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剑道乾坤 > 第200章 生死
    第200章 生死

    可凌剑侯却急了,他知道在这种场合,他说话没有份量,赶紧向凌连炎求情,说道:“连炎兄,范天兄是我的生死兄弟,多次救过我性命,又是我儿的师兄,还请你帮忙说几句好话!”

    “我也想帮他,但是萧子翡和萧子磊两人执意要杀,我拦不住,也没有去拦他们的理由。毕竟,乃是他们九鼎皇族的恩怨,我无权插手。”

    凌连炎摇摇头,很显然,他并没有要出手的意思。

    他看向范天,说道:“范天兄,还请你理解!如果你有本事,现在就跑吧!”

    他这番话,很直接,也很现实。

    “多谢提醒。”

    凌天凡并没有因为凌连炎不出手帮他而怨恨,相反的,他觉得这凌连炎很真实,做得也没有什么不对的。

    非亲非故,有没有什么利害关系在其中,别人凭什么为了帮你而去得罪九鼎皇族?

    凌连炎不帮,房山日和房山月两兄弟更不会帮。

    只有凌剑侯站在凌天凡的面前没有退,他还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他的兵器法剑,一副如临大敌的防备着面前的萧子翡和萧子磊。

    “范天兄,今日你若是死了,我也不独活,你我生死与共!”

    凌剑侯声音掷地有声的说道。

    凌连炎见到凌剑侯如此,眉头微皱,说道:“凌连剑,回来!莫要忘了,你父亲病重,还在家族里等你!也莫要忘了,你还有一个儿子!”

    “我若死在这里,那也是我的命!”凌剑侯不愿意退。

    凌天凡看到他父亲如此,心里感叹着,他父亲当真是重情重义啊。

    他心里也暖暖的。

    不过,这个世道,重情重义之人,往往都活不久。

    他说道:“凌剑兄,你还是在旁边看着吧!怎么,难道你对我的实力还有所怀疑?”

    凌剑侯听到这番话,愣了愣。

    他这才反应过来,是啊,眼前的范天,可是一口气斩杀了五位半步凝婴境的蛇面具杀手的。

    虽然那些半步凝婴境的蛇面具杀手,论单打独斗,每一位都比不上萧子翡和萧子磊中的任何一人,但是那五位蛇面具杀手联起手的实力,绝对不比萧子翡和萧子磊联手起来弱。

    他还担心什么?

    担心这范天被萧子翡和萧子磊给斩杀?

    “那个……范天兄,冤家宜解不宜结。”

    他现在,开始担忧范天一怒之下,当场斩杀萧子翡和萧子磊了,那样一来,这范天和九鼎皇族的恩怨,真的是不死不休了。

    以凌天凡如今的实力,哪里还会怕九鼎皇族?

    等再过一段时间,他彻底炼化手里的万年雷魂玉,将神体修为提升到神穴境,斩杀寻常的凝婴境三四重的强者,也如同砍瓜切菜般容易。

    而九鼎皇族里,又能有几位凝婴境三四重的强者?

    “那就要看看他们,到底是想要解怨,还是结怨了!”

    凌天凡淡淡的说道。

    他不想惹事,可也不是怕事的人。

    凌剑侯还是退到一边去,空出来的场地,就只剩下凌天凡和萧子翡、萧子磊三人。

    “小子,有胆量!”

    萧子磊笑道,脸色的笑容带着一份杀机的冷酷。

    至于面前这范天背后的师门?

    他们九鼎皇族背身就是一股超凡势力,更有东荒宗撑腰!

    他们怕谁?

    再说了,这是他们弟子之间的私人恩怨,难道其背后师门的超凡强者要以大欺小,出手干预么?

    如果那样,那么他们九鼎皇族的超凡强者,也不会坐视不管的。

    “你们是因为萧子秦一事,要杀我么?”

    凌天凡懒得拐弯抹角,淡淡的问道。

    萧子磊摇摇头,他说道:“萧子秦是魔修,便是你不杀他,我们九鼎皇族也不会放过他!我们怎么可能因他之事杀你?我们是因为你斩杀萧华炎以及我们九鼎皇族诸多成员一事来杀你!”

    其实,他们便是因为萧子秦一事来杀范天的!

    只是不能光明正大的说出来而已。

    凌天凡也懒得计较,点点头:“这么说,你们是不想化解这段恩怨了?”

    “化解?斩下你的人头,用你的血来祭奠死在你手里的九鼎皇族之人,这便是最好的化解。”

    萧子磊带着几分戏谑的说道。

    他还不知道面前的范天,能够轻易斩杀五位半步凝婴境的蛇面具杀手的这件事情。

    他也不知道最入魔道的萧子秦,其实报里,对于凌天凡的实力还停留在其生擒鲁纯天上!

    而对于鲁纯天的信息呢?他们也并不知道那个时候的鲁纯天,其实已经突破到半步凝婴境,只以为鲁纯天是元丹九重大圆满级别的。

    所以,他们两人对于面前这个范天的实力估计,也就是那种刚刚踏入半步凝婴境级别的,就跟面前的凌剑侯差不多吧。

    “在这里动手么?”凌天凡问道。

    既然这些人想杀他,那么他也绝不会留情。

    “没错!斩下你的人头,悬挂于这皇宫的门口,让这大凡国所有人都知道,得罪我九鼎皇族的下场!”

    萧子磊嚣张的说道。

    说着,他已经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柄黄阶极品的兵器法剑,念头一动,体内的玄功运转,顿时,这柄兵器法剑吞吐出丈长的剑芒来。

    剑芒触碰到地面的青石砖,顿时,这青石砖立刻承受不住剑芒的锋利,破碎开来。

    见萧子磊出手,萧子翡则退到一边,她声音冷漠的说道:“今日萧子磊和范天决战于此,乃是九鼎皇族和范天的私人恩怨,生死勿论!还望诸位做个见证,也望诸位莫要插手进来!”

    她这番话,便是为击杀这范天找了个光明正大的理由,也为这件事定了性。

    凌连剑和房南日、房南月兄弟,悄悄的退到凌剑侯身边,默契的形成一个包围圈,将凌剑侯围在其中,防止凌剑侯中途出手。

    不过,此刻的凌剑侯根本不担心范天,而是担心萧子磊的安危了。

    凌天凡听了萧子翡这番生死勿论的话,嘲讽道:“真的生死勿论?若是你们被我斩杀了,你们九鼎皇族还不服气,还要派人来杀我,那又将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