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特战之王 > 第七十五章:谈判
    厌恶是很常见的情绪。

    但当某个人厌恶他曾经喜欢过甚至深爱过的东西的时候,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等于是他否定了他之前喜欢的一切。

    那些追求,那些热爱,那些深情...

    所有的一切都被完全否定,冰冷的近乎残酷。

    这与恨不同。

    秦微白其实很希望李狂徒对离兮有的是恨意,因为那代表着他还是没有放下曾经他守护过并且付诸于深情的过往,所谓恨,无非是不能接受。

    可在李狂徒的眼睛和语气中,他真的没有看到半点恨意。

    只有冷漠,只有厌恶。

    “你有没有想过,当年她那么做,也许是身不由己,是被人胁迫的?”

    秦微白看着李狂徒,沉默了很长时间,才试探性的问道。

    这一刻的她真的一点都不强势。

    甚至看上去有些楚楚可怜。

    “比如当年她的父亲...”

    秦微白轻声说着:“还有她和你的孩子。”

    李狂徒默默的看着她。

    他的眼神里没有任何情绪。

    在无比忐忑的等待中,他感受着流过自己身体的鲜血,终于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我需要知道吗?”

    最简单的一句反问。

    但秦微白却愣在那,愣了很长时间。

    “那个时候,我已经死了啊。”

    李狂徒微笑着说起当年那一剑,语气中甚至连他刚刚表现出来的厌恶都没有:“她或许身不由己,但那个时候,她的剑刺进我的胸口,我已经死了啊,死人需要知道这些吗?就算她有很多种解释,可歌可泣,但有什么用呢?我已经死了,难道她杀了我之后,还要亲口对着我的尸体说她的那些身不由己,然后希望死人原谅她吗?”

    有些事情无法解释。

    秦微白终于明白为何多年后离兮和李狂徒不止一次的相遇中,离兮为什么总是沉默,哪怕是在东欧,她站在李狂徒身边面对王天纵的时候。

    她迫不得已,她受人胁迫,她身不由己,但所有的一切都是她自己的立场。

    事实上是她杀了李狂徒。

    李狂徒能活过来,这是他的本事,与离兮无关。

    没人理解她心里承受了什么。

    也没人能理解当年她的剑锋刺入李狂徒心脏的时候,李狂徒想了些什么。

    “这么多年...这么多的委屈啊...”

    秦微白喃喃自语。

    “这不是我给的。”

    李狂徒淡淡道:“我不欠她什么,就算真的欠了,当年也还清了。”

    “你说的没错,当年我可以杀了她的。但是我舍不得。后悔是之后的事情,她当年背叛了我,但我饶了她的性命,这些,难道还没有还清吗?”

    “这么多年的委屈,是她自己的选择,真的不想受委屈的话...”

    李狂徒笑着看了一眼依旧在昏迷的离兮:“她为什么不去死呢?”

    “可是她在东欧帮了你。”

    秦微白说道。

    月光照在她的脸上,她的脸色苍白的犹如透明。

    “我很感谢我自己。”

    李狂徒点了点头:“她能帮我,是因为我当年没杀她。我给她的生命,这是她欠我的,难道这一点,就能指望我原谅她吗?”

    秦微白身体微微摇晃了一下。

    她的大脑一片混乱,到处都是空白。

    她的手掌握成了拳头,指甲已经刺入了手心,鲜血淋漓,殷红的鲜血一滴一滴的顺着她的手掌流淌下来,滴落在了地板上。

    李狂徒突然挑了挑眉。

    紧跟着站在秦微白身后的圣徒陡然抬起头。

    磅礴的剑意瞬间充斥在病房的各个角落。

    病房里一片安静,寂静无声。

    圣徒沉默了很长时间,才平静道:“老板,这个问题没有意义。”

    “你似乎很在意这个问题?”

    李狂徒有些玩味的看着秦微白,若有所思道:“为什么呢?”

    秦微白看着李狂徒,没有说话。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李狂徒似乎也不执着于答案,他的声音重新恢复了冷漠,眼神里甚至带上了一丝杀机。

    “你有没有想过...”

    秦微白的声音有些颤抖,但她却依旧继续着最开始的话题。

    她来这里其实有很多事情要说。

    李狂徒这个身份意味着太多的东西,在接下来的大势中,如果利用的好了,这绝对是最重要的人物,轮回宫与天都炼狱的合作,李氏与轮回宫,东皇宫与天都炼狱,还有天南,甚至北海王氏。

    只要双方可以合作,这其中有太多的文章可以做。

    只不过关于离兮的问题明显的干扰到了秦微白的思维,她的内心大乱,这样的状态,已经明显不适合在跟李狂徒谈什么合作了。

    她沾染着鲜血的手指指着离兮:“这些年她过得很不好,她的处境,她承受的一切,谁会理解?”

    鲜血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

    李狂徒沉默了一下,淡淡道:“没有人理解。”

    “你的意思是说,这一切,都是她活该如此?”

    秦微白看着李狂徒问道。

    李狂徒面无表情,良久都没有说话。

    秦微白站起身来,看着离兮。

    她的眼眸中闪动着无数复杂的情绪。

    离兮安安静静的躺着,这么多年,似乎还是第一次睡得如此安详。

    “我能理解她。”

    秦微白沉默了很长时间,才轻声说道。

    李狂徒没有错。

    离兮同样也没有错。

    在最薄情的世界里,总有人最深情的活着。

    她可以理解她的一切。

    “如果你原意的话,我可以给她换一个病房。”

    秦微白转过身,看着李狂徒说道。

    李狂徒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没有半点犹豫。

    秦微白站在离兮身前,站了很久,才转身离开。

    圣徒回头看了一眼李狂徒,没有说话,顺手带上了病房的房门。

    月光柔和的洒下来。

    满室的清冷。

    李狂徒独自一人沉默了很长时间,才突然道:“你想看到什么时候?怎么,你的女人和你的属下在这里的时候,你有什么不能说的顾虑吗?”

    离兮依旧在昏睡着。

    月光找不到的黑暗角落里轻轻波动着。

    一道身影从黑暗里走出来,越来越清晰。

    “我只是觉得我们接下来的谈判不应该被任何人听到。”

    李天澜站在李狂徒面前,声音平静的开口道。</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