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言情小说 > 宠个细作做皇后 > 分卷阅读30
    琥珀手上动作一顿,说道:“应是一位小公主。”

    “公主?”林玥闭上眼叹息道:“公主又如何,一样没人容得下她。”

    琥珀倏然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地说道:“奴婢陪在您身边这些年,见您一步步活的不容易,您对奴婢是真心实意的好,奴婢过去一直将您的消息传递给摄政王,包括您对陛下的感情,奴婢看在眼里,也都事无巨细地汇报了去。”

    琥珀抓住林玥床榻上的手,放在额前,眼泪一滴滴落下,说道:“可奴婢不知他们会这样对您,今日那太医应是与摄政王一脉有关,您险些就没了性命,奴婢不傻,若无娘娘,奴婢也不一定能有命活,奴婢看着陛下对娘娘应是真心,娘娘,奴婢有罪,他们早就安排奴婢佩戴香囊在您身边,德妃赠您佛珠之事也是奴婢传递消息出去的。”

    “你……何必说与我听呢。”林玥的手抖了一下,又道:“你是因为不愿意伤着我,才挨了打又避着我的吗?”

    “是,”琥珀抬眼看着她,说道:“但奴婢只知道摄政王不想陛下有子嗣,娘娘的孩子不知是否是因为奴婢那些时日佩戴的香囊才……”

    “那娟儿是怎么回事?”林玥看着琥珀问道:“是摄政王安排的还是……陛下?”

    “奴婢不知,”琥珀磕了个头,又道:“当时寝殿乱作一团,若说最接近您的只有奴婢和太医,奴婢并未动过佛珠。”

    林玥叹了口气,又听琥珀说道:“陛下对您的情意,奴婢看在眼里,那日奴婢对您说都是假象的那番话,并非出自奴婢真心,娘娘近来情绪不稳,兴许平静些时日,自能想个明白。”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小产疲倦,身体虚弱的缘故,接下来的几日林玥倒是没做噩梦,睡的极其安稳,醒来时虽还是因失血过多有些无力畏寒,头却不那么疼了。

    陛下指派陈院正替换了原来负责未央宫的太医,虽是不大合规矩,倒也没人站出来指摘些什么,有陈院正开的方子,再加上好生休息调养,不到一个月,林玥的身体已经恢复了许多,这一月来,陛下倒是没常来,只派人每日探望,赏赐也是源源不断。

    这几日宫人们常在私下窃窃私语,林玥披着雪狐斗篷,坐在廊下,唤了琥珀问话:“他们都在谈些什么?我看着热闹的很。”

    “娘娘有所不知,”琥珀将一个新灌好汤媪放到林玥斗篷下的手里,又细心笼紧了,生怕透了风,说道:“宫里有座含宁殿,原是历代先皇居住的宫殿,可陛下登基之后搬到了太极殿,那宫殿就空置了下来,奴婢听说那里已经翻修有段时日了,只是不知为何这一月来忽然加紧了工程,可能是陛下要效仿先皇住过去了罢。”

    “宫中大兴土木,也是有的,他们为何谈论的这般有兴致。”

    “娘娘久不出门,没有看到,那宫殿修葺的可美了,虽不得近前一观,也很是让人看着心生向往啊。”琥珀看着那殿宇方向,兴奋地描述着,又道:“奴婢觉着,陛下总算想开了,住的舒服享受,也不影响陛下勤政爱民啊。”

    林玥笑容温婉,听着琥珀眉飞色舞地说着话,就见一个小太监走到跟前,说道:“圣上口谕,请林婕妤午后太极殿一叙。”

    第18章 北辰妖妃

    玉明澈一手握着白瓷小瓶,一手支着额头,见林玥来了方才有了些精神,唤她到身边坐下,又牵起她的手。

    这手还是凉了些,他说道:“玥儿身体还未完全康复,一路过来很冷罢。”

    林玥笑的浅淡,微微摇了摇头。

    他握紧了手中瓷瓶,犹豫了一下,温声说道:“朕之前说过有礼物要赠予你和……咱们的公主,这礼物需得你和朕一同去看。”

    眼看着就要开春了,今儿阳光正好,玉明澈没有乘御撵,而是牵着林玥一路走着,他双手紧握住林玥的手,将温暖一丝丝地传递到林玥的心,他说道:“记得你初次献舞,朕也是这般和你走在一起。”

    “那时陛下并没有牵着嫔妾的手。”

    “朕以后都不会放开。”玉明澈说的真诚。

    走了没多久,一座崭新的宫殿赫然出现在眼前,巨大的牌匾上端端正正地书写“北辰宫”三个字,北辰喻帝王,此宫殿金碧辉煌,比之太极殿不逊分毫。

    玉明澈停驻脚步,微笑看着林玥,说道:“玥儿觉着这宫殿如何?”

    “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林玥坦诚地说道:“陛下乃民心所向,这宫殿的名字倒是符合,只是不知这殿前立的为何是一对凤凰?”

    “林婕妤听旨。”

    林玥闻言正欲跪下,被玉明澈扶了起来,免了她的礼数。

    高云手持圣旨念道:“未央宫婕妤林氏,遵仪执礼,贞静持躬,是为端赖柔嘉之典范,著晋封为昭仪,封号为宸,取其明耀万千之意,赐居北辰宫。钦此。”

    林玥震惊地看着眼前人,北辰宫宸昭仪,无论宫名还是封号,都是僭越皇权,可陛下偏偏一同赐予了她,这已不是为了安慰失子之痛可以说得过去的了。

    “太高兴了?都忘了谢恩了。”玉明澈面上笑意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