛下赐婚。

    这林氏一族可真可谓是如日中天,炙手可热。

    若是宸昭仪再过上一个月,诞下个皇子,以她受圣上宠爱的程度,这皇子必会被立为太子。

    这些流言蜚语传得沸沸扬扬,自然也会传到椒房殿,那姜云姬听着身边伺候的宝娟说着这些流言,拿着金簪的右手都明显地颤抖着。

    若是让林玥的儿子当了太子,她还有什么指望,她扔开发簪,语气不满地说道:“没了雪霁出主意,你们一个个的有什么用,之前在行宫她瞒得好也就罢了,这眼见着都快生了,就没个能动手的吗?”

    “皇后娘娘,圣上可将宸昭仪保护得好着呢,没人动得圣上的膳食,奴婢等也没机会接近她。”宝娟也不是不想立功,自从北辰宫那位怀了孕,她们这些下人下人是一天也见不着姜云姬的好脸色。

    “罢了,这人小心谨慎,就是今年生辰都没和从前一样大操大办,”姜云带上一对金耳坠子,又说道:“今日既是圣上的寿诞,想必她还是会露脸的,本宫倒要看看,这人到底有何魅力,怀着八个月的身孕还能勾了陛下魂去。”

    说起今日这寿宴,玉明澈本意还是不想让林玥参加的,可陈院正也说林玥这已是八个月的身子了,应当多出门走动走动。

    林玥这三个月又是乖觉得很,只问了几次自己母亲的是否安好,平日里也听话不去多想,好好安胎,没有玉明澈在也尽量不出门,可瞧着也快闷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