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历史小说 > 大魏能臣 > 第1686章 四路攻吴!
    “臣等参见陛下”

    “免礼,各路兵马进展如何了”

    “回禀陛下,各路人马进展顺利,都已到达指定位置了。”

    “好”

    行宫密室中灯火通明,亮如白昼,华歆、王朗、蒋济,曹熊、司马懿早已等候多时了,见到曹丕迈步进来,纷纷的跪地行礼,而后密室大门紧紧关闭,破虏将军夏候称亲自带兵护卫四周,不准任何人靠近一步

    密室中央摆放着大型沙盘,江南山水清晰可见,上面还用黄、青两色旗帜,标注着魏、吴两军的形势,曹丕与谋士们仔细观看着

    从布局上来看,五十万曹军分成了四路,就像是四柄利剑,从不同方位狠狠的插向了吴国,其中有虚有实,有真有假

    第一路曹丕亲率二十万人马,先行攻取庐江郡,扎营长江北岸,每日操练水军,做出一副渡江南下之势,看起来气势汹汹的,其实这一路是疑兵

    目的是把吴军水、陆主力,吸引到江对面的柴桑大营中,那里曾经是周瑜练兵之处,也是长江中游的咽喉要塞,更是吴国的门户之地、必争之地

    有情报显示,驻扎在各地的吴军,正日夜兼程向柴桑汇聚过来,大约有十五万之众,大小战船四千多艘,大都督陆逊也会亲自坐镇指挥,而这些正是曹丕等人期待的,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第二路,大将军曹休统领十五万精锐,已经偷偷开赴长江下游,驻扎在徐州广陵郡境内,向南一江之隔就是吴郡,也是江东的核心区域,人口最多,最为富庶

    只等吴军主力集结柴桑大营,长江下游防御空虚之际,这一路人马就渡江南下,先行占领南岸的丹徒、曲阿作为立足之地,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侧后方直扑建安城

    建安城是吴国都城,只要攻破此城,生擒孙权以及文武百官,吴国顿成群龙无首之势,军民人心也会随之大乱,如此曹军不费吹灰之力,传檄可定江东各郡、县

    问题是,建安城又号石头城,龙蟠虎踞,易守难攻,城内有数万吴军驻守,以及充足的军械、粮草,曹休这一路人马想破城绝非易事,起码要围攻两三个月时间

    而得知建安城被围攻,各路吴军会拼命救援的,尤其是驻扎柴桑的陆逊,肯定亲率大军顺江而下,不远千里救援建安城

    第三路,骠骑将军曹真率领十万人马,秘密潜伏在长江中下游的临湖、襄安地区,那里水面狭窄、地势险要,也是通往建安城的必经之路

    只等陆逊带兵千里救援,人马疲惫不堪之际,曹真带兵突然杀出,打一个漂亮的伏击战,能打赢自然最好了,就算是打不赢吴军,也要拼命的纠缠住,为曹休攻破建安城争取时间

    第四路,豫州刺史、建威将军贾逵,带领五万人马驻扎汝南郡境内,监视荆州关羽兵团一举一动

    虽然蜀、吴之间有矛盾,未必会出兵救援,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还是小心防备为好

    关羽按兵不动最好了,如果出兵救援东吴的话,曹军同样半路设伏,打一场漂亮的伏击战,削弱荆州南部的兵力,为以后灭蜀奠定基础

    四路出兵、虚实结合,直捣腹心、围点打援,这就是曹丕与重臣们商议许久,才最终定下的灭吴之策,周密严禁,有章有法

    为了实施这一计策,曹丕故意以傲慢的姿态,接待了吴国使者诸葛瑾,并拒绝了议和请求,让对方误以为魏国君臣俱骄,又犯了当年曹操犯过的错误

    其实曹丕文韬武略虽不及父亲,可奸诈之心不逊分毫,一番演技更是精湛,不但欺骗了吴国使者,就连魏国群臣也都欺瞒着,知情者仅数人而已

    话又说回来了,这套灭吴计划虽然精妙,却也有不放心的地方

    如果陆逊识破计谋,不率主力来柴桑迎战怎么办

    如果孙权死守建安城,曹休这一路人马久攻不克怎么办

    最让人担心的是,曹真这一路人马,能挡住陆逊的救援之师吗,水战可是曹军的弱项啊

    “淮南水军操练如何了,能否与吴军一决雌雄”

    魏国的骑军、步军都很强悍,唯有水军方面是个短板,可要想攻灭吴国,必须横渡长江天险,打败吴国精锐水军才行

    因此上,曹丕命令淮南各郡官员,招募水手,打造战船,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编练出一支强大水军

    “回禀陛下,地方官员们禀报,已经招募到了三万多名水手,以及大小船只一千多艘,正在日夜加紧训练中,不过要想与吴水军争锋,恐怕还需要一些时日。

    莫不如莫不如陛下降旨给太师大人,速调荆州水军助战,荆州有六万水军,大小战船两千多艘、文聘、蔡瑁、张允皆精通水战,若有了这支强援,我军可多几分胜算”

    几位谋士皆面露难色,魏军士卒大都是北方人,精通水性者甚少,只能在淮南地区招募水军,数量还不及吴国水军一半,战斗力更是相差甚远。

    还有魏军征集的船只,大都是体型小、速度慢的商船、渔船,如何跟吴国的艨艟巨舰、余皇大舟相抗衡呢

    最为重要的是,魏国虽然谋臣如云,战将如雨,却少有精通水战的,更没有一个可与陆逊媲美者,这要是在大江之上争锋,魏军还不都做了鱼鳖之食

    眼前唯一的办法,就是调荆州水军参战,这就等于让曹丕低下头,去哀求萧逸出手帮忙了,这位大魏天子肯放下面子吗

    “传朕旨意淮南各郡、县境内,凡是十六岁以上,六十岁以下男子,一律征召入水军中,有敢抗拒征召者斩

    再传令淮南大小官员,在一个月时间之内,征集、督造战船三千艘,要是少了一艘,朕同样砍他们的脑袋

    水手、船只征集完毕之后,一律调拨给左、右两位大都督使用,有道是猛虎怕群狼,蚁多咬死象,就算用三个拼一个,五个拼一个,朕也要拼光吴国水军”

    曹丕反复权衡利弊,咬牙拒绝了谋士们的建议,不愿请萧逸出手帮助,这不仅是大魏皇帝的尊严问题,更是担心被人家摘了桃子。

    一旦萧氏介入南征之中,灭吴之功很可能被夺了去,自己一番心血不就付之东流了吗,之所以安排第四路人马,固然是监视关羽军团,同样也是监视荆州水军

    “可是陛下”

    “勿需多言,传旨去吧”

    “臣等遵旨”

    几位谋士本想再劝谏一下,可是曹丕态度坚决,目光中杀机起伏,吓的谁也不敢多说话了

    接下来,众人继续商议南征之事,还进行了战局推演,每一个细节都反复推敲,尽量做到万无一失一直到了三更时分

    “陛下,陛下怎么了,快快传御医”

    “哦,不用御医丹药快把朕的丹药拿来”

    “陛下,金丹”

    正在议事之间,曹丕突然脸色大变,手脚一个劲的哆嗦着,虚汗瞬间湿透了衣裳,可把重臣们吓坏了,以为曹丕得了什么急症,就要传唤御医救治

    还是几名宦官知道情况,连忙取出个小金葫芦,从中倒出了几粒丹药,蚕豆大小,金光闪闪,全都塞入了曹丕口中,用茶水帮着顺服下去

    原来这几年,曹丕日夜操劳政务,加之亲近女色过度,身体消耗极大,靠着参汤、药酒滋补已经不管用了,又不肯放下手中权力,或者分权给别人

    只好效仿父亲当年的做法,召集了一批术士进宫炼丹,以此强行太多了,逐渐变成了一条数顿,一顿数粒了。

    而且金丹已经成瘾,一顿不服用,或者服用的少了,曹丕就会浑身汗出如雨,手脚一个劲的哆嗦,骨头里就像虫吃蚁啃般难受

    “陛下,保重龙体啊”

    “放心吧,朕心里有数,今天就到此为止”

    “遵旨”

    服下金丹,又喘息了好一会儿,曹丕的身体不哆嗦了,人也稍微有了点精神,可继续议事是不行了,只好返回寝宫休息

    这种帝王禁忌之事,群臣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好叹息着恭送曹丕离开,其中曹熊最是有心了,一直把兄长送回了寝宫,这才返回自己的住处

    “下官参见殿下”

    “哦,原来是祭酒大人,在此意欲何为”

    “下官备下了酒菜,想请殿下小酌几杯,不知可否赏脸呢”

    曹熊心事重重的,带领几名亲卫返回住处,没想经过一条走廊之时,旁边突然闪出一道人影,正是新近任命的军师祭酒司马懿

    一位朝廷重臣,深夜邀请一位诸侯王喝酒,还是如此奇特的方式,用脚趾头也能想明白,这肯定不仅仅是喝酒了

    按照道理来说,诸侯王结交朝廷重臣,乃是政治上一种大忌讳,曹熊就该婉言谢绝,立刻返回自己的住处才是,并找机会向曹丕禀告此事

    可是曹熊沉吟片刻,又环视走廊四周,确定没有外人之后,与司马懿目光对视片刻,微微点了点头,两个人迅速消失在黑暗中