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超凡贵族 > 第601章 疑点重重
    ,

    “撒桑帝国的东边有7个大型半人马部族,既然它们已经联合起来,向撒桑帝国发起全面进攻,我们可以把它们统称为西帕顿人马汗国。因为,它们整体位于北部荒野的西侧,与撒桑帝国毗邻,境内有帕里格顿河一段。简称西顿汗国。”

    鸢堡,军事大厅,守护者们围在一张大桌子面前,听取军务部的军情分析。

    桌面上铺着一张刻画简易的大地图。负责讲解的大骑士有着和戈隆侯爵同样的棕发,五官深刻如同雕塑,气质英武,声音洪亮。他是戈隆侯爵与英格尼瑞奥古斯特公主的独子,王国军务部副主官,荣耀骑士团的副团长,温格尔奥古斯特伯爵。

    温格尔手持细棍,在大地图上划出一片区域,点了点,说道“据我们掌握的情况,西顿汗国的势力范围与撒桑帝国大致相当,综合国力远远比不上撒桑,但她的军事动员能力是撒桑帝国好几倍兽人天生强壮,半人马全民皆兵,雄性人马战士擅长使用投矛,可以用重型黑曜石投矛命中280米以内的目标,雌性人马都是出色的弓骑兵,它们平时就负责看管兽人奴隶,能够镇压奴隶的叛乱。除去不能战斗的老弱幼崽,西顿汗国在必要的时候,可以一次动员40万雄性和雌性人马战士,再加上它们的奴役的仆从军,军队的规模至少在100万以上。”

    “不过,西顿汗国的战争潜力和撒桑帝国差了一大截。”

    温格尔顿了顿,抬起头说道“怪物学上说,半人马体型怪异,自主生产能力及差,它们非常依赖地精和狗头人奴隶。一个成年的半人马战士需要15个地精供养。地精和狗头人奴隶对于西顿半人马至关重要。如果地精仆从军折损的太多,西顿汗国的衰落不可避免。实际上,兽人的物料储存水平和运输效率十分低下,它们补给能力不足以支撑一场全面动员战争。”

    “除非迫不得已”

    “撒桑帝国和光辉骑士团的联军被困在前线,他们的物资储备可以坚持12月。我怀疑西顿汗国的半人马主力能不能坚持12个月的围困。”温格的进一步解释道“西顿汗国的兽人奴隶倾巢而出,后方的生产肯定受到严重影响,就算它们深入撒桑境内,掠夺人类物资,补充前线半人马战士。可是,兽人奴隶的组织性非常差,战争僵持的时间越久,逃散的兽人奴隶就越多,前线的补给就越困难。西顿汗国的半人马坚持不了长达12个月围困,当它们分兵觅食,并聚拢奴隶,就是帝国联军反击的时刻。”

    “我和我的同僚完全看不到西顿汗国的胜算在哪全面战争根本适合半人马这个种族,它们的高机动性和突袭优势完全没有发挥出来。”温格尔困惑地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有一点确定无疑,撒桑帝国会遭受前所未有的重创而西顿汗国失去了大量奴仆,距离衰亡也不远了。”

    “西顿汗国采取两败惧伤的打法根本是自寻死路。半人马这么做,应该是被逼迫的或者说,西顿汗国的半人马已经沦为兽人之王的奴仆,不得不充当兽人大军入侵人类国度的先锋。”

    温格尔最后总结道“就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我们的判断和佛利德斯牧首一致,西顿汗国的半人马只是针对人类国度的第一波攻击,它们的背后还有兽人王的大军。”

    现在几乎所有人都相信西顿半人马被某个兽人王征服,否则佛利德斯不会发出最高级别的红烽火警报。

    威廉姆斯拍了下桌子,讥讽说道“光辉骑士团展示奥罗加尔的首级还真是讽刺如果传奇大人马还活着,西顿汗国的人马不至于才抵抗一年,就投降了新主人。”他顿了顿,收敛嘲讽表情,正色问道“并非所有的传奇兽人都能成为兽人之王,而半人马是最难驯服的兽人种族。西顿汗国的半人马战士跑到领地的最东边,抵抗人类猜测的入侵者,居然只坚持了一年不到就投降了新主人,而且还能保持完整的军力,向人类的防线发动自残式的攻击你们不觉得太奇怪了吗”

    “那些半人马到底有没有抵抗所谓的入侵者到底有没有所谓的兽人之王”

    摄政王问出了盘旋在众人心头的疑惑,大家都默不作声,隔了片刻,戈隆侯爵开口说道“或许有兽人王,或许没有,但我们不能把人类国度的命运放在赌桌上,去赌没有兽人王。”

    “如果有兽人王,便是最糟糕的结果。它能兵不血刃,在一年内,降服生性狂野的半人马,还能促使它们向撒桑帝国发起一场近乎自杀式的全面进攻这究竟意味着什么不用细说,大家都知道后果的严重性。”

    “假设没有兽人之王,那至西顿汗国的东侧至少有一个传奇阶的兽人大族长。”

    戈隆侯爵从儿子的手中接过细木棍,点在地图上撒桑帝国的东侧,继续向东移,说道“西顿汗国的半人马,以及它们东边的邻居都位于北部荒野的西陲。这个位置对于兽人来说,并不理想。强大的兽人部族应该占据北部荒野的中央区域,那里不仅富饶,还远离人类国度的威胁。”

    “如果奥罗加尔还活着,并且统一了西顿汗国的半人马部族。它会怎么做”

    温格尔回答道“奥罗加尔会率领人马大军向东进发,击败沿途的兽人部族,奴役它们,直至抵达北部荒野的中心区域,登上兽人之王的宝座。”

    戈隆点点头,细木棒重新回到撒桑帝国的防线上,说道“在它们东征之前,必须先把后背的威胁解决掉,来自撒桑帝国的威胁。这就是为什么,光辉骑士团要击溃黑蹄部族,斩杀大人马奥罗加尔。西顿汗国东侧的兽人大族长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只不过它们的威胁来自西顿汗国的半人马。”

    威廉姆斯颔首道“戈隆殿下的猜测成立的话,那么,传奇兽人大族长会要求西顿汗国的半人马进攻撒桑帝国的防线,让它们两败惧伤,无力威胁自己的老巢。否则,它就会先征服西顿汗国。西顿人马要么被狠揍一顿,变成奴隶,再进攻撒桑帝国;要么先进攻撒桑帝国的防线,瓦解来自后方的威胁,免于被兽人族长奴役的命运。”

    “也就是说,撒桑帝国把入侵腹地的兽人怪物清理一遍,重新接上联军的补给线,西顿半人马会选择撤回老巢,和人类联军打野战。”

    摄政王笑了笑,神情轻松地说道“这是最好的结果。”

    “你们为什么要用人类的观点去揣摩愚蠢兽人的想法”罗兰公主半趴在桌子上,看着地图,声音轻飘飘地说道“也许,西顿半人马以为自己能赢在我看来,它们的进攻策略简直高明的可怕。它们先撤离黑蹄部族的领地,诱使人类联军放弃稳步推进的蚕食战法,从后方调集大量的物资、人口,抓紧时间构建新防线,导致固有防线守备空虚。然后,趁人类军队立足未稳,集中力量,对人类的开拓领展开千里突袭,杀帝国联军一个措手不及。可是,它们面对特斯蒂尔的诱饵,居然也能克制猎杀欲望,没有追击朝大后方逃窜的佃户平民,反而把人类军队分别困在三座新城,让特斯蒂尔诱敌深入,断其后路的意图彻底破灭”

    光辉骑士团和撒桑帝国的主力骑兵为了掩护佃户和平民撤退,选择固守未完善的防线,以至于被半人马大军困在新城,切断的补给线。这是经过教会粉饰的说辞。

    战争的残酷性不止针对敌人,也针对自身。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人类联军的主力都被消灭了,佃户平民又能跑到哪里去

    高阶骑士一旦理性起来,近乎冷酷。特斯蒂尔大团长和腓特烈皇帝非常清楚,绝不能同数十万半人马打运动歼灭战。他们以佃户平民为诱饵,试图让半人马大军分散追击,孤军深入撒桑帝国的腹地。开拓领后方的旧防线虽然守备力量空虚,缺少弓箭弩矢,但防御体系完整,要塞、城堡、营垒、岗哨以道路相连,形成一套立体的防御网络。半人马不会爬墙,不会上梯,它们千里突袭连补给都没有带足,本身的传令系统又十分混乱,一旦陷入人类的防御网络,很容易被从后方掩杀过来战兽骑兵分割包围,逐个击破。旧防线的守备士兵军械不足,人数有限,他们无法策应光辉骑士团和战兽骑兵的军事行动,但开门、关门的能力还有的。撒桑帝国的主力骑兵接管这些防御工事,那整个防御网络都被狂野,桀骜不驯的半人马吗

    “半人马没有中计,把人类联军的主力困在三座新城,而且还不止如此”

    罗兰扬声说道“我们以为西顿人马会召集地精奴仆,建立补给线,协助围困人类联军。但它们做法又让人大吃一惊。它们牵制人类联军的主力,驱使百万兽人奴隶,深入撒桑帝国防守空虚的腹地,大肆掠夺破坏,切断开拓领前线和帝国后方的联系,反而让人类联军成了孤军。”

    “啧啧,西顿半人马诱敌、千里奔袭、围而不攻、断敌后援、以战养战半人马对战机的把握我都觉得太高明,太精准了。”罗兰咂嘴赞叹,话锋一转,又说“如果是我,绝不会在情况不明的情况下,把辎重军都撒进敌人的后方腹地”

    “它们怎么知道,撒桑帝国的腹地兵力空虚”

    维克多声音清冷地说道“就像有人向它们通风报信。”

    “是谁向半人马通风报信,把它们引入一场没有丝毫胜算的全面战争”罗兰挺直了身体,目光转向维克多俊雅的脸庞,碧绿眼眸宛如深不见底的幽潭。

    西尔维娅轻笑一声,接口说道“或许不是人呢”

    不是人

    四位王国守护者互相交换眼神,表情出奇的平静。威廉姆斯若有所悟,沉吟不语。温格尔还没到达大地骑士的境界,对于未知的事物缺乏认知,颔首道“大地精非常聪明,那个传奇兽人族长可能就是个大地精。据说地精族长擅长驯兽,能够奴役强大的野兽和兽人。它只要驯化一些飞鸟,便可以侦查人类防线的虚实或许它用自身的驯兽能力,诱导了半人马,促使西顿汗国同人类帝国全面开战,可它并不知道,撒桑帝国的后面是整个人类国度,那些深入撒桑腹地的兽人奴隶一旦被人类援军剿杀,便会四散奔逃,半人马根本不可能收拢它们,掠夺人类物资,补充前线的图谋自然就失败了。”

    “我们只要派遣军队,接管撒桑帝国的防御设施,清剿四处流窜的兽人奴隶,西顿汗国的半人马主力肯定先熬不住。”

    温格尔忧心忡忡地说道“地精王手里应该没有白猿巨兽吧如果有的话,那就糟糕了”

    罗兰翻了个好看的白眼,撇嘴说道“瞎猜有什么用我们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你们准备派谁出战反正,我肯定是要去的。”说着,她呲出小虎牙,凶巴巴的目光在威廉姆斯和戈隆侯爵的脸上扫来扫去。

    “别想拦着我”

    “温格尔愿为团长效劳”荣耀骑士团的副团长喜形于色,站姿笔直地大声说道“荣耀骑士团已经整装待发,随时可以开拔请团长大人下令”

    戈隆侯爵瞪了幼子一眼,神情威严地对罗兰斥责道“你别胡闹我带迅龙骑士团前往撒桑帝国。”

    “老头,你去干什么”罗兰把桌子拍地砰砰响,毫不客气地嚷道“你一个大地骑士能跑的过黄金阶的半人马你千里迢迢跑去送死”

    长公主的话不好听,却意味着岗比斯援军所采取的战术战法。地元素亲和的黄金骑士免疫击退和下陷,他们擅长正面攻坚,速度虽然不慢,也只是不慢而已,绝对跑不过黄金阶的半人马。戈隆领军出战,一旦遭遇半人马的精锐,他跑不掉,迅龙骑士团也不会跑,只能和半人马打一场攻坚战。怒涛女骑士擅长游斗,罗兰领军则采用游击战法,更能保存岗比斯援军的实力。

    反正,人类国度的援军不缺地元素亲和的黄金骑士,正面攻坚战,让他们去打吧。

    戈隆侯爵深深地看了罗兰一眼,不再说什么。

    威廉姆斯一脸纠结地开口说道“我”

    “你什么你你也想带人去送死”罗兰长公主双手抱胸,斜睨着自己的叔叔,一句话怼的摄政王没脾气。

    “可是,其他王国都是国王亲征”他不甘心地说道。

    西尔维娅微微一笑,说“威廉姆斯,你晋升黄金阶的希望不在战场。”

    威廉姆斯默然无语,心里却越发纠结。抗击半人马固然危险,但响应红烟烽火的号召却是属于骑士的浪漫。奥古斯特家的纯正血脉天性自由浪漫,他喜欢的东西太多,至今没能明确冲击黄金领域的道路,率军出征未尝不是一个契机。

    温格尔奥古斯特喜笑颜开,身姿愈发挺拔。

    罗兰眼睛一瞪,叱道“你也留下。”

    荣耀骑士团的副团表情顿时跨了下来,求助似的看向自己的父亲。

    戈隆无视儿子的求助,对维克多问道“殿下的意思呢”

    “我刚刚坐上守护者的位置,就遇到这么多事情”维克多自嘲地笑了笑,正色说道“我必须提醒诸位,岗比斯也是前线,抵抗蚁人的前线。而蚁人才是我们的心腹之患距离上一才蚁潮,已经9年了,谁也不敢肯定,下一次蚁灾何时爆发蚁人的母皇会不会亲自出手我希望发生在撒桑帝国的灾难和蚁人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但是教会准备抽走岗比斯一半的神职者支援撒桑帝国。而援助撒桑帝国的战争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我们必须在保留大部分的实力,以应对蚁人的威胁。”

    维克多环视全场,神情冷峻地说道“西顿半人马突袭撒桑帝国开拓领,疑点重重但我明确一点,这不仅是守护人类国度的全面战争,也是捍卫佃户制的战争如果岗比斯不能实行佃户制,不能组建雇佣军团,不能推行虚封制,我们拿什么渡河南拓”

    幽冷的目光落在威廉姆斯的身上,维克多缓缓说道“奥古斯特殿下,留守岗比斯的人绝不轻松。我们必须向领主,向神职者们证明,岗比斯推行佃户制,可以源源不断地把雇佣军团送上前线,即便西顿半人马的背后真的有兽人之王,我们不仅能打败它,还能守住人马丘陵防线”

    威廉姆斯表情肃然,郑重说道“我明白了。”

    西尔维娅眸光闪动,颔首道“我和戈隆殿下留守岗比斯,罗兰公主和兰德尔殿下率军支援撒桑防线。”

    罗兰瞅了维克多一眼,声音清脆的说道“我同意我以鸢堡最高军事统帅的身份命令,即刻起,荣耀骑士团和迅龙骑士团合并,戈隆奥古斯特侯爵接任荣耀骑士团团长的职务,接任鸢堡最高军事统帅的职务。我带领100名荣耀骑士,300名精锐骑兵,于30天后从明斯克要塞出发,前往撒桑帝国前线,抗击兽人入侵者。我要求各家族派遣精锐骑士小队,在明斯克要塞集结,与我一同出征。”

    “戈隆老师,这是我向军务部发布的最后一道命令,你不会否决我的意志吧”罗兰对着戈隆侯爵,笑嘻嘻地问道。

    戈隆的脸上浮现一丝欣慰的笑容,点头说道“等你凯旋归来,荣耀骑士团团长的位子还是你的。”顿了顿,收起笑容,严肃说道“我以鸢堡最高军事统帅的名义,任命罗兰奥古斯特殿下为岗比斯援军的首席指挥官,节制除兰德尔殿下以外的所有岗比斯援军将领。我请求岗比斯的摄政王威廉姆斯奥古斯特殿下,颁布王国战争令,召集各家族的军队,在明斯克要塞集结。”

    “五十天后,岗比斯的第一批主力援军开拔,前往教会指定集结地,多铎王国的白水要塞。鸢堡出动1万精锐骑兵,各大家族的援军不得少于2000骑兵,总计2万人。”

    威廉姆斯取出战争诏令卷轴,趴在桌子上,用鹅毛笔填写好相关内容,取出沾有印泥的摄政王印鉴重重地盖了上去,然后把战争诏令传给西尔维娅,示意她过目。

    “我们没有意见。”

    西尔维娅和维克多分别用守护者印鉴在诏令上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

    威廉姆斯拿起生效的战争诏令,摇头笑道“我们只出2万骑兵,估计教会不会满意。”

    “岗比斯还派了一位传奇阶的殿下和一位当今最强的黄金女骑士。”罗兰翘起嘴角,得意洋洋地说道,旋即又飞快补充了一句“西尔维娅不算黄金阶的女骑士。”

    维克多没有在意罗兰的自我标榜,一语双关地说道“尽量支援皮甲和兵器,武装撒桑民兵和雇佣军团,他们才是这场战争的主力。”

    摄政王哈哈笑道“说的是,我们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

    维克多和西尔维娅离开军事大厅,登上马车,向约克公爵府驶去。

    两人一路无话,到了府邸私人休息室,西尔维娅挥退侍从,对维克多抱怨道“亲爱的,我们堂堂岗比斯的后族,却只能派出2000名骑兵,和威灵顿、尼姆他们一样,真够丢人的。”

    维克多心不在焉地说道“威灵顿他们能派出更多骑兵,戈隆侯爵是为你留面子。”

    话音刚落,维克多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果然,西尔维娅的细长的柳眉已经竖了起来,掐着他腰肋上的软肉,咬牙切齿地纠正道“他是给我们留面子”

    “呃没错,是我们。”维克多赶紧补救道“他们的骑兵比不上人马丘陵的殿下。”

    精锐骑兵不是一年、两年就能练成的,约克家族的獠牙军团在第一次蚁人战争中折损近半,虽然经过补充,规模达到了4500人,但士兵的精锐程度还是免不了打了折扣。现在,人马丘陵刚刚推广第一级的源血秘法,家族军队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

    西尔维娅却蛮横地说道“我不管,人马丘陵必须征调5000雇佣军士兵。他们不会骑马,爬也要给我爬到撒桑帝国”

    维克多怔了一下,问道“用半人马和兽人奴隶磨砺雇佣军团”

    西尔维娅笑容淡淡地说道“不敢和兽人作战,我们养他们有什么用修道院长老团的某些人,恐怕更要诋毁我们佃户制。”

    维克多沉默两秒,皱眉说道“我有种错觉,西顿人马发起的这场全面战争似乎就是为了摧毁我的佃户制。”

    西尔维娅蔚蓝的眼眸变得深邃,神情平静地说道“是不是错觉并不重要如果这场战争输了,佃户制也就完了。”

    “而战争胜负的标准不在于击败半人马入侵者,只在于撒桑帝国有没有发生难民潮。”shuba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