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盖世武神 > 第一千九百七十一章 你们该死
    老白推开房门道“你们就在这里吧,这是商船的货仓,周围的房间里面也是一些普通人,如果没有意外就不要出去了,外面都是青狐的天狐士兵。”

    老白走了之后,敖烈直接不满的对着宁川开口道“宁兄你为什么拦着我刚才,要不是你拦着我我早把那守卫的脑袋摘下来当球踢了”

    宁川看着敖烈一脸怒气冲冲的样子,双目平静道“你以为我不想吗刚才一上船我就感受到了此地有着一人的修为不低于神将三星,而且他丝毫没有掩饰。”

    “况且我们三人是偷渡过来的,韬光养晦你知不知道啊”

    看着敖烈依旧愤怒的样子,宁川恨不得上去敲敲他的脑袋,看看里面是不是一堆浆糊。

    玲珑这时候也默不作声,靠在宁川的旁边昏昏欲睡,敖烈那面生了一肚子闷气,直接一屁股坐在一堆货物之上不做声了。

    老白看着最后一件货物被搬上商船,大手一挥直接招呼开船,只见船身周围出现了无数密集的道纹,周围的虚空出现了无数水波一样的纹路向着两侧推开。

    随着商船周围的波纹越来越多,商船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眨眼间便脱离了船坞冲进了星空之中。

    黑夜与白天在枯寂阴冷的宇宙中没有区别,商船犹如黑夜中唯一的烛火,散发着点点光芒。

    此时房间中也是一片漆黑,宁川听着玲珑在旁边平稳的呼吸声,心神也平静了下来。

    忽然宁川一直闭着的双眼睁开了,只听见外面传来了大呼小叫的声音。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你们这群禽兽。”

    “爹,救我,爹”

    “你们这群王八蛋居然这么对待自己的族人,你们会下地狱的”

    一声声明显是女子的声音在商船的仓库里面响起,敖烈在听见声音的瞬间一骨碌从货物上面站起了身子。

    双拳捏的喀喀作响,面容有些扭曲道“这群畜生,我要去杀了他”

    宁川手一伸抓住了敖烈的身子,看着敖烈已经忍不住的样子宁川摇了摇头“不要贸然行事”

    敖烈有些愤怒的看向宁川“我忍不住了”

    宁川看着敖烈的样子叹了口气“我也忍不住了,可是如果因为这些事情而暴露了我们三人,你能在神将修行者的攻击下存活下来吗”

    “能”敖烈忽然看着宁川点了点头。

    宁川也同样一愣,抬头看着敖烈,只见敖烈从储物空间拿出了一个白骨瓷瓶,打开瓷瓶的一瞬间一股血腥之味弥漫在房间之中。

    玲珑瞬间站起了身子,双手拼命的向着敖烈手中的白骨瓷瓶抓去,嘴角还流淌下了一串晶莹的口水。

    敖烈看着玲珑的模样连忙将白骨瓷瓶放进自己的储物戒指道“这是我们天龙族的秘丹,这丹药可以强行提升一个人的大境界,不过对于神将之上无效,我不相信凭借着天神的修为还有我天龙族的秘法挡不住那名神将”

    宁川看着敖烈无所谓的说道立刻摇头声音坚定道“不行,我不能让你犯险”

    稳住暴躁的敖烈之后,宁川一动不动的盘膝坐在地上,不过此时他的心中在仔细的计算着。

    凭借着圣灵战甲他可以无视一星神将以下的攻击,而那名商船上的应该是那群士兵的小头领,修为在三星神将甚至更高。

    虽然有玲珑替自己出手,可是在宁川的眼中玲珑就是自己的妹妹,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妹妹出手。

    算上圣灵战甲之后再加上敖烈手中的那枚丹药,他应该可以和那名神将硬刚一下,想到这里宁川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会过去,行走在星空的商船都会带上无数的酒水还有美食,因为在星空中数个月的时间也许一艘其他的商船都不会遇见。

    所有人全部被困在一艘商船之上,就好像一片无尽之海中的孤岛一般,待得久了会让人癫狂的。

    昨天晚上宁川和敖烈几人都没有睡好,一晚上周围的几个房间都传来了微微哭泣的声音。

    白天的时候宁川走出房间四处查看了一下,当他走出船舱上了甲板之后,他心中的杀意越来越盛了。

    三颗头颅被高高的悬挂在桅杆之上,随着船身不断地晃动,三颗头颅都是女子的,面容扭曲,双目之中还残留着生前的愤怒。

    仰头看着那三颗头颅宁川微微轻叹,吐出了心中的一口闷气,这群天狐族的士兵完全就是恶魔,这一艘船上全部都是天狐族的族人并不是什么俘虏,可是他们依旧如此行事。

    回到房间之后面对着敖烈不断地追问宁川什么都没有说,而玲珑好像知道宁川的心情不好,今天显得格外的乖。

    沉寂了一会宁川忽然抬头看向敖烈道“你那没丹药的副作用是不是很大”

    敖烈一愣没有反应过来直接说道“嗯,可以提升一个大境界的丹药怎么可能没有副作用,这丹药是用我们天龙族神王的精血制作而成。”

    “一般人强度不够身体会直接被撕裂开来,就算是服下可是战斗的时候神识会无时不刻的遭受侵蚀,侥幸活下来的话神识会遭受重创的”

    “把丹药给我看一看”宁川开口道。

    敖烈也没有反应过来直接把丹药扔了过去,打开白骨瓷瓶一股血腥味散出,闻之让人有一种作呕的感觉。

    手中不断地转着丹药宁川在思索着什么。

    “咚咚咚”

    就在宁川看着丹药的时候,忽然他们房间的门响了起来,只见老白一脸焦急的模样冲进了房间之中,站在原地看着玲珑眼中露出了一丝悲哀。

    此时老白模样大变,一条胳膊已经不见了,脸上也被刀刃划出了一道道伤痕,看样子好像是遭受了折磨。

    “起开废物”只见一只大手直接将老白扒拉开来。

    一名天狐士兵看向玲珑脸上浮现出了笑意“不错,不错,没想到这商船里面还有这种小丫头”男子的声音好似一条毒蛇,吐着信子发出了嘶嘶的声音。

    随后男子又转头看着敖烈和宁川两人狰狞一笑“你两没有什么事情就给老子滚吧我先试一试”

    说着,丝毫不顾众人在场就直接向着玲珑扑了过去。

    轰砰

    男子没有任何反抗直接撞在了房间的墙壁之上缓慢的滑落下来,露出了后面墙壁上面蜘蛛网般的裂痕。

    宁川收了了拳头低着头看向男子道“你们这群人真是该死啊”

    男子捂着自己的腹部神色扭曲的看着宁川“小子,这商船比老子修为高的人多了不知多少,可是为什么没有人敢吱声你不知道吗”

    敖烈没有让一个小小的九星大天尊说完话,直接抬起脚对着男子两腿中间用力一踢“真能废话”

    男子被敖烈这一踢神情一顿,随后口中发出了杀猪一般的叫声,听着男子的声音敖烈不耐烦的再次抬起脚踹在了男子的头上。

    男子立刻昏迷了过去。

    “拿来”敖烈向着宁川招了招手。

    宁川故作不知道“什么东西”

    “丹药啊刚才不是给你了吗”

    宁川看着敖烈一笑,手掌一翻将丹药收进了空间戒指中“丹药我替你拿着,要是我跟那名神将战斗中活下来了你可要照顾我啊”

    说着宁川就抬起脚向着外面走去

    “不行”

    宁川的一只脚刚迈出去身后便响起了玲珑的声音,小丫头跑到宁川的身旁抓着他的胳膊道“我也要去”

    这一次宁川没有依着小丫头,摸了摸小丫头的小脑袋道“不用,你待在这里等我回来,听话”

    这时候外面又响起了一道道声音,比昨天更强烈,宁川走出房间,看到外面的一幕心中的怒火忍不住燃烧了起来。

    只见一名名天狐族士兵正不断地从每个房间拽出一名或者数名天狐族女子。

    一名天狐族老者看着自己的女儿被人拉了出来,双腿颤颤巍巍的向前跑去,一把跪倒在那名天狐族士兵面前不断地磕头。

    “放过我们吧,求求你了大人放过我们吧,我们全部的晶元都给你了,求你了”

    那名被士兵抓的女子也默默地哭泣,伸出手拼命的向着父亲那里抓去,可是她的头发被那名天狐族的士兵紧紧地抓在手中。

    虽然当初宁川被天狐族的狐小姬差点坑死,可是他也不是什么嗜杀之人,对于天狐族的普通人他还做不到见死不救的状态。

    不够最重要的还是刚才那名看上玲珑的天狐族士兵,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只有一劳永逸才可以保护玲珑。

    这时敖烈的身子也跑了过来,宁川看着他没有说话,对于这种事情敖烈从来不会落后的。

    眼看着那女子的手就要抓住自己父亲手的时候,那名天狐族士兵眼中戾气一盛,抽出自己随身的长刀一刀将老头的手切掉了。

    “啊”

    看着自己父亲的手被斩断,那名女子的头疯狂的摆动,力气之大头皮连着头发一块块的脱落露出了斑斑血迹。

    那名士兵厌恶的看了一眼满手的头发,举起长刀就要向着女子的脖颈砍去。

    “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