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言情小说 > 宠个细作做皇后 > 分卷阅读19
    玉明澈低笑一声再次吻住她的唇,林玥曾在摄政王府受过陈姑姑的教导,对男女之事所知不少,在陈姑姑的描述中,陛下曾与元皇后相爱相守多年,自是不似少年那般,林玥虽未与旁人有过这般接触,却也感觉到陛下亲吻时的试探和青涩,两人皆是紧张不已,甚至能感受到对方轻微的僵硬,那种小心翼翼,与自己别无二致。

    经过初时的小心谨慎,玉明澈一手置于林玥脑后,随心而为,大胆地加深了这个吻,直到两人都呼吸急促,有些头晕,方才分开,玉明澈拇指轻轻擦过林玥的唇,说道:“你的心愿达成了吗?”

    林玥愣怔地看着他,说道:“陛下看了我写在孔明灯上的字。”

    玉明澈情不自禁地又轻吻了一下她的脸颊,说道:“心愿飞的再远,又怎能比朕亲眼看到,实现的快呢。”

    那孔明灯上,林玥发自内心地只写了一行字,“愿陛下也能喜欢我。”

    “所以陛下?”

    “所以朕真心喜欢你。”

    于是第二日,这位传奇帝王又多件传闻----当今圣上明灯千盏只为博红颜一笑,美人林氏禁足半月圣宠不衰。

    爱情的神奇之处就在于,会因为见不到面,就让人疑神疑鬼,心心念念,却也会让人即使没有见到面,也能满心期待,喜笑颜开。

    琥珀进了寝殿,见着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林美人手握着那绣了一半的鸳鸯绣面,笑的甜如蜜糖,只见她拿起剪刀,琥珀忙上去夺了去,说道:“美人既和陛下如此恩爱,何必又和这鸳鸯过不去了。”

    林玥知她是误解了,说道:“我的鸳鸯,我为何要过不去,不过是剪线罢了。”

    琥珀放下剪刀,顺了顺气,说道;“林美人您是真的很喜欢陛下罢?”

    “如果我说喜欢,”她有些犹豫地看向琥珀说道:“你会替摄政王阻止我吗?”

    琥珀摇摇头说道:“不会,无关使命,奴婢真心希望您能过得高兴一些,奴婢只知前几日见美人愁眉不展,奴婢也不开心。”

    兴许是宫中时日漫长,两主仆朝夕相对,倒是生出些真情意来,没有人想作为细作活着,自己如此,琥珀应也是一样的。

    自那夜与陛下互相表白了心意,两人相处起来,不再需要如过去那般小心算计,至少在林玥看来是这样的,她过去只以为自己对陛下的婉转回应,皆是为了达到目的在作戏,如今既是明确了真心,自己所作所为皆是发自于爱慕。

    年少初尝情滋味,两人皆是沉溺不已,私下独处难免又是一阵暧昧旖旎,拥吻爱抚,陛下的手如烧红的烙铁,所及之处皆是化作一片柔软,两人衣衫渐乱。

    林玥轻喘呢喃:“陛下。”

    玉明澈温声耳语道:“玥儿,唤朕何事?”

    这大好时光,正是情话缠绵之时,却又是那高公公门外高声禀报道:“陛下,您吩咐老奴,这个时辰知会您一声,一会陈院判就要来为您诊脉了。”

    玉明澈起了身,为林玥整理了下衣衫,轻吻了下她的额头,说道:“爱妃,先回未央宫罢,朕今日还有事要处理。”

    林玥虽是不解为何每次陛下只与她拥吻片刻就命她离开了,却也不能违抗圣上的意思,简单收拾了仪容,便退出了太极殿。

    高云伺候在一旁,低着头不敢说话,玉明澈见他这样,说道:“是朕吩咐你做的事,你不必这般诚惶诚恐的。”

    高云松了口气道:“陛下又是何苦,不如少见些那林美人,自己也能轻松些。”

    玉明澈哼笑一声,少见?他恨不得日日都和林玥腻在一块,若不是……他叹了口气,说道:“高云,命人上碗……”

    “莲子羹,不去莲心,老奴这就去办。”高云是不太理解陛下怎的自从有了这林美人,就好上了莲子羹,不去莲心得多苦啊,啧啧。

    玉明澈叹气摇头,自己自从姜国被迎回,名为帝王,却无实权,这天下与其说是他的,不如说是摄政王的,若不是当初以右丞相为首的保守拥皇派,一致以先帝尚有兄弟在世,古来从无叔父继位为由,坚决反对玉卿和登基,想必自己此生是坐不上皇位的,只是一个在本国毫无根基的帝王,不得不与姜国缔结盟约册封姜氏女为皇后,接受拥皇派送入宫中的细作,共同对抗虎视眈眈的摄政王,若林玥真是摄政王一脉的细作,即使自己再怎么情动,也只能利用盛宠表象暂且稳住摄政王,如果林玥对自己当真情真意切,如果她可以……

    至少现在还不行,为国,为情,为她,都不能乱了方寸。

    这日,皇后召众妃嫔到椒房殿品茶说话,皇后轻抿了口茶,说道:“林美人圣眷正浓,倒是少有机会能来椒房殿与其他妃嫔说说话。”

    林玥说道:“是嫔妾疏忽了,请娘娘恕罪。”

    皇后放下茶碗,说道:“何罪之有,陛下难得愿意入后宫,倒是你有福气,只是怎的都几个月了,敬事房那还未记上一笔?”

    林玥尚未回话,就听淑妃嗤笑一声,道:“谁不知道陛下钟情元皇后,我等姐妹入宫之时,哪个不曾得陛下召见过,臣妾听闻,元皇后善舞,在姜国时就是美名远播,只是不知这林美人费尽苦心,献舞邀宠,是不是被陛下当作了元皇后的替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