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言情小说 > 宠个细作做皇后 > 分卷阅读75
    若是那林琬真存了这种心思,她们二人的姐妹亲情倒是能断个彻底了,可林玥从这心中读出的意思,因不至于此,想起二人从前的纠葛,那被摔碎了的玉镯又浮现在她脑海。

    她取下手上正佩戴着的玉镯,成色自是远胜于林琬曾赠她的那枚,她轻笑一声掷到地上,摔成三段,对着一脸惊讶的琥珀吩咐道:“你将这玉镯送到司珍局,让她们以黄金镶嵌,修复好后送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

    如意在二十一章提到过,和琥珀锦绣一起三个人是林玥近身侍女。

    摔手镯在第一章提到。

    引自唐·崔涂·《牛渚夜泊》

    第43章 血缘亲情

    三日后,入夜,玉明澈回到北辰宫,见林玥正坐在榻上做着些针线活,他让高云琥珀先退下。

    自从林玥有孕之后,私底下玉明澈已经免了她的礼数,如无必得在太极殿处理的要事,空出来的时间都尽量和她待在一块,他实在是太期待这两个孩子的出生了,只尽全力避免任何意外的发生。

    三天前听林玥说想召她的姐姐林琬入宫一见,玉明澈心底是一万个不同意的,他还清楚的记得,因他一时不查,让林玥的嫡母进宫见她之后发生了什么,即使后来如何补救,费心料理了这些恶人,也难以弥补两人失去的孩子。

    这始终是他心里的一道坎,歉疚,心痛,越是日积月累和林玥的感情加深,越是对自己过去的失误和无能为力而自责,可林玥也是个说不动的主,这次又是和她生母的下落有关,他真不知该怎么说她才好。

    林玥看着玉明澈犹豫不前的样子,冲着他莞尔一笑,说道:“陛下回来了,可在太极殿用过晚膳了。”

    今日午后玉明澈派高云来跟林玥说过,政事繁忙,让林玥不必等他回来一起用膳,别饿着自己和孩子了,可林玥还是担心陛下太忙误了晚膳。

    玉明澈步到榻边,坐在她身旁,说道:“玥儿在做孩子的衣服?”

    林玥将手中正在缝制的小小的红色衣衫拿起来给他看,说道:“臣妾想着给他们做几套一样的,两个孩子穿着一定可爱。”

    “若穿的一模一样,你这做母亲的都分不清他们了怎么办?”玉明澈笑了笑,右手贴到她腹上,又说道:“他们今日可还乖吗?”

    林玥将做女红用的小篓放到一边,说道:“臣妾正想和陛下说这事呢,臣妾今日午睡的时候,好像感觉到孩子动了。”

    “动了?”玉明澈听了这话,赶紧将侧脸贴上林玥的肚子,认真极了地听着动静,说道:“现在他们有在动吗?”

    “好像没有,兴许是臣妾睡觉的时候,他们才爱动些罢。”林玥也不知道这两孩子动起来有什么规律。

    玉明澈坐直了身子,立刻传了高云琥珀进寝殿来,吩咐道:“朕今日有些累了,更衣就寝罢。”

    林玥一脸不解地看着他,说道:“陛下,才刚过戌时,您是有哪里不适吗,要不要传太医。”

    “无妨,就是想早些歇息罢了。”

    两人更衣就寝睡在床上,灯火昏昏暗暗,这肚子大了,平躺着也是难受,林玥翻了个身,就发现玉明澈一手环了过来,贴着她的肚子,忽然就在他手贴着的位置,不知是孩子的小手还是小脚,轻轻滑过了他的手心,很轻柔,若不是夜深人静,仔细体会,还难以察觉。

    林玥就感觉自己背后那人贴着她身后,倏地笑出了声,那笑声在林玥听来透着点傻气,她转过身来,面对着他,却见他收了笑容,一脸正经地说道:“玥儿你还没睡着啊?”

    “本来要睡着了,被某人的笑声给笑清醒了。”林玥忍着笑说道。

    玉明澈又将手贴上另一边,笑着说道:“好可爱,还有一个呢?”

    “陛下不要太贪心,臣妾也只感觉到过一边呢,兴许是还有一个文静些。”林玥正说着这话,玉明澈手贴着那边就动了一下。

    玉明澈这次是真当着林玥的面,开心地笑出了声,说道:“朕的孩子都发话了,他们的父皇不贪心。”

    “他们倒是听陛下的话。”林玥也笑了起来,这人也真是的,还说什么累了要早点睡了,她说道:“所以这就是陛下要早些歇息的原因?可如愿了?”

    玉明澈亲了一下林玥的额头,想抱一下她,又怕碰着她的肚子了,只声音温柔地说道:“若是这两个孩子出生了,朕定会欣喜若狂的,玥儿,朕现在一想到他们心情就很好,总忍不住想笑。”

    “臣妾也很开心,感觉到他们动了的时候,那种真实感,让臣妾觉着自己真的是母亲了。”

    两人说说笑笑,这夜晚过得极为温馨。

    翌日,玉明澈下朝回北辰宫用过了早膳,想了想,还是对林玥说道:“朕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你不要见你姐姐好些,其他事都可暂且放下段时日,就说是朕不允她入宫就好了。”

    “陛下,我与她有六七分相似,您会因为这个多留意她一分吗?”

    玉明澈语气有些无奈地说道:“朕与玥儿年少结缘,相伴相守,时至今日,你还会担心这个吗?”

    林玥笑了笑,说道:“臣妾会在正殿见她,会留意与她保持距离,她离开之后也会命人彻底清查她接触过的东西,臣妾不会与她单独相处,既然陛下并不会因样貌高看她一眼,臣妾就更无顾虑了,陛下您就不要担心臣妾,好好处理政务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