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言情小说 > 宠个细作做皇后 > 分卷阅读15
    玉明澈此时正坐在书案前批阅奏章,见高云领着林玥来了,便放下了手中的毛笔,待林玥行了礼,他就示意宫人全部退下了,等了一阵,却不见她靠近,玉明澈轻笑一声,说道:“你既主动求见,怎么见着了反而不说话了?”

    林玥恭顺地低着头,握着食盒的手紧了紧,说道:“陛下今日在御花园为嫔妾解了围,嫔妾亲自做了几道小点心,还请陛下品尝。”

    玉明澈陡然起身行至林玥身前,不待她反应,一手握住了她提着食盒的手,说道:“既是爱妃亲手做的,那朕一定要好好尝尝。” 又将林玥牵到塌边坐下。

    林玥第一次被人这样牵着手,不禁脸上飞红,有些赧然,玉明澈见着她这般反应,将食盒放在一边,一把将她揽入怀里,说道:“这样你就害羞了,后面又该怎么继续呢?”

    林玥虚推了他一把,说道“陛下,嫔妾先伺候您用些糕点罢。”

    “你不是说所求并非恩宠,”玉明澈缓缓俯身,将林玥按躺在榻上,一手轻轻抚过她的脸颊,说道:“怎么才短短三个月就等不得了,你这个时辰前来,又是所求为何?”

    林玥只觉得面上烧的厉害,心中似有小鹿乱撞,低喃道:“嫔妾求陛下怜惜。”

    第9章 渐入佳境

    玉明澈挑起嘴角,说道:“何为怜惜?你且和朕说个明白,兴许朕就允了呢。”

    “就是……”话道嘴边方觉难以启齿。

    玉明澈见她说不出口,站起来转过身去,说道:“说不出口,只因你的心还未全部在朕身上,何时你让朕感觉到真心,何时朕就成全了你。”

    林玥确实未对圣上产生过那般心思,只是机不可失,错过了这次,以后若是见都见不到了怎么办,她能等,父亲又能给她母亲多少时间呢,林玥伸手牵住他的手,一阵心酸涌上心头,双眼竟是不自觉的蒙上了一层水雾,玉明澈回头看着她,心似被绞着了一般,说道:“朕认为所谓恩宠,全因情之所钟,若无真心,只能发乎情止乎礼,时日还长,你怎知我们没有两情相悦的那一天。”

    林玥不可置信地看着高高在上的帝王,说道:“陛下可愿给嫔妾一个机会?”

    玉明澈轻抚过她的头发,说道:“朕不是一直在给你机会吗?你整理下仪容,再出去罢,朕让人送你回未央宫。”

    林玥离开后,高云进入殿内,小心着问道:“陛下既已知道林美人是个细作,为何还要将她放在身边,只怕迟早是个祸患啊。”

    玉明澈步回书案前,继续翻阅奏章,说道:“若将她送入宫中的真是那人,是她总比是旁人好。”

    林玥回了未央宫,琥珀立刻迎了上来,拉着她左瞅瞅右瞅瞅,有些相悦,自己一定是表现的还不够爱慕他,她绞尽脑汁地想着该如何表现,又该找个什么理由再去趟太极殿。

    次日午后,没等林玥想出理由,就得了召见,倒是意外之喜了,琥珀拿了件鲜艳衣裳让她换上,林玥没多想就拒绝了,自己第一次献舞,陛下就说偏爱清水出芙蓉,昨日又说自己不适合红色,她命琥珀给她换了件湖水绿的衣裙,又将长发挽了温婉的发髻,配上几支素雅的玉簪,便再次来到了太极殿。

    刚到太极殿门口,就听到琴音袅袅传来,高公公见了她立马上前行了礼,带她去见了圣上,出乎意料的是,那奏琴之人,正是当今圣上玉明澈。

    林玥只见他着一身青色常服,容貌俊美,仪态端方,长发未束冠,只简单的以祥云玉簪半束于脑后,神情专注认真,一旁香雾飘渺萦绕,衬的他丰神俊朗,宛如谪仙。

    玉明澈见林玥来了,一手按住琴弦,一手向她伸出,说道:“来。”

    高云见状,招呼着宫人们都退了出去,只留他二人独处。

    林玥走到他身边,将手放到他手中唤了声“陛下。”

    玉明澈轻拉了一把,让她坐到身旁,问道:“爱妃,可会抚琴?”

    林玥面露羞色,摇头说道:“嫔妾愚钝,只在歌舞上用过心。”

    玉明澈说道:“爱妃,可想学?”

    林玥心道是大好机会,莞尔一笑,轻声回道:“嫔妾方才闻陛下的琴声如昆山玉碎,芙蓉泣露,不知陛下可否教导嫔妾?”

    玉明澈唇角微牵,将她揽入怀中,执起她的双手放于琴上,轻轻拨动琴弦,说道:“就像这样,一手按住,一手拨弦,并不难学是吗?”

    林玥点点头说道:“得陛下执手教导,嫔妾三生有幸。”她认真地配合着,从陛下手上传来的温度,让她的双手隐隐有些发热,正在她心神专注在手时,忽然感到耳边一股热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