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言情小说 > 宠个细作做皇后 > 分卷阅读68
    “有劳太医提醒了,本宫推算着,这龙胎应该也快三个月了,从前听人说,双生胎多早产,不知可会不好?”

    陈院正说道:“双生胎早产确实不假,但只要足了八个月,应无大碍,微臣定会竭尽所能保娘娘和皇子周全。”

    陈院正将药材交予琥珀,又叮嘱了几句,就离开了。

    琥珀又是高兴,又是担忧,走到床边对林玥说道:“娘娘,您有了双生胎,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啊,这些日子也没好生调养,奴婢一会就让他们多做些好吃的给您补补。”

    “这事虽是喜事,”林玥牵过琥珀,微笑说道:“可你也得想办法帮我瞒住了。”

    第39章 孕中多思

    “奴婢省得,不会对外说出半个字的。”琥珀点点头说道。

    琥珀还记得之前自己将林玥有孕的事情告知摄政王的人后发生了什么,那样的事情,她不会希望发生第二次。

    “这安胎药你也要煎的隐秘些,除了张德子,不可假手于他人,”林玥神情严肃,半点玩笑的意思都没有,说道:“本宫从胡州带回了一个孩子,叫阿宁,虽然这一月来相处的很好,但是毕竟也才一个月,本宫不能冒险,你待会出去交代张德子看着些,若无问题,教了礼仪,回京后可就调到本宫跟前来。”

    并非林玥不愿相信旁人,阿宁很好,生世也可怜,第一次见到的时候,林玥还以为她只有八九岁,后来才知道原来她已经十一岁了,只因为生活困苦,食不果腹,朝不保夕,这孩子瘦小的倒是看不出年岁,细细想来,也是可怜,只是现在林玥为着腹中孩子的安全,不能将她轻易放到身边。

    想到这里,林玥又吩咐道:“对她好些,衣食用度就比照着本宫身边伺候的人来,还有,别让她被人欺负了。”

    “奴婢知道了,”琥珀给林玥掖了掖被子,笑着说道:“这阿宁也是有福气,能得娘娘看重,想必也是做了不少善事的。”

    林玥不在意她做过多少善事,只是觉着这般纯粹可爱的孩子,让她想起了自己幼年之时,即使吃不饱饭,也能笑着努力好好生活,即使受尽磨难,也从未放弃对美好憧憬。

    正因如此,她想看着这样的阿宁过得好些,自己那时候从白衣少年那里看到了希望和光,如今也想给阿宁一些指望,只盼着阿宁能坚守本心罢。

    两人又说了会子话,琥珀将这行宫中的情况大致说与林玥听了,见林玥有些倦意了,便止了话头,放下床帘,退了出去。

    约莫申时,林玥便醒了,正好琥珀进寝殿通传道:“娘娘可醒了?皇后娘娘带着人朝这边来了。”

    “该来的总会来的,”林玥坐起了身,打起精神说道:“琥珀,替我更衣梳妆罢。”

    琥珀将床帘勾起,扶林玥起了身,却见她一站起来就险些软倒在地,连忙扶她坐回床边,急道:“娘娘可是哪里不舒服,可要奴婢着人去请陈院正来?这皇后真是爱折腾人,您才刚到行宫,她就不能容人歇上两日。”

    “无妨,本宫只是起的急了些,陈院正也说了孕期可能会这样,”林玥坐着休息了一会,缓过了那阵晕眩,说道:“好些了,替本宫更衣罢。”

    林玥方才穿好了衣衫,坐在妆台前还未来得及梳妆,皇后就带人直接闯进了寝宫。

    林玥只好起身对皇后行了礼,说道:“臣妾见过皇后娘娘,娘娘突然驾到,臣妾未来得及梳妆,仪态有失,还望皇后娘娘恕罪。”

    “宸昭仪岂止是仪态有失,”姜云姬面露不屑之色,语调极尽嘲讽道:“谁人不知,宸昭仪被俘一月,只怕是贞洁也有损了。”

    林玥一头长发柔顺的披散在后背,虽有失端庄,但瑕不掩瑜,她眼神凌厉,语调坚定,更是添了几分威严,说道:“若只因臣妾一月不在陛下身边,您就能断定失了贞洁,那臣妾是否可以说凡是久不在陛下跟前伺候的,都无贞洁可言了呢。”

    “本宫看你遭了罪,反而更加牙尖嘴利了,”姜云姬轻抚云鬓,微勾起一边唇角,冷哼一声,说道:“本宫身为后宫之主,为着陛下的龙体安危,自是不能让什么脏污身子的女人都在陛下身边伺候的,秦嬷嬷,给宸昭仪验验身。”

    林玥见那秦嬷嬷靠近,怒道:“娘娘这是何意?”

    “是本宫说的不够明白吗?宸昭仪你既是坚称自己没有被那些下等男人玷污,就该遵从本宫的旨意,这秦嬷嬷也是宫里的老人了,一验便知,本宫也是为你好啊。”姜云姬笑着说道。

    那秦嬷嬷得了皇后的吩咐,上手就欲拽林玥的胳膊,琥珀连忙护在前面推开她的手,喝道:“大胆!娘娘的玉体岂是你碰得的!”

    林玥冷笑一声,对那秦嬷嬷说道:“谁给你的胆子靠近本宫的?皇后?别怪本宫没提点你,皇后娘娘可是连身边伺候的雪霁都没护住。”

    姜云姬听到雪霁的名字,又见那秦嬷嬷往后退了一步,一时气急,怒骂道:“妖妇!本宫乃是中宫皇后,给你验身合情合理,今日就是陛下和摄政王在此,也护不住你!”

    “臣妾名为林玥,是陛下亲封的宸昭仪,这妖妇的名号,臣妾可受不起,”林玥轻笑一声,扶着琥珀的手,眼神有些高傲地说道:“您是皇后有权力处置妃嫔没错,只是用上这权力将要面对的后果,臣妾怕您承担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