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玄幻小说 > 都市之至尊大帝 > 第6章 先打了再说
    在一个普通人的手上吃了亏,让那魁梧男子心中充满了羞恼。

    他低吼一声,准备起身的时候,林行再次按着他的头在地上撞了一下。

    这一次,比起刚才的力道大上了不少。

    魁梧男子顿时鲜血长流,就连脑袋都变得晕眩起来。

    林行蹲在那魁梧男子的面前,他的右手依旧还按在那魁梧男子的脑袋上面,任由那魁梧男子扭动,也不能够动弹丝毫。

    他语气显得格外冷冽并且嗜血的说道:“只差那么一点,就差那么一点,我就能够找回曾经的一些记忆,可因为你的打扰让我功亏一篑,你说,我是直接把你杀了好呢,还是直接把你杀了好呢?”

    林行现在心中充满了暴戾之气。

    就差那么一点,他能够明显的感受到,就差那么一点自己就能够找回曾经的一些记忆了。

    哪怕只是一些支离破碎的片段,根本没有多少作用,但对自己的心灵多少有些慰藉。

    可现在,就因为这个蠢货的打扰,让这么一个大好的机会白白溜走了。

    若不是自己还控制着情绪,刚才的那一下子他就直接把这蠢货给打死了。

    “朋友,莫大师之前就答应过我家公子,今天会替我家小姐治疗身上的隐患,可他爽约了,我来找他似乎在常理之中吧。”

    魁梧男子虽然心中憋屈得很,但是现在自己受制于人,他也不得不低声下气起来。

    而且……从林行手上传来的力道来看,这家伙明显不是一个普通人。

    这家伙,至少是一个暗劲巅峰的高手。

    虽然家族里面不缺暗劲巅峰的高手,但自己现在只是半步暗劲,远远不是这种高手的对手。

    自己在他手上吃了亏,相信自家公子也不会说什么吧。

    “莫大师和你家公子有什么事情和我没关系,我现在只知道,你让我刚才承受的痛苦白费了。”

    林行的语气越来越冷冽,同时扭头对云不弃说道:“不弃,帮我看看莫大师现在的情况如何,对了,我杀个人应该没事吧。”

    “这种事情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云不弃耸了耸肩,朝着莫大师那里走去。

    一个连暗劲都没有踏入的垃圾而已,杀了便杀了。

    哪怕他身后有什么庞大的势力,但对他们二人来说,也算不得什么。

    而且,他现在也想要杀人了。

    这将近五年的时间里面,自己带着林行走了无数地方,找过无数奇人,就是为了能够让林行恢复记忆。

    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一点奢望,可就这么被打断了,哪怕是他,心情现在都暴戾得很。

    “不,你不能够杀我,杀了我你们绝对会被我们公子杀掉的。”

    魁梧男子脸色大变起来。

    他那一张掺杂着鲜血的脸庞上面充满了恐慌。

    一个暗劲巅峰的高手要杀自己,自己根本就没有抵抗之力。

    更何况自己现在已经被制服住了。

    “放心,不会这么快杀死你的。”

    林行抓着魁梧男子的头发,再次按着他的脑袋朝着地面上撞去。

    这一撞,直接把魁梧男子撞昏死了过去。

    他站起身,从口袋里面掏出纸巾擦拭掉手上的一些鲜血,扭头看着云不弃询问道:“莫大师如何了?”

    伸出手正在莫大师身上探查的云不弃听到这话,微微皱了皱眉头说道:“他为了刺,估计得延后或许想其余的办法了。”

    “他没事就行了。”

    林行说了一声后,抬起脚就朝着房间外面走去。

    他刚刚走出房间,就停下了脚步。

    在对面,有着两个人迎面走来。

    走在前面的那个人看上去二十七八岁左右的样子,身上带着一股让人沐浴春风的气息。

    他的嘴角,始终带着一丝笑容。

    在他身后,站着一个看上去六十来岁的老人。

    老人双手低垂,看上去对人没有任何的威胁。

    不过林行对老人的注意,明显比对那个青年多。

    青年看到林行,停下了脚步。

    他嘴角含笑的看着林行问道:“朋友,莫大师可在你身后的房间内?”

    青年开口,林行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个笑容。

    他捏了捏双手,笑着对那个青年说道:“那个打扰到我的蠢货,是你的人?”

    说着,林行抬起脚步就朝着那个青年走去。

    站在青年身后的老人下意识的要站在青年面前,不过被青年抬手拦了下来。

    他放下手,对林行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说道:“这位朋友,我手下的人如果有什么冒犯之处,还请你多多见谅,若是有什么损失我一力承担,不过现在可否让我见莫大师一面?我有急事找莫大师帮忙。”

    “我的损失,你承担不起。”

    林行走到青年的面前,眼神平静得吓人。

    而他的右手已经伸出,朝着那个青年一巴掌挥去。

    这是什么人,对自己不重要。

    这个人到底有什么急事,对自己也不重要。

    但他的人让自己恢复记忆的事情功亏一篑,并且让莫大师昏死了过去,这就不是自己能够忍受得了的。

    自己现在只想让心中的暴戾之气挥霍出来。

    其后,到底是杀了他们,还是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谈,那是之后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