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离天大圣 > 164 三对三
    核心之地,危险和机遇共存。

    这里有着五煞教十余万年积累而来的丰富资源。

    在五煞教破灭之际,往日各种罕见的天材地宝,几乎是唾手可得!

    同时,各大势力汇聚,杀机四伏,每个人也都有着随时丧命的危险。

    就算是往日在外界叱咤风云的一方强者,依旧有着身陨之危。

    但强大的诱惑,依旧让诸多修士犹如飞蛾扑火一般,不停涌入此地。

    就如此时!

    两团蠕动的虚影正沿着山体移动,速度不算快,却极其不易被人察觉。

    类似薄纱的法器下,一个年轻人小声问道:“师傅,咱们这是要去哪里?”

    他虽年轻,竟也是位道基修士,不过看上去应该初入道基境界不久,根基还未稳固。

    他的师傅,是一位道基后期的干瘦老者,尖嘴猴腮,背部微弓,形象略显猥琐,毫无高人气度。

    “前面有神使的气息,咱们过去看一看,”

    此即,老者手拿一面镜子,带着徒弟小心翼翼的往前挪动:“五煞教已经完了,这里的神使肯定也是漏网之鱼,就看是什么情况,最好身受重伤!”

    年轻人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家师傅有一门秘法,可以感知到数日之前的气息。

    即使这气息经过了处理、隐藏,依旧不能避开老者的感知。

    再加上遮隐天衣的强大隐匿之效,两人才能在如此危险的地方屡有收获。

    “小心!”

    就在这时,老者猛然一拉年轻人,急急停下身子,藏在一旁的山石缝隙之间。

    “唰……”

    天际,数道遁光一跃而过,片刻间就已消失在远方。

    “好快!”

    年轻人眼带惊叹:“师傅,这些人又是哪里来的高手?”

    “大乾的人!”

    老者垂首看着掌心的镜面,面色严肃。

    此时那镜面之上,正有刚才掠过高空的那几道遁光留影,而且极其清晰。

    那一个个身影,在老者眼前一目了然,甚至身上的灵光都一一展现。

    “不过,这群人似乎在逃?”

    “逃?”

    年轻人面露讶异,一脸的不可置信:“谁能让大乾的高手逃跑?”

    “谁知道哪?”

    老者摇头,同时心有警惕的朝他们的前方看了一眼:“小心点,那边看样子有顶尖高手!”

    “嗯!”

    年轻人点头,。

    两人行出山石,继续朝前行去,但行了没有多久,老者的面色已经变的极其难看。

    他垂首看着自己掌中镜面上隐隐显露的那团光圈,一字一顿的道:“金丹!”

    “金丹宗师?”

    年轻人也是吓了一跳,急急开口问道:“师傅,咱们要不然换个地方吧?”

    “先别急!”

    老者眼眸一挑,伸手打断年轻人的催促,同时手指掐诀,掌中镜面轻轻晃动,当即显出远处天际的镜像。

    画面不怎么清晰,但那一股股强大的气息,却是在其中尽览无疑!

    “这三个人惨了!”

    年轻人垂首看来,忍不住龇牙咧嘴:“他们真是倒霉,竟然触了金丹宗师的霉头。”

    通常来说,金丹宗师有着他们的威严,一般是不屑于跟道基修士计较的。

    当然,道基也无人敢招惹一位金丹!

    “那倒未必!”

    老者眼眸转动,虽然同样不看好那三人,但其中一位他却认识。

    当下伸手一指,道:“这人叫令狐明,乃是北域有名的独行高手,遁速惊人,就算是金丹怕也无法奈何得了他!”

    “尤其是现在在葬神之地,金丹宗师的实力受到很大的压制。”

    “游天遁令狐明,这人我知道。”

    年轻人双眼一亮,这等传奇人物,可也是他曾经儒慕的对象。

    “那两人能和他并列,想必也是顶尖高手吧?”

    说完,他又摇了摇头,一脸的遗憾:“可惜……,他们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

    “嗯。”

    老者点头:“你一定要记住,修行路上虽然要大胆进取、无畏无惧,但有些麻烦,一定要能避就避,若不然任你实力再强,说不定哪天就身死道消!”

    “徒儿明白!”

    年轻人重重点头,下一刻,双眼猛然大睁:“那人……想干什么?”

    “无知!”

    老者更是低斥一声:“就算是在葬神之地,金丹威严也是不容……,呃……”

    “这……这人是谁?”

    一老一少、一师一徒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茫然,和不可置信!

    …………

    “蛮童!”

    令狐明显然认识这位万兽门门主之子蛮童,当下面色不禁一沉。

    他自然不畏惧对方。

    但是,跟他一起来的人,却让令狐明心头一片冰凉。

    幽冥尸皇赵亥!

    另一位气息毫不掩饰,衣着打扮更是处处彰显自己的来历,自是罗浮仙宗的真传弟子张道真!

    此外,在他们三人之后,还有着几十位道基高手,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后期修士。

    一行人仆一现身,强悍威压已是遍铺全场,如重重大山,压在三人心头。

    而来自大乾的那几人,眼眸转动,已是悄无声息的朝远处遁去。

    这时候没人顾得理会他们,他们显然也不愿继续留在这里招惹麻烦。

    “一位金丹宗师,对付几位晚辈竟然还要找帮手!”

    明玉面色凝重,却也似笑非笑的开口:“赵前辈果真是能成大事之人,能屈能伸,拉得下脸面。”

    “晚辈,自愧莫如!”

    “道友请了!”

    不等赵亥开口,张道真已经慢悠悠的上前一步,朝着明玉遥遥拱手:“久闻阴罗宗冰魄神光之名,却一直无缘一见,甚是遗憾,即使此番没有前辈相邀,在下也是要前来走上一遭的。”

    明玉美眸转动,身上杀机暗暗涌动:“罗浮仙宗张道真?”

    “正是!”

    张道真点头:“未请教?”

    “哪来那么多事!”

    明玉单手一挥,冰晶四下蔓延,转瞬已成一座冰山,横隔虚空之中:“要打就打,以为你们人多我就怕你不成?”

    “道友爽快!”

    张道真双手一拍,身周当即水波荡漾,一枚枚龙鳞飞刃如同游鱼一般起伏涌现。

    “请!”

    音落,对面数百道寒芒瞬间就浮现当场,彼此交织着朝张道真轰去。

    “吟……”

    犹如龙吟之声响起,无数道水流疯狂涌动,占据十里方圆,朝着那些寒芒迎了上去。

    “轰……”

    虚空无垠,此即却巨浪滔滔、冰晶炸裂,恐怖的威势逼得一群人纷纷后退。

    两位三道七宗的真传弟子一旦全力动手,仅仅是那些逸散的灵光、崩裂的水流,就算是道基修士,一旦擦到,怕也是不死即伤!

    “蛮童!”

    令狐明身躯一晃,出现在蛮童不远之处:“有本事咱们单打独斗!”

    “呵……”

    蛮童咧嘴,不屑轻笑:“只要你不逃,什么都好说!”

    说话间,他胸前一亮,一枚雕龙画凤、尺许长短的玉牌已经凭空浮现。

    “哎!”

    眼见玉牌浮现,令狐明的表情就有些无奈:“你知道吗,我最讨厌的你这种人。”

    “荣幸之至!”

    蛮童淡然一笑,同时身前玉牌一晃,一声声沉闷吼声当即响彻一方。

    “吼……”

    玉牌前,虚空如同水面一般泛起涟漪,随即一道道灰影从那涟漪之中浮现。

    “呼啦啦……”

    羽翼煽动之声响起,那些灰影却是一头头巴掌大小的鹰隼鸟类。

    它们一个个牙尖嘴利,双爪狰狞,羽翼煽动间残影流转,显然速度惊人。

    粗略一数,不下千余只!

    而在其后,涟漪荡漾不断,一头头大小各异,但无不气息凶悍的异类从中越现。

    不过片刻功夫,就已乌压压挤满一方虚空,也让令狐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这些东西,每一头都拥有不亚于道基修士的攻击力。

    而其中的佼佼者,更是堪比后期修士,而且攻击方式及其诡异,稍有不慎,就会中招!

    “咚!”

    一头一人大小的冰晶蜘蛛从玉牌一跃而出,明明身量不是很大,却震的虚空猛然一颤。

    与此同时,一张透明的蛛网,也从它的身下蔓延开来,瞬间笼罩一方。

    那蛛网极其坚韧,即使受到冰魄神光、龙鳞飞刃的波及,竟也能强行坚持住。

    “去!”

    一切准备妥当,蛮童才大手一挥,朝着远处的令狐明遥遥一指:“杀了他!”

    话音一落,无数凶残的目光当即落在令狐明的身上。

    一股股强悍的气息来回波动。

    瞬息间,宛如黑影张开,几十里地尽数被无穷异兽彻底覆盖!

    各色光晕,无差别的朝前轰击而去。

    万兽奔涌,只是气势,就能让人感到绝望!

    “无耻啊!”

    令狐明无奈一叹,同时身躯瞬间百变,化作无数道残影,在诸多流光中来回穿梭。

    同时,他每一次掠过一只凶禽、灵兽,都会一剑斩过,夺其性命。

    虽看似轻松,却无时无刻不在钢丝上行走!

    “哼!”

    蛮童并未急着亲自动手,手中握着玉牌,轻轻晃动,一边指挥着万兽攻击,时不时的还会召唤出其他灵兽,加入围杀之中。

    他手中的万兽镇魂碑,乃是万兽门镇宗至宝的副碑,可镇压万兽,供其驱使。

    万兽门的功法虽然不弱,尤其是四相真功威震一方,但赖以成名的,却是他们的御兽之法!

    一时间,令狐明已是陷入苦战。

    另一边。

    孙恒手持天刀,也出现在幽冥尸皇赵亥的金丹分身面前。

    两方的大战,位于他们左右,各种威能恐怖的光晕,时不时的就会擦肩而过。

    但两人却无一变色,面容始终平静。

    “太阴寻宝诀!”

    孙恒悠然开口:“怕也只有这门法诀,才能如此准确的找到我的位置。”

    他目视对方,声音一沉:“天尸宗的太阴棺,应该就在阁下的身上吧?”

    “不错!”

    赵亥负手虚立,轻轻点头:“我本以为,此界只有一具太阴棺,想不到……”

    他目视孙恒,面露不可抑制的喜悦之色:“天不绝我,竟然让我找到了第二件太阴棺!”

    “那么。”

    孙恒再次开口:“天尸宗当年灭宗之事,应该就是阁下做的手脚吧?”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赵亥笑意收敛,淡然开口:“能看得出,这段时间你的实力又有长进,但可惜……”

    “今日,你必死!”

    “呜……”

    虚空一震,一柄乌木飞剑瞬间浮现,携无边天地威压,朝孙恒斩来。

    这一次,面对孙恒,赵亥不在大意,一出手,就是全力以赴!

    与此同时,受杀机牵引,孙恒心念一动,一抹漆黑刀光也自他掌中吐出,横跨天际。

    修罗戮天刀!

    脚踏虚空,劲力有序转动,一股股乳白色的气浪接连从孙恒脚下翻滚而出,形态各异,仿若另有玄妙。

    登天步!

    这门蛇神记忆中的精妙步法,能让他在短时间的爆发力再增一筹。

    “铮……”

    刀声轻颤,瞬间百斩,孙恒与那乌木剑疯狂对撞,无形气浪当即横扫全场。

    “当……”

    惊天巨响之中,旋转不定的刀光竟是远远崩飞乌木剑,娇夭一折,直斩赵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