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言情小说 > 宠个细作做皇后 > 分卷阅读3
    男人走后,杨妈上了车,坐在林玥对面,虚叹了口气,说道:“摄政王府规矩多,这不是咱们该走的门。”

    林玥不再看外面的情形,只等着马车又走了一盏茶的功夫,待车停稳后杨妈扶她下了车,她打眼一看,估摸着这定是王府最不起眼的小门,不待扣门,已经有人开门迎人来了,来人是一位服饰雅致,面容亲善的妇人。

    林玥瞧着这妇人打扮比何氏也是不差许多,正琢磨着该如何称呼,那妇人已至身前,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对杨妈说道:“这样貌倒是生的极好,好了,人也送到了,你且回吧,你们府上少不得你的赏。”

    杨妈与林玥相伴一月,许是也生出些感情,上前还欲再说上几句,只道了声“姑娘”,就被那妇人打断了,不悦道:“你家姑娘福气大着呢,怎的还在这婆婆妈妈,可别把大好的差事当坏了。”

    林玥清楚既带她走了这小门,就是不想招人眼,她对杨妈微笑点了个头,就随那妇人进了府去,走了不到十步,背后的门“砰”地一声被关上了,从此再无回头路。

    那妇人在前面引着路,不时提醒着林玥仔细些脚下,王府虽大,这一路倒是没碰着个人,直走到她都有些累了,那妇人方才将她引进一间不大的院落中。

    “这里就是摄政王为姑娘安排的住处了,妾是摄政王为您指派的教习姑姑,姑娘可唤妾一声陈姑姑。”

    教习姑姑虽也是下人,林玥仍待之以礼,笑容亲切地说道:“今后还有劳陈姑姑提点了。”

    陈姑姑轻笑一声道:“照说也是太守家的闺秀,今天妾先教姑娘一件俗事,主人家光会说有劳是不能让下头的人惦记着好的,待日后入了宫,更是如此。”

    林玥也知道此时该打点些财物,可她本就没什么傍身之物,却见那陈姑姑一手拂过她发间玉簪,浅笑道:“妾见姑娘头上这玉簪水色倒是极好,式样虽是旧了些,不如……”

    林玥抬手避开她,不卑不亢地对陈姑姑说道:“姑姑说笑了,主人家赏不赏些什么都是心意,做下人的惦记上了些什么可就是逾矩了。”

    陈姑姑听了这话也不恼,一手捋了捋鬓间碎发,说道:“方才见姑娘随妾走了这老远的路,也没见倦意,又不知打赏下人,妾还对姑娘是否是太守府的闺秀有了疑虑,现在看来倒还是有些名门闺秀的脾气的。”

    林玥心道是险些暴露了身份,这下倒是误打误撞了,她浅笑着说道:“姑姑多虑了,我自小习舞,体力自是比寻常闺秀好些。”

    “姑娘既入了摄政王府,花销自有王府贴补,今儿倒是无妨,日后若让下人办事,需谨记身份,有劳二字不必再说。”陈姑姑领着林玥进了屋,这院落不大,屋内却布置的非常精致,无论是花鸟琉璃屏风,还是观赏摆件,无一处不彰显着主人家的富贵,陈姑姑看着眼睛都不眨的林玥说道:“这院落的体面是做给外人看的,这里屋让人住的舒不舒坦,才是关键不是。”

    林玥收回视线,回道:“姑姑说的是,林玥谨记教诲。”

    “今儿您赶路也乏了,不如早些休息罢,明日起妾会教导您宫廷礼仪。”

    送走了陈姑姑,一年龄与林玥相仿的少女进了屋内,见到林玥便跪倒在地行了个大礼,口中说着:“奴婢琥珀是伺候您的侍女,见过姑娘。”

    林玥哪见过这般大礼,可又一想到方才陈姑姑的教导,便对琥珀说道:“起来罢,不必多礼。”她从妆台上取出一枚海棠绢花赠与琥珀,“从今儿起,你只要尽心尽力的做事,打赏自是不会少的。”

    “奴婢,谢姑娘赏。”

    这谦卑态度,见礼方式,并不是一般官家做派,林玥问道:“琥珀,这般跪拜大礼,是王府里惯有的规矩吗?”

    琥珀从进屋到现在从未抬头对视过林玥一眼,只语气恭顺道:“回姑娘话,摄政王有令,见姑娘一应礼仪如见宫中娘娘。”

    原来如此,看来入宫之前是要好好学习一番了,摄政王倒是想的仔细,林玥命琥珀打来水,沐浴更衣,睡在陌生又舒适的床上,心道是这未来的日子,需要她适应的还很多。

    次日清晨,天还未亮,林玥就听到琥珀在床边唤到:“姑娘,该起身了。”

    “现在是几更天了?”

    “回姑娘话,四更了。”

    四更就唤她起身了,就是过去在太守府也未如此早过,林玥双眼迷蒙,缓缓坐起了身,问道:“为何如此早?”

    琥珀一边将床帘勾起,一边解释道:“当今圣上勤勉,四更起身,五更上朝,姑娘当同勉。”琥珀扶起林玥,伺候她洗漱更衣完,又道:“陈姑姑已在外候着了。”

    “快请姑姑进来罢。”

    陈姑姑进了门,见林玥站在那等她,说道:“请姑娘坐下,妾才好向姑娘行了这礼。”

    林玥闻言在外间上位入座,却听陈姑姑道:“请姑娘起身重新入座,衣裙不可乱。”

    一遍两遍,反反复复,终是在天明之时,让陈姑姑满意了,陈姑姑传了早膳,林玥本以为这饭总能好好吃了,没曾想陈姑姑又在她腰间和手腕系上了一圈铃铛,态度是温和有礼,要求却是难比登天,她说道:“姑娘落座用膳,铃铛不可有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