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言情小说 > 宠个细作做皇后 > 分卷阅读5
    林玥心中震惊,面上却未显波澜,只看着抓着自己手腕的琥珀,琥珀也不回头解释,拉着她一路奔走到无人的隐蔽处,才开口说道:“事有变故,前面礼部尚书之女触怒了龙颜,陛下素来不喜官家送女入宫的风气,姑娘险些被连累了。”

    “罚得如此重吗,这尚书之女该是挨不住罢?”自己从前在太守府也没少挨打,以己度人,不免感叹了句。

    琥珀有些焦急地说道:“姑娘还管别人,人家出了事自有母族父兄保着,我们才是要小心留着命才是。”

    “谁在那里!”不远处传来女子的声音,林玥二人想躲已是来不及了。

    那女子又道:“何人在那鬼鬼祟祟,淑妃娘娘凤驾在此,还不速速前来拜见。”

    眼看是躲不过了,从未想过入宫见到的第一位上位者会是淑妃谭如玉,陈姑姑曾教导林玥,遇到此人能躲就躲,万不可开罪,只因淑妃个性善妒,容不得人。

    林玥与琥珀对视一眼,主动走出遮挡对方视线的树丛,盈盈跪倒在淑妃面前,视线所及,唯有淑妃嫣红华丽的裙摆,她向淑妃行稽首大礼,语气恭顺道:“奴婢林玥拜见淑妃娘娘。”

    淑妃也不让她起身,语调慵懒骄矜,说道:“倒是知道礼数的,你这打扮不似其他宫女,是在哪宫当差的?”

    林玥未得允准不能抬头,只维持着拜倒在地的姿势,回答道:“回娘娘话,奴婢今日方才入宫,尚未分配到哪宫伺候。”

    “娘娘,”听声音应是方才喊话之人,“奴婢瞧这婢子身上穿的似是舞姬服饰,今儿圣上起了兴致传了歌舞。”

    “哦?”淑妃饶有兴致地说道:“既能献舞于御前,因是有些家世的,抬起头来,说说你父亲为何人?”

    林玥抬起头,答道:“回娘娘话,家父江洲太守。”

    淑妃仔细打量了林玥一番,嗤笑一声:“区区五品外官之女,容貌不过尔尔,让你献舞,也是污了陛下的眼,秋蝉。”

    方才指出林玥身份的侍女立马站了出来,应声道:“奴婢在。”

    “昨儿未央宫不是来报,贤妃那正好缺几个使唤婢子,本宫瞧着这两人就很适合,你且带她二人去伺候贤妃罢。”

    “是。”

    林玥琥珀再次拜倒在地:“谢娘娘恩典。”

    林玥跟着秋蝉向未央宫行去,陈姑姑曾言,贤妃出自大将军府,为人敢爱敢恨,性子孤高,自入宫就与淑妃不对付,只是因罪禁足已久,各中缘由,涉及宫闱秘辛,就是陈姑姑也并不十分清楚。

    那秋蝉一路走着一边不忘提醒林玥要记着自家娘娘的恩典,入了未央宫,也别忘了要回报淑妃的提拔,林玥面上应着,心底却是觉着这主仆当真幼稚可笑的很,只是如今既未得到摄政王进一步的指示,也不得不先走一步看一步。

    未央宫门外有侍卫把守,秋蝉上前交代了两句,侍卫们就放了行,林玥跟着秋蝉一路到了贤妃寝殿,绕过百蝶穿花屏风,只见床榻上卧着一位病容枯槁的女人,那秋蝉带着林玥琥珀向贤妃行了礼,说道:“贤妃娘娘,淑妃娘娘得知您这缺了人使唤,特地拨了这两个宫女来伺候。”

    贤妃呼吸粗重,微喘着对秋蝉说道:“本宫知道了,你可以回去复命了。”

    “是。”

    待秋蝉退下之后,过了许久,贤妃似才想起了她们二人来,说道:“你们叫什么名字。”

    “奴婢林玥。”

    “奴婢琥珀。”

    “月?”贤妃费力起身,又体力不支地倒回床上,喘了几口气,又道:“月儿,你过来。”

    “是。”

    林玥上前扶贤妃坐起身,又将锦被叠在她背后,让贤妃可以靠着舒服些,复又跪在床边等贤妃问话。

    “谭如玉她……”贤妃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罢了,本宫现在还有什么值得别人算计的,月儿,你从今日起就在本宫近前伺候。”

    “谢娘娘恩典。”

    入夜,林玥便从琥珀那得到了摄政王的指示,让她少安毋躁,静待时机。

    林玥从前在太守府也曾被指派到姐姐林琬身边伺候,这做近身侍女倒是难不倒她,况且贤妃也是个省心的主,这未央宫上下虽是禁足,日子过的也还安逸,两月来贤妃也是待她极好。

    今儿又轮到她守夜,春夜多雨,宫外天空乌云密布,时不时有电闪雷鸣撕裂苍穹,雷光照的寝殿忽明忽暗,林玥正剪了烛芯,就听到贤妃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她还未放下剪子,就见贤妃赤着双足,走了过来,轻唤了声:“月儿?”

    “是奴婢。”

    贤妃披散着长发,面色悲恸:“你真是月儿?”

    “是。”

    贤妃摇摇欲坠,艰难地迈着步子,待看清林玥手上的剪刀,忽然停驻脚步,摇着头流泪,说道:“你来杀我了,你来报仇了,是姐姐不好,姐姐该死。”

    “娘娘?”

    “姐姐已然病入膏肓,你快放下剪刀,别脏了你的手。”贤妃神色恍惚,泪眼婆娑,竟是冲上前来想夺过她手中的剪刀,“杀人是要下十八层地狱的,你把剪刀放下,快去轮回,不要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